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THE ORIGINAL MAD MAN: 廣告狂人真實版

八月 10th, 2017  |  by  |  published in ART, MAGAZINE, NEWS

THE ORIGINAL MAD MAN: 廣告狂人真實版

論及美式插畫風格,大多會與色彩強烈、寫實鮮明的形象聯想在一起,而這淵源其實是受到了美國戰後商業藝術浪 潮的深刻影響,在當時沒有大量的拍照攝影、更沒有電腦與繪圖軟體等工具的時空背景下,手繪插圖成為雜誌、廣 告商不可或缺的重要宣傳媒介,而當時其中一位重量級插畫家即為麥考利康納(McCauley Conner,簡稱麥康納 Mac Conner),位於美國威明頓的 Delaware Art Museum,近期特展『The Original Mad Man: Illustrations by Mac Conner』, 展出美國插畫家麥康納的 70 幅原創繪畫。 生於 1913 年,在 50 年代廣告產業大興蓬勃的年代期間,麥康納就如同知名美劇「廣告狂人」中的角色般,以麥迪遜大道為據點,先後曾經為許多商品創作過廣告插畫,其作品也散落於女性流行雜誌 Redbook、Cosmopolitan、Good Housekeeping 及 McCall’s 等大眾刊物,插畫內容包含當時的戀愛觀、家庭、男女性別角色、政治等相關題材,因此不 僅僅是藝術創作,後人更將其作品視為一個代表性的時空膠囊,從中能了解戰後的商業藝術創作者是如何協助新建立與 奠定現今所謂的「美國風格與文化」。 已經超過一百歲的麥康納自己本身就是一部活歷史,經濟大蕭條期間,麥康納進入了費城博物館所辦的工藝美術學校 及紐約中央藝術學院修習繪畫創作。其後正式成為職業插畫家,50 年代到 60 年代間為其作品產量最鼎盛時期,恰巧也 遇上美國戰後空前絕後的經濟向上發展,紐約取代了長期占據西方文化文藝重鎮的巴黎,形成富裕繁榮的消費社會,他 與同行們辛勤地在不同廣告公司為商業巨頭工作,就連美聯航、福特汽車都是麥康納的客戶,而自 60 年代攝影技術興 盛起並逐漸取代手繪藝術地位,麥康納也將主力由雜誌轉往其他書籍封面設計等處。 在麥康納的作品當中,不時出現婦 女的經典紅唇與復古捲髮,而他筆下 的男性亦是講究服裝儀容,像是穿著 風衣、梳起西裝油頭,擅長描繪特寫 情境,並運用大色塊來製造圖畫的誇 張戲劇性,濃厚的時代氛圍加上帶有 張力的構圖成為其金字招牌特色,也 反映了當時在藝術圈中所掀起的巨大轉變。 本次展覽內容除了精彩畫作之外, 還可見到麥康納的作品草稿真跡以及 影像訪談等等,展期將至 9 月 17 [...]

