ART

GEOMETRY OF LIGHT 建築與光之幾何學 - Lucien Hervé

三月 14th, 2018  |  by  |  published in ART, MAGAZINE, NEWS

GEOMETRY OF LIGHT 建築與光之幾何學 - Lucien Hervé

「我的問題在於將空間藝術的二維視覺化的同時,去除冗言贅句及浮誇裝飾,只為了我眼中所見精華的多樣性」- Lucien Hervé。

PAINTING AS IMMERSION 建構於廣告上的普普繪畫 - James Rosenquist

二月 13th, 2018  |  by  |  published in ART, MAGAZINE, NEWS

PAINTING AS IMMERSION 建構於廣告上的普普繪畫 - James Rosenquist

源自於英國、發揚於美國的Pop art 藝術運動,廣泛採用大眾世俗文化中的元素圖像,以批判性手法對當時的文化權威與藝術菁英化現象提出質疑與反抗,其中除了飽負盛名的藝術家Andy Warhol,另外一位美國戰後Pop 藝術巨擘即為James Rosenquist。

以光書寫那難以言說的迷人困惑 LUCA ANZALONE

一月 9th, 2018  |  by  |  published in ART, FEATURE, MAGAZINE

以光書寫那難以言說的迷人困惑 LUCA ANZALONE

「我們只看見我們注視的東西。注視是一種選擇行為。我們注視的從來不只是事物本身;我們注視的永遠是事物與我們之間的關係。」——John Berger《觀看的方式》 一朵花兒生命力充沛地綻放著,卻也正持續走向凋零殞落,那該是什麼樣的感覺;觸摸一顆肥皂泡泡,卻永遠無法真切感受泡泡的形體,一碰即破碎,那該是什麼樣的感覺;熊熊怒火燃燒構成的冷漠疏離,冷熱連自己也難以分辨,那該是什麼樣的感覺;親吻身旁的愛人,你赤裸、卻也盲目,即便親密如雙生,卻終究是個體,彼此總是隔著一層無法被代謝分解的隔閡,那該是什麼樣的感覺。生活裡的眾多細瑣感知,那些看似不太重要、言語解釋不了,卻始終困惑著我們的小小問題,千迴百轉思索也未得其解;總是在某個特別的時刻,情緒被挑起,同個疑問浮現腦海裡,最後還是徒留無解的遺憾。 對義大利新生代攝影師Luca Anzalone 而言,這些百思不得其解的疑問難以以字句拼湊言說,於是他用鏡頭試著去尋找答案;縱然最後可能依然沒有「正確」的解答,至少試著用攝影去感受,凝聚問題浮現時那瞬間的片刻感受。在他的作品裡,模特的妝容與肢體總是帶著微妙的戲劇性,看似現今正蔚為潮流的前衛美感,抽絲剝繭細細觀看,卻有一絲談不上溫柔、卻依然感性的餘韻。即便風格充滿實驗性,他終究是以細膩的雙眼觀看,觀看的不只是人事物本身,而是與人事物之間的關係。 「那是一段與自己相機之間親密的關係。就像有時我們愛著另一個人,有時我們卻彼此憎恨。」也許,對Luca Anzalone 來說,時尚攝影並非創作的唯一主題,與攝影、觀看之間的關係,才是最終的命題。畢竟在這個世界,僅僅「存在」著,就是不停摸索、定義我們與周遭一切的關係;其中的拉鋸、焦慮、質疑、傷感或悲喜,Luca Anzalone 則用攝影,摸索靈魂於「存在」之中的片刻凝聚。 eyemag:什麼樣的契機讓你走進時尚攝影?請與我們分享踏入攝影至今的旅程。 Luca Anzalone:真正開始攝影的旅程大概是在10 歲的時候,那時我很著迷在校外教學時拍照。我仍然記得當時爸媽抱怨我拍了太多「沒有意義」的照片。我總是有著凝結生活瞬間與人物的直覺。