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TAMARA DE LEMPICKA 濃縮浮華世界的筆觸

一月 5th, 2019  |  by  |  published in ART, MAGAZINE, NEWS

TAMARA DE LEMPICKA 濃縮浮華世界的筆觸

鮮明的輪廓、細膩的筆觸、絢麗飽滿的用色、帶有情慾調性的氛圍,欣賞波蘭畫家Tamara de Lempicka 的作品,就像透過萬花筒觀察形形色色的人體肖像,那摻入立體光影的古典畫質感,冷峻地勾勒出模特兒們在Tamara de Lempicka 面前呈現的形象,於純熟的色彩調和之下,在畫布上堆疊成一道道宛若雕塑的美麗風景。 活躍於20、30 年代上流社交圈的Tamara de Lempick,是裝飾主義的代表畫家,也是情色藝術的女先鋒;她豐厚的筆觸濃縮了戰後上流社會縱情享樂的時光,將富人階級的驕奢與頹廢撚入斑斕的色相之間,也將名媛的優雅身姿予以最完美的具象詮釋,Tamara de Lempick 揉雜各式畫風的標誌性繪畫手法,受到當時貴族名流追捧,許多人甚至出高價買下她的畫作,只為了能向前來家中觀畫的客人炫耀。 而Tamara de Lempick 畫中的人事物,也正是她璀璨人生的縮影─享樂主義、古柯鹼、流動的性慾(據說她是位雙性戀),出身貴族的Tamara de Lempick,16 歲便立誓「一輩子都要過著奢華享樂的生活」,雖然在嫁給俄國律師Tadeusz Lempicki後,對方因經歷牢獄之災而一蹶不振,Tamara de Lempick 仍拒絕墮落,與第一任丈夫逃往巴黎後,開始向立體派畫家Andre Lhote 與象徵主義畫家Maurice Denis 學習繪畫,也因此接觸不少獨立沙龍和畫廊,藉此重返上流社會,更透過當時鮮少畫家願意嘗試的裸女肖像,獲得《Harper’s BAZAAR》與其他時尚雜誌的關注,從此聞名於世。 就如同她精確、乾淨又濃烈的畫作風格那般,敢愛敢恨的Tamara de Lempick 與Tadeusz Lempicki離婚後,於1943 年嫁給了奧匈帝國男爵Raoul Kuffner,並搬到美國紐約,開啟人生新篇章;只可惜,隨著抽象表現主義的興起,以及美國當時對畫家社會地位的輕視,Tamara de Lempick 的繪畫作品失去了昔日光環,在第二任丈夫驟逝後,Tamara de Lempick 決定搬至墨西哥,自此於藝術界銷聲匿跡。 即便晚年風光不在,Tamara de Lempick 的傳奇人生與她留給後世的創意產物,仍深深影響著當代藝術家與設計師的創作脈絡,而她在藝術領域的成功,則可被視為19 世紀女性主義的崛起,與同時代的時裝設計師Coco Chanel 和西班牙女畫家Frida Kahlo一起,重新定義了「女性」與「藝術家」這兩個詞彙。 位於西班牙馬德里的加維里亞皇宮(The Gaviria Palace),即將於今年10 月5 [...]

ANDY WARHOL 翻轉當代 普普藝術教父回顧展

十二月 20th, 2018  |  by  |  published in ART, FEATURE, MAGAZINE, NEWS

ANDY WARHOL 翻轉當代 普普藝術教父回顧展

翻看近代的藝術與商業作品,通俗與藝術早已頻繁混用,更讓當代藝術的發展更為多元豐富。而這一切都歸功於1960 年代普普藝術的流轉,不僅將美國大眾文化拉至主流,也成功翻轉了當代藝術的定義與價值。被盛讚為普普藝術教父的安迪沃荷(Andy Warhol),就是現今無數藝術、廣告人的靈感源頭。 由美國惠特尼美術館(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主辦,以《Andy Warhol – From A to B and Back Again》為主題,將打造美國第一個大型安迪沃荷藝術回顧展。從他的概念手稿到產量豐厚的作品集中,讓人重新瞭解並探索這位創造力極高,且深具原創與潛力的美國普普藝術教父。儘管他自1960 年起竄紅全世界,卻鮮少人注意到他1970-80年代的作品,這檔展覽將從各個面向深入淺出探討安迪沃荷40 年的藝術生涯,以超過350 件的作品重現他各時期的創作。 也許是洞見美國矛盾的特性,想創新又兼具一致性、想獲得大眾矚目卻想保有個人隱私,策展人Donna De Salvo 認為,安迪沃荷將這些特性精闢又直白地轉化成藝術,獨特又富原創性,也對這世界帶來深遠又全面性的影響。安迪沃荷對新技術的著迷與實驗手法,及其作品獨特的觀看模式,往往是他職業生涯中最令人忽略的一塊,因此展覽除了囊括他早期的光學繪畫效果、螢光顏料與紫外線手法,及眾多實驗性的影音、書、攝影與雕塑作品,也包含1972 年之後,他一反常態重回傳統媒材懷抱,以油畫、素描、攝影、版畫等創作的畫像、日常風景、與裸體,體現安迪沃荷最重視的性、死亡、議題與身份認同。 若說50 年代是安迪沃荷大鳴大放的商業創作時期,60 年代的他則產出眾多傳世鉅作。而70 年代之後,就是他鮮為人知但極具實驗性的珍貴創作時期。《Andy Warhol – From A to B and Back Again》展期自今年11月起至2019 年3 月,未來將移師舊金山現代藝術博物館(San Francisco Museum of Modern Art)和芝加哥藝術博物館(Art Institute of Chicago)巡迴展出,帶領大家重新回顧安迪沃荷的創作旅程。∞ 【完整內容請見eyemag vol.36 / 2018年冬季號】