THE CLEANER – MARINA ABRAMOVIĆ 回顧瑪莉娜

七月 24th, 2017  |  by  |  published in ART, MAGAZINE, NEWS

THE CLEANER – MARINA ABRAMOVIĆ 回顧瑪莉娜

「唯有當文字不再存在,人與人的溝通才真正的開始。」— 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 你也許不曾真正親眼參與她的行為藝術作品,但絕對曾經從 紀錄片、影像、媒體報導中,為她近乎瘋狂卻無比寫實的藝術行動給觸動與感動。被譽為本世紀行為藝術教母的瑪莉娜. 阿布拉莫維奇(Marina Abramović),四十年來曾多次以各種極具爭議的行為藝術作品攻佔媒體版面,也進攻世界各大美術 館。今年瑞典斯德哥爾摩當代美術館(Moderna Museet)策劃 了一檔「The Cleaner」瑪莉娜回顧展,搜集她過去 40 年來重要 作品,邀請大眾再次感受行動藝術教母歷年來透過藝術在世界挑起的議題與反思。 瑪莉娜致力從表演中探討表演者與觀眾間的微妙連結,更多 次透過行為藝術挖掘人性的黑暗面,也曾透過行動實驗解剖人性底層的寂寞,「即便是早期作品,瑪莉娜都能打破既定的創作界線,從作品規模到表演形式,甚至是藝術家本人與觀眾之間的微妙連結,都深深滲透每一件創作中。」策展人 Lena Essling。 本次展覽集結超過 120 件作 品,包含與德國藝術家烏雷(Ulay)合作的「關係系列」(Relation Works),1995 年引起軒然大波的驚悚「洗鏡系列」(Cleaning the Mirror)等,還有她早期的畫作,透過影片、裝置、攝影及現場演出等形式,重 現瑪莉娜的重點創作,邀請新舊觀眾一起感受瑪莉娜強烈又深刻的行為藝術魅力,也透過這次回顧展留下瑪莉娜創造的歷史軌跡。∞ 【完整內容請見eyemag vol.30 / 2017年夏季號】