15 歲時我轉向了數位攝影,拍照轉變成「其他的什麼」;我被其他青少年的事物與發生,像愛人、朋友與對大自然的投入而分心,對我來說那時的攝影似乎少了意義。直到18 歲後因為心臟疾病,我回到從前的慣例:認真投入、傾聽圍繞在自己周圍的世界,重新與自己的相機連結:一台老式的底片相機。那時因為對大自然的熱愛與堅持,我讀著農業相關的科系,即便我深知攝影其實更貼近我個人內心;也因此,最後決定在英國的Arts University Bournemouth,將我自以為對相機的研究,轉向學院裡的學習。那絕對是個美妙的經驗,毋庸置疑地,讓我更理解自己對攝影的熱誠,以及所有沖洗、顯影的過程。   eyemag: 對你來說攝影最迷人之處是?你的攝影哲學又是? Luca Anzalone:很幸運地,攝影像是科學給予我們的特別禮物,讓我們能在任何時刻、在化學與紙張上表達自己。你能連結這些物質、撫平它們,而這全在一個平面的素材上發生,形成一張照片,這非常驚人。藉由攝影,我試著創造一些意義,一些我無法寫下或用字詞表達的意義。對我來說攝影是最強而有力的溝通方式之一,快速、直接,讓觀者能自由詮釋;它是關於「觀看」與「理解」,它是「被動的」。人們總需要將自己與一張影像,建立一種屬於自己的關係,我覺得這很動人。 eyemag:你成長於義大利帕爾瑪,而後到英國學習攝影。這兩處截然不同的文化氛圍,是否帶給你創作上的影響或不同的視野? Luca Anzalone:它們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但我猜自己都深愛著它們。我在英國至今已經4 年了,這些年只有當我回到義大利才深刻體認這些影響。義大利同時混亂又靜止,在那裡總有自己雙眼懷念的街道、極具個性色彩的街角。然而當我回到英國,覺得自己與整個世界連結緊密,感受到的是地球,而並非如帕爾瑪這樣的小鎮。倫敦帶給我秩序與運轉的力道,有股神奇的流動力量促使自己做作品;這些作品總是充滿實驗性,完成後需要更深入的思考才能理解,即便是對我自己而言。每當我回到義大利,常有種奇怪的感受,覺得自己更像是在觀察一個自己所在的地方,而不是去塑形它。 eyemag:請談談從主題發想到拍攝完成的過程。 Luca Anzalone:事實上我沒有一個固定的過程,因為過程總是根據作品而有所變動。真的要視拍攝主題以及我想試著詮釋、訴說的東西而定。概念多半來自每天的生活,專注在那些我覺得與最後拍攝有所關連的面相。這過程像是一個持續的循環,我將自己沈浸在那流動裡;當我拍攝或試圖在千萬個想法裡摸索出規律時,我便到達其頂點了。系列作品則更像是凝聚一個片刻的靈感,也因此我常覺得完成的作品總是遺失了什麼。 eyemag:模特的肢體、取景角度再到場景裝置的設計,在你的作品裡能感受到你似乎深受表演藝術啟發?表演藝術如何影響你的美學? Luca Anzalone: 從前我常去帕爾瑪當地名為「TeatroRegio」的劇院,那裡固定有芭蕾舞蹈的表演,而我從未缺席過。我喜愛樂隊的緊湊與肢體隨聲響的流動,這些絕對反映在我的作品中,即便我個人不覺得表演藝術帶給我特別多的靈感。直到現在我依然因為喜愛而去看芭蕾表演,但我並不在作品中試著複製它;我想,那也許是芭蕾舞不知不覺帶給我的影響。我愛舞者們藉由他們肢體傳達的情緒,有時我甚至能從他們的肌膚裡感受到那股能量,那令人驚嘆。 eyemag:生活的累積成就我們所看世界的視角。那麼,生活裡的哪一面向:藝術、音樂、文學、電影、食物、或是大自然等等⋯⋯帶給你最豐沛的靈感來源?