EIGHT TENTHS GARDEN 在山水之中蘊含城市的文化脈動

十二月 7th, 2018  |  by  |  published in DESIGN, FEATURE, LIFESTYLE, MAGAZINE, NEWS

EIGHT TENTHS GARDEN 在山水之中蘊含城市的文化脈動

要瞭解一座城市,從道地的小吃、街景,再到人文、信仰,以及林立的建築,都是值得一一走訪的風景,這些由小至大的生活足跡,共同構築起一座城市的靈魂,也為造訪者展示其獨有樣貌。來到上海,藏匿在嘉定區住宅樓中的八分園(Eight tenths Garden)美術館,就像是繁忙都市中的一處桃花源,遠離了塵囂,安靜地蘊含著豐饒的藝術價值與市民的生活型態,想深入探究上海這顆東方明珠,走進八分園便能感受屬於城市的文化脈動。 前身為售樓中心的八分園,由業主謝先生委託建築設計師俞挺及其團隊Wutopia Lab操刀,原先建造目的僅為私人住宅及會所之用,在俞挺發現謝先生為久新搪瓷廠的最後一任廠長時,反覆溝通下演變為對外開放的展覽空間,甚至發展成結合多重用途的微型文化綜合體—一樓美術館用來展示謝先生長年收藏的大量搪瓷,讓這些珍貴的搪瓷得以重生並面向公眾,同一層樓另有餐廳和書房;二樓為圖書館與咖啡廳;三樓是辦公及臨時展覽場所;四層為民宿;最上方的露天屋頂則精巧的設計為菜園。此外,謝先生之子所創辦的搪瓷品牌也入駐於此,讓傳統工藝的傳承與新生成為八分園的另一深層涵義。掩映在住宅區圍成的三角形地帶,八分園在建築本體之外,另包含一大片讓城市呼吸的綠色園林,體現了大自然與現代建設共生共存的願景。進一步整個觀看園區,可以發現設計團隊巧妙地以黑色格柵隔絕了外頭雜亂的景觀,並利用潔白的多孔鋁製板材包裹著建築表面,打造出摺扇狀的獨特外型,其梅花狀孔洞的設計不僅帶來面紗般的輕盈質感,也讓灑落的陽光穿透入室。而在格柵與建築物的一黑一白對比之間,則是充滿綠意的中式造景園林,設計團隊取材自1970 年代上海街頭公園的風格,並因地制宜的利用園裡原有的朴樹,搭配人造的山石、河流、瀑布等元素,在水泥叢林築起一方足以讓人忘懷的山水,向當地園林歷史致敬,同時也賦予空間更多的情境及想像,可說是中國傳統建築現代化的理想典範。 隨著時代推進,美術館所肩負的早已不只單純的展覽或教育功能,更多時候是被視為孕育及傳播文化的重要媒介,八分園就是其中最好的例子,它透過向公眾敞開的多扇大門,深深地扎根於城市生活,從整個社區的公共客廳延伸至上海的新文化地標。而值得一提的是,八分園的「八分」之名,除了取自於佔地八分之意,另有提醒世人做事八分即可、不可過滿的警示,相信也會給予造訪者一番反省與醒悟。∞ 【完整內容請見eyemag vol.36 / 2018年冬季號】