PIERPAOLO FERRARI 挖掘精彩惡趣味的庸俗狂熱

七月 5th, 2017  |  by  |  published in ART, MAGAZINE, NEWS

PIERPAOLO FERRARI  挖掘精彩惡趣味的庸俗狂熱

對義大利米蘭的城市印象,總不離宏偉的大教堂,街頭飄散的咖啡香,膚色黝黑、打扮時髦形形色色人群;走在古老的磚路上,總要適時提醒自己隨身攜帶著優雅,咬著牙踩著高跟鞋,讓自己也成為這城市的一抹美麗身影。在這以深遠藝術、建築歷史孕育美感的城市,當「時尚」一詞成為一種近似陳腔濫調的城市印象,卻有那麼一本雜誌如異軍突起—TOILETPAPER,「廁紙」,由藝術家Maurizio Cattelan 與攝影師Pierpaolo Ferrari 成立,就連名稱都如此驚世駭俗,吸引著時尚圈與藝術圈的高度注目。他們掀起的不是小小漣漪,而是如洶湧浪潮般的瘋狂;信仰的不是優雅氛圍,而是主流之外如邪教般的戀物惡趣味狂熱。 創辦人之一的攝影師Pierpaolo Ferrari,即便與眾多高端時尚雜誌與品牌合作,卻依然擁有一雙入世的眼睛;口紅、肥皂、香腸、牙齒、指甲到髒污衣衫的麵條,他以親密而誇張的方式,將這些平凡到我們甚至不會多看一眼的物件,透過作品蛻變為一個個影像中的符號。像是高捧著這些難登大雅之堂的「俗物」,挖掘其中的「不俗」,褪去時尚產業對「戀物」兩字紙醉金迷的侷限想像,拼拼湊湊如一席胡言亂語,卻莫名呼應著當今文化裡的性、名氣、潮流與物質隱喻。「我拍攝的作品都是『想法』的一種廣告宣傳。」在庸俗之上套入一層戲劇性想法的濾鏡,沒有對平凡的糾葛焦慮或厭倦麻木;觀者或覺怪誕、荒謬甚至有時有著作噁的不適感,對物件的認知與理解被翻轉挑戰,好奇心卻難以抗拒地被勾起,無法不多看一眼,雙眼盡是貪圖著其中戲謔人間的玩味。也許Pierpaolo Ferrari 的作品,更像是一種對平凡的視覺悖論,讓其因此而不凡,展現出另一種視野,色彩濃烈卻不落俗艷,幽默古怪的惡趣帶著一絲機智嘲諷,不合時宜成了對這時代裡一種精神的瘋狂解構,甚至解放。 eyemag:請先與我們分享踏入攝影至今的旅程。 Pierpaolo Ferrari:攝影讓我能在全世界穿梭旅遊,認識各種不同精彩的人物;我能以此維生,並藉此拓展對這個我存活於其中的世界的視野,理解我們總是被「美」環繞著。對我來說,被視為攝影師、藝術家是件很棒的事,尤其當我自己持續不斷地被這兩個身份的專業與任務驚艷、著迷。 eyemag: 對你來說攝影最迷人之處是? Pierpaolo Ferrari:我想,攝影也許是最具美感、同時又以人為合成的方法去傳達多重訊息的表現方式—它遠多於書寫,你不需要任何翻譯,也能立即理解,甚至隨其展現在不同文化裡,而能有多種不同角度去詮釋理解。 eyemag:義大利在藝術與文化上有著深遠的發展歷史。成長於這樣的環境,是否也帶給你創作上的影響或不同的視野? Pierpaolo Ferrari:的確,義大利的成長背景,在我美感、文化的偏好裡扮演很重要的角色。當我離開義大利、走訪別的國家,這樣的特點更為明確;我開始看見義大利文化在世界各地是如何被觀看、欣賞。尤其是這個國家裡許多過去一千年以來便存在的文化,影響、豐富著今日我們的藝術與建築。義大利人因為多元性與適應力而被欣賞,我們以一種特別的方式觀看這個世界;不幸地,有時候會被誤解為膚淺。 eyemag:你早期從事的是廣告相關的領域。廣告產業的工作經驗帶給你作品什麼樣的影響? Pierpaolo Ferrari:這樣說好了,我拍攝的作品都是「想法」的一種廣告宣傳。我以廣告宣傳的邏輯去創造影像,而這影像能長存在觀者的意識裡,能在漫長時間流逝中捕捉到觀者的注意力。 eyemag:生活的累積成就我們所看世界的視角。那麼生活的哪一面向帶給你最豐沛的靈感來源?而在TOILETPAPER裡大量出現的「食物」又在你生活中扮演什麼角色?Pierpaolo Ferrari:與其說靈感,不如說我對各式各樣的文化對同一張圖片的反應很感興趣。這某種程度來說像是對自我的精神分析。在「性」之前先有食物,而我們用一種性感的方式,將「食物」作為玩媒材的手法。 eyemag:通常主題是如何發想的? Pierpaolo Ferrari:我跟我的夥伴Maurizio Cattelan 非常迷信。我們有一種類似「儀式咒語」的步驟:總要先從喝一杯加了香料的茶開始。然後我們開始胡言亂語,討論許多別人聽來一定覺得沒道理或鬼扯的事,直到我們找到一個感覺,一個也許真的沒有人會理解的點,這可能就會成為主題。 eyemag:請談談這個你用攝影描繪的世界。 Pierpaolo Ferrari:每張我們拍攝的作品,很顯然地是一場在照片中強調「符號」的表演。我們不做創作聲明或陳述,打開想像大門讓觀者自行判定,我們想讓觀者找尋照片背後的含義。同一張影像因為個人的生活經驗與文化背景不同,總是能有各種詮釋與註解,而這正是最迷人的地方。 eyemag:若攝影師是用影像說故事的說書人,你所說的故事總是機智、風格明確,也總是與「平凡」一詞背道而馳? Pierpaolo Ferrari:我不覺得與「平凡」背道而馳。其實作品中運用最多的元素,就是那些非常平凡、每天出現在我們眼前的事物。疏通馬桶的吸盤、肥皂、公雞、屁股⋯⋯事實上它們就是太過「平凡」了,平凡到我們甚至不會再多看它們一眼。當然,因為TOILETPAPER 的照片風格是有趣、反常、荒謬、甚至令人作噁,於是一切都不平凡了。 eyemag:至今最令你印象最深刻的拍攝經驗是? Pierpaolo Ferrari:我想應該是我們與KENZO 的合作。因為種種原因,在我心中與他們的合作經驗佔有一處特別的位置。最重要的是,因為兩位創意總監Carol 與Humberto,在至今依然保守的時尚廣告產業裡,讓我能自由地展現我們的風格。 eyemag:身為攝影師,你認知裡的創作精神是? Pierpaolo Ferrari:我深信每個人都具有創造力,不幸而困難的是,它如同深藏於我們自身內部的保險庫,有時需要些契機才能打開。而我的作品,則是對想像力一種民主的刺激。 eyemag:請與我們分享近期的計畫。 Pierpaolo Ferrari:最近我非常享受在自己作品裡發展多維度空間與表面的探索,讓它們存在於日常生活裡—像是一種攝影與裝飾的偏差。 eyemag:最後,請談談你眼中的美。 Pierpaolo Ferrari:我的太太。∞ 【完整內容請見eyemag vol.30 / 2017年夏季號】