藝術如何影響你的美學? Luca Anzalone:Max Richter 以及其他偉大的編曲家,像是Hans Zimmer 等等,他們的作品是過去幾年在我iPod裡最常播放的。音樂是讓我內心保持正向心態、對周遭深思熟慮的基本。但同時我也有許多時間從音樂抽離,將自己沈浸在自然周遭的聲響。內心的平靜能讓自己的精神煥然一新,也讓我創作出更多嶄新的想法,我試著在自己的日常裡追尋著一種平衡。我確信自己對藝術有熱情,即便我視其為一種欣賞的形態,而並非從中擷取靈感;我總試著創作藝術,但我需要從其他的來源裡創作。我是指,一棵樹也是一種藝術的展現,當然一朵花也是。那只是一種觀看的標準,以及你如何定義它們。 eyemag:喜歡你的作品傳遞的柔美與古怪氛圍,傳遞出飄渺、甚至一種「帶有一種飄渺、甚至陌生化的情緒與距離」的情緒與距離,但同時依然帶有美麗與不合時宜的敘事性。請談談這個你用攝影描繪的世界。 Luca Anzalone:聽著別人對我攝影作品的描述,對我來說依然很奇特,這大概是因為我自己無法做到吧。我想我的世界是傾聽與理解圍繞在自己身旁的事物。在一個人身旁存在著,在一個自己深愛的人身旁存在著,那該是什麼樣的感覺;或是,觸摸一個肥皂泡泡,那該是什麼樣的感覺。藉由攝影,我試著去理解那些我心中一直無法清楚言說的事物。又或是,成為一隻魚的意識會是如何,牠的世界、牠的感受又是如何?即便我傾向讓我的世界是開放的,我想讓它保有一種敘事性、一種流動,讓我能專注在我所試圖挖掘、發現的事物裡;因為我不喜歡假設,尤其當我自己仍然還不知道答案。 eyemag:以時尚作為拍攝主題,時尚對你來說是什麼樣的存在? 在我們的文化裡又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 Luca Anzalone:時尚對我來說就是一切。有時我會拒絕它那即用即棄的性質,但我總為一件服裝所隱含的藝術、以及其無止盡的豐厚層面所著迷。正因我總是更深入,對表面並不那麼關注,我與它之間有種奇妙的關係。面料材質本身並非如此,然而時尚作為一整體總是非常深入。現在我更深刻感受時尚與我們自身的文化關係緊密,如今它已遠比從前更政治化。時尚是能改變整個世界的,如今它獲得一股龐大的力量,尤其伴隨社交平台與網路的影響,現在這個世界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彼此連結。時尚無所不在,並且與真實生活交流、對話著;對擁有溝通力量的每個人來說,時尚就是個明確可見的宣言。 eyemag:至今面臨過令你印象最深刻的拍攝經驗或故事是? Luca Anzalone:大概是我近期在拿坡里拍攝的個人作品,我在城市街上進行路人的casting。雖然我想暫時先保留細節,等到所有照片都沖洗完成再與大家分享。每次能與人們深入連結,總讓我覺得照片遠多於其本身;那更像是一段對話,而非偷來的快照瞬間。這過程總以某種方式形塑現在的自己:我對人們的感知,以及生活的不同方式。 eyemag:身為攝影師,你認知裡的創作精神是? Luca Anzalone:作為一位攝影師,即便你有能力創造一張在觀者身上造成衝擊的照片,卻是不容易的。我覺得要時時刻刻問自己,「為什麼要拍下這張照片?又因為什麼原因,在流動不息的循環之中裡放進另一張凝結的畫面?」有時我不去思考就拍照,因為我的眼睛告訴我這麼做。那是一段與自己相機間親密的關係,就像有時我們愛著另一個人,有時我們卻彼此憎恨。有時我們發現事物中的美,想將它展現給整個世界看;有時我們想在平淡的事物之中,創造一種戲劇性。這些照片可能會影響著某個觀看的人,這是我們必須重視的事實,即便不總是如此。同樣重要地,這創作過程也必須讓自己享受。 [...]