ULTIMATE DELUXE 低調時髦的高端定位

十一月 16th, 2018  |  by  |  published in FEATURE, MAGAZINE, NEWS

ULTIMATE DELUXE 低調時髦的高端定位

在眼鏡業界被視作是藝術品般存在的DITA 眼鏡,低調高端的形象,證明精緻工藝的手工質感不一定需要以鑲上珠寶鑽石或光彩奪目的外在呈現,像是近期出現在電影《復仇者聯盟3: 無限之戰》裡Iron Man 臉上戴的改良式飛行員墨鏡、《春嬌救志明》中余文樂所戴的仿古流線形眼鏡,兩款皆如實傳達出了DITA 眼鏡的特色─兼具精巧時髦的鏡框外型與細緻耐用。品牌最為人稱道的即是將細節追求推向極致,美式的懷舊設計融合在極富現代感的材質與輪廓內,1995 年甫推出便將設計團隊推上世界最具影響力的眼鏡設計師行列之中。 不同於快速大量生產的經營模式,堅持慢工出細活的精神,在美國設計並於製造手工眼鏡歷史悠久的日本生產,以傳統精密鐘錶的組裝方式進行,用上40 多個零件,相對於一般品牌的眼鏡通常二至三個月的時間就能完成,DITA 的每一副鏡架都須經過320 個工序,以專業職人的工法耗時600 小時以上,前前後後平均約八個月的周期時間所生產而成,即使有大量的訂單依舊不影響品牌的核心理念,像是其替時裝品牌Thom Browne 所代工製作的眼鏡,排隊等上一 、 二年也不足為奇。 在眾多款式之中,DITA 最為經典之作不可不提到眉框型的Stateman 系列,先以全版材製作鏡架雛型後再移除下框並以金屬鑲嵌接上鏡臂,通過無數繁複的作工程序才得以成就該逸品。 而今年DITA 所發表的新品有受文藝復興雕像啟發的Avec 和Siglo 款式,鏡臂與鏡框交接處展現特殊的ACETATE Cut-Out技術,另外也有靈感來自於日本的System Two 及Floren 系列,前者受到日式傳統製鋼方法「吹爐法」影響,後者則表現出日本文化中的簡約精煉。沒有多餘的華麗裝飾、也並非工業風的冷調設計,無與倫比的細膩工藝與時尚流行的外在美學,DITA 走出自己的品牌之路,成就一個獨特專屬的品牌王國。∞ 【完整內容請見eyemag vol.36 / 2018年冬季號】

捕捉靈魂的時尚攝影大師 Cecil Beaton: Thirty from the 30s

十一月 9th, 2018  |  by  |  published in ART, FEATURE, MAGAZINE, NEWS

捕捉靈魂的時尚攝影大師 Cecil Beaton: Thirty from the 30s

拍攝名人不稀奇,拍攝的人物都成為名人,才叫人驚奇。擁有獨特的眼光與充滿魔力的鏡頭,英國攝影師塞席爾.比頓(Cecil Beaton)被譽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英國攝影大師。在他逝世近40 年的今天,倫敦時尚與織品博物館(Fashion & Textile Museum)特地策劃了這檔「Cecil Beaton: Thirty from the 30s – Fashion, Film and Fantasy」,回顧他1930 年代掌鏡的多幅知名時尚攝影大片,包含Salvador Dali、Elsa Schiaparelli、Marlene Dietrich 和Katharine Hepburn 等,都是他鏡頭下的星光,另有數幅1935 年拍攝超模Mary Taylor 的彩色攝影作品,及一系列來自比頓自家莊園的私人派對照片。「他的鏡頭下,只有巨星。」這句話絕非空穴來風,作為一代時尚攝影大師,塞席爾的作品曾刊登《Vogue》、《Harper’s Bazaar》、《Life》、《The Sketch》和《Tatler》等國際知名時尚雜誌,執掌拍攝過的人物橫跨電影演員、舞台劇明星、作家、流行巨星,甚至是皇室成員等,縱橫時尚、電影、藝術與社交圈,鏡頭下發掘了無數巨星不為人知的美。 在他為數頗豐的攝影作品中,尤以拍攝巨星瑪麗蓮夢露(Marilyn Monroe)與費雯麗(Vivien Leigh)的作品最為人津津樂道。與費雯麗的合作不僅最多,其中一張手抱暹羅貓的照片更是費雯麗最為人所知的一張個人照,兩人曾5 度為《Vogue》英國版合作拍攝,將她獨特的復古氣質表現得淋漓盡致。瑪麗蓮夢露的經典作品則有別於過往的性感形象,一襲薄紗輕倚浮世繪床單、持花的她微微露齒輕笑,不僅捕捉到夢露獨特唯美的一面,更成為後來的她最愛的照片。 職涯長達50 年,賽席爾不僅是攝影師,更是知名的服裝設計師,也曾跨界參與繪畫、室內設計、電影製作等。才華洋溢的他曾包辦多部經典電影的服裝設計,其中最知名的《金粉世界》(Gigi)與《窈窕淑女》(My Fair Lady)更一舉拿下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後者同時也拿下最佳藝術指導。獨一無二的美學才華,也讓他成為後世效仿學習的目標,展期自今年10 月12 日起,至2019 年1 月為止。∞   【完整內容請見eyemag vol.36 / 2018年冬季號】

Others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