BALENCIAGA: SHAPING DESIGN 女裝變革的自由與解放

六月 23rd, 2017  |  by  |  published in ART, MAGAZINE, NEWS

BALENCIAGA: SHAPING DESIGN 女裝變革的自由與解放

「如果說高級訂製時裝是一首交響樂,Balenciaga 就是指揮家,而我們都是樂手,遵循他的指揮。」— Christian Dior

N H U X U A N H U A描繪自我靈魂的美麗輪廓

四月 16th, 2017  |  by  |  published in ART, FASHION, MAGAZINE, NEWS

N H U X U A N H U A描繪自我靈魂的美麗輪廓

  「我鏡頭下的世界也許就是一處黑暗的峽谷, 白色粉末隨處散落,殘酷的山峰與綿絮織成的山丘並存,彼此交纏綿延升起。」   Nhu Xuan Hua 應該是個天生的浪漫主義者, 才能讓她鏡頭下的女孩罩上一層薄薄的霧,寧靜 注視著一方;有些脆弱、遙遠,像是不慎落入凡塵的精靈,像是米雷筆下的 Ophelia,唯美而帶 點傷感的自溺。然而,這唯美中卻又透著一股近 乎偏執、宗教般的自抑,那是經歷各種自我神經 質的咆哮、狂熱後,決定孑然一身的孤寂;畫面裡的物件、姿態、場景與令人猜不透的眼神,成了她無聲的喃喃自語。也許她未曾意識到,她形塑而出的一致風格,成了她自身最貼切的側寫。 成長於一個傳統、嚴格教育的家庭,讓 Nhu Xuan Hua 學會挑戰自己,正因青少年時期被壓 抑的自由,讓她對自己所渴求追尋的事物更加堅 定。壓抑與質疑帶給她衝勁十足的爆發力,但這 爆發力倒也不是張狂輕浮、嘩眾取寵的表象美 感,而是一句句內斂感性的自我註解;包覆著米 色的繭蛹,為的是破繭而出時生命力的一瞬奪目。 閱讀著 Nhu Xuan Hua 專訪裡的答覆,有時神 經質地抽絲剝繭,像是為了梳理自我記憶裡,那 依然隱隱作痛的不解;有時平靜自信,醞釀許久 的堅定,來自對自我的理解以及生活豐富感性的 累積;有時轉譯為詩句,字字句句裡的情緒真摯 而令人動容。透過捕捉景框內的模特身影,她也描繪了自我靈魂的美麗輪廓。 eyemag:什麼樣的契機讓你走進時尚攝影?請與我們分享踏入攝影至今的旅程。 Nhu Xuan Hua:從我十七歲開始,這段走向攝影的旅 程便非常清晰明確。我無論如何都想成為攝影師,在我 25 歲生日之前的每一年,我都設定著走向這目標的計 畫——這是我安排自己生活的方式,我一直是個對細節 處理超車得很一絲不苟的人。成為攝影師的過程必須跨 越許多障礙,像一開始,家人對我的職業選擇非常擔憂; 然而這些質疑的聲音,反而以某種方式賦予我力量,帶 領我走到現在自己所抵達的地方。高中畢業後我曾申請 過一間課程為期兩年、非常著重技法的攝影學院,有趣 的是,當時他們不接受我的申請,因為我對科學的理解 不夠,我對這個科系來說「太過藝術」了。於是我在藝 術史學系讀了一年,再次申請同間學校,我又被告知他 們只錄取剛從高中畢業的應屆學生。倔將如我,我修了 一年的科學相關課程,隔了一年再次申請,再次被拒絕; 我不死心,讀了一年的電影再申請一次,而這次終於被錄取。2011 年從學校畢業後,我做了幾位攝影師的攝影 助理,發現我對拍攝完全屬於自己、由自己掌控的攝影 [...]

Others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