LEANDRO ERLICH: SEEING AND BELIEVING 錯置藝術的假象與真實

一月 9th, 2018  |  by  |  published in ART, MAGAZINE, NEWS

LEANDRO ERLICH: SEEING AND BELIEVING 錯置藝術的假象與真實

二十世紀的著名文學家波赫士將現實當做一種神祕的知識,透過錯置時空的使用與融合奇幻與歷史情節構築一個迷離撲朔的世界。同樣來自於阿根廷的當代藝術家Leandro Erlich,受到了這位文藝界前輩之影響,以及希區考克、大衛林區、布努埃爾等擅長將荒誕、虛構及懸疑融合於電影之中的導演啟發,以自身作品對觀眾發出邀請,藉著親身體驗與觀看,引導人們思考現實中的假象與藝術構成。 『Leandro Erlich: Seeing and Believing』展覽自11 月18 日起至來年4 月於日本森美術館做展出。本次展覽共展出了藝術家早期到最近的四十件作品,為其目前為止最大型的個人獨自展覽。從大型裝置到影片創作,Erlich 的作品經常乍看之下與一般平凡景象無異,但近一步仔細接觸便會發現其中的驚喜創意。他的藝術作品與觀眾間產生密切的連結,強調現場的互動體驗,而其中的視覺錯置與聲音效果總是讓觀者帶來一場超乎理性的感官知覺刺激。 例如為人熟知的作品之一「Swimming Pool」,以強化玻璃區隔出兩個樓面,使下層的人群彷彿被困在游泳池中,卻依舊呈現出一片祥和平靜毫無掙扎的怪異奇景,而站在泳池邊的人們只能看著底下的群眾隨水面波動扭曲;另外Erlich 最代表性的系列創作,則是針對展出城市的建築風格進行取材,利用鏡中倒影的錯覺現象,將建築外牆平放在地面上任觀眾自由趴著或躺著,同時擺放一片傾斜45 度的大鏡面,營造出人們反地心引力,飛簷走壁的怪誕情景。 除了富有高度的娛樂性質外,Erlich 的創作當中也蘊藏了其對現行社會問題的反思與批判,包含像是權威式結構、少子化⋯等等。當然,還有最想和人們所分享的理念:不要相信雙眼所看到的東西,因為人類都會不自覺地被慣性行為及刻板印象所蒙蔽,唯有打開五官用心去體驗與了解,被遮蓋住的真實世界才會清楚顯現。∞ 【完整內容請見eyemag vol.32 / 2017年冬季號】

超現實的現實 「達利/杜象特展」MAGNIFICENT DALÍ &DUCHAMP

十一月 22nd, 2017  |  by  |  published in ART, MAGAZINE

超現實的現實 「達利/杜象特展」MAGNIFICENT DALÍ &DUCHAMP

說到 20 世紀最偉大的超現實主義藝術家,不得不提到薩爾瓦多.達利(Salvador Dalí)與馬賽爾.杜象(Marcel Duchamp),兩位性格迥異,卻擁有絕佳友誼的忘年之交,相差 17 歲的他們,不僅個性不同,創作上也多所不同,但 卻意外地擁有一些有趣的共同點,常在生活中分享許多對於藝術和人生的態度與想法,並誠摯地反應在作品中。「達利 /杜象特展」(Dalí / Duchamp)將於今年 10 月起,於英國皇家藝術學院(Royal Academy of Arts)展出,展覽橫跨三 個展間,從兩人的友誼說起,貫穿藝術、哲學到創作之間的連結,超過 80 幅畫作、雕塑、現成物、攝影、手稿、影片 等五花八門的素材,展示兩位傳奇藝術家的創意與智慧。 達利與杜象相識於 1930 年代,透過共同的超現實主義朋友圈認識,兩人的友情是在杜象首度前往西班牙卡達克斯 (Cadaqués),拜訪住在小漁村附近的達利後,開始升溫,幾年後杜象甚至在當地租了間小屋,開始兩人消磨夏日的美 好時光。乍看似乎八竿子打不著的達利與杜象,性格上毫不相同,相較於達利宛如天才般自傲的明星光環,杜象倒是格 外的安靜與低調,然而,兩人卻自認是彼此最佳旅伴,如出一轍地享受一個人的自由時光。 兩人除了有共同愛用的藝術元素,更都是發掘並善加運用「拾得物」(found objects)創作的先驅,也曾多次在公開 場合讚美彼此。嚴格來說,這樣的兩個藝術家能夠惺惺相惜,應歸因於兩人天性上都有幽默且好質疑的性格,以及熱愛 挑戰傳統的叛逆價值觀。 「達利/杜象特展」分成三大展區:「Identities」探索達利與杜象的發展,年長達利 17 歲的杜象,發展期也與同期 新銳藝術家有類似軌跡,從繪畫開始,一路嘗試印象派、野獸派、立體主義和未來主義,也因為畫家身份受到公眾關注, 但他的繪畫生涯止步於 1918 年,展覽則呈現了兩人在繪畫上作品的對照。 「Highlights」區展出兩人運用拾得物的創作,有別於 繪畫的表現,兩人在現成物的藝術創作格外有趣,也備 受國際矚目,從這區也能看到更多兩人分享藝術與生活 的創作影響。最後「Experimenting with Reality」將呈現 達利和杜象對於時間、空間、能量、重力與量子理論等 的創作靈感,也顯現兩人都熱衷於探索超現實的創作魔 力。展覽自今年 10 月起至明年 1 月,有機會到倫敦,千萬不要錯過這場精彩的大師交流!∞ 【完整內容請見eyemag vol.32 / 2017年冬季號】

Others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