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AZINE

THE ORIGINAL MAD MAN: 廣告狂人真實版

八月 10th, 2017  |  by  |  published in ART, MAGAZINE, NEWS

THE ORIGINAL MAD MAN: 廣告狂人真實版

論及美式插畫風格,大多會與色彩強烈、寫實鮮明的形象聯想在一起,而這淵源其實是受到了美國戰後商業藝術浪 潮的深刻影響,在當時沒有大量的拍照攝影、更沒有電腦與繪圖軟體等工具的時空背景下,手繪插圖成為雜誌、廣 告商不可或缺的重要宣傳媒介,而當時其中一位重量級插畫家即為麥考利康納(McCauley Conner,簡稱麥康納 Mac Conner),位於美國威明頓的 Delaware Art Museum,近期特展『The Original Mad Man: Illustrations by Mac Conner』, 展出美國插畫家麥康納的 70 幅原創繪畫。 生於 1913 年,在 50 年代廣告產業大興蓬勃的年代期間,麥康納就如同知名美劇「廣告狂人」中的角色般,以麥迪遜大道為據點,先後曾經為許多商品創作過廣告插畫,其作品也散落於女性流行雜誌 Redbook、Cosmopolitan、Good Housekeeping 及 McCall’s 等大眾刊物,插畫內容包含當時的戀愛觀、家庭、男女性別角色、政治等相關題材,因此不 僅僅是藝術創作,後人更將其作品視為一個代表性的時空膠囊,從中能了解戰後的商業藝術創作者是如何協助新建立與 奠定現今所謂的「美國風格與文化」。 已經超過一百歲的麥康納自己本身就是一部活歷史,經濟大蕭條期間,麥康納進入了費城博物館所辦的工藝美術學校 及紐約中央藝術學院修習繪畫創作。其後正式成為職業插畫家,50 年代到 60 年代間為其作品產量最鼎盛時期,恰巧也 遇上美國戰後空前絕後的經濟向上發展,紐約取代了長期占據西方文化文藝重鎮的巴黎,形成富裕繁榮的消費社會,他 與同行們辛勤地在不同廣告公司為商業巨頭工作,就連美聯航、福特汽車都是麥康納的客戶,而自 60 年代攝影技術興 盛起並逐漸取代手繪藝術地位,麥康納也將主力由雜誌轉往其他書籍封面設計等處。 在麥康納的作品當中,不時出現婦 女的經典紅唇與復古捲髮,而他筆下 的男性亦是講究服裝儀容,像是穿著 風衣、梳起西裝油頭,擅長描繪特寫 情境,並運用大色塊來製造圖畫的誇 張戲劇性,濃厚的時代氛圍加上帶有 張力的構圖成為其金字招牌特色,也 反映了當時在藝術圈中所掀起的巨大轉變。 本次展覽內容除了精彩畫作之外, 還可見到麥康納的作品草稿真跡以及 影像訪談等等,展期將至 9 月 17 [...]

BACK TO THE ORIGINAL 保持初心郭雪芙

八月 2nd, 2017  |  by  |  published in FEATURE, MAGAZINE, NEWS

BACK TO THE ORIGINAL 保持初心郭雪芙

從模特兒到女子歌手團體、偶像劇女主角及最新的身分-中國當紅節目的主持人之 一,螢幕裡的郭雪芙是甜美可愛的化身,漂亮得無懈可擊,不論男性、女性都公認的美, 而她不多話的個性也剛剛好呼應了女神的形象,與觀眾保持了一點距離感和神祕。然而 私底下的郭雪芙,沒有女神的嬌滴滴,反倒是任何事都親力親為,有著對他人的善解人意與貼心,笑說自己私下較為男孩子氣的一面被許多剛認識的人稱與螢光幕前的形象反差很大,又或者嚇跑男粉絲、追隨者大多是女性粉絲族群,但其實了解她的人都曉得每一面都是她百分百的真性情-正因為對工作的敬業與認真、還有對自我表現所設下的高 規格標準,在鏡頭前面容易緊張臉紅不搶著說話;而平常出門不拘小節、穿著樸素則是她回歸正常人生活時的表現。 這次的封面拍攝,特別捕捉她放鬆而隨性的樣貌,褪去華麗以及甜美的裝扮,現場的她玩著道具椅被鏡頭裡自己的 pose 逗得哈哈大笑,也感染了周圍的工作人員,即將邁入 演藝圈的第九年,郭雪芙,是人們口中的廣告女王與女神,也曾經經歷挫折與演藝風波, 直爽的她最想跟讀者說的是永遠要記得-快樂生活,永保初心。 eyemag:總是被票選為女神第一名的妳,會如何形容自 己的個性? Puff:平常在螢光幕前不管是平面雜誌或是廣告等等, 我經常被期待包裝成甜美方向,不過其實私底下的我個性比較偏男孩子氣,所以剛認識的人可能會覺得跟想像中的郭雪芙差距很大,但我覺得人本來就有很多面向, 大家所看到的每一面都是真實的郭雪芙。 eyemag:工作以外的休閒活動會是? Puff:在梳化或拍戲休息時等待的過程中,我喜歡看動漫來度過時光,平常聽音樂也喜歡聽動漫、或是輕電音、嘻哈類型的歌曲,或許未來自己發片時也會挑戰看看也 不一定。 eyemag:這些喜好真的很難跟女神聯想在一起(笑), 在你心目中是否有自己認為的女神? Puff:我覺得健康性感的女生最迷人,像是潔西卡艾芭 和史嘉蕾喬韓森就是我的女神,另外像是亞曼達賽佛瑞這樣比較柔美的女生也是我覺得非常有魅力的類型。 eyemag:她們都是跟你一樣有著漂亮眼神的女生,有什 麼秘訣是能畫出雪芙的放電眼妝的嗎? Puff:因為我眼睛比較大,看起來容易像在瞪人,所以 我習慣會將眼線畫圓一點,眼線也不會拉得太長,塑造 出可愛的動人雙眼,將看起來比較兇的眼神修飾得柔和 一些。 eyemag:除了眼睛,以妝容來說你自己最注重的部分? Puff:會特別重視嘴唇,因為我認為從唇妝就可以明顯 看出一個人的氣質和個性,像我自己私下出門通常就只 會打一層薄薄的底再上個唇膏而已。 eyemag:大家都很好奇你的好膚質,工作忙碌,前一 天沒睡好或是皮膚有狀況時,你會採取什麼緊急急救措施? Puff:我起床容易水腫,所以我有專門給早上使用的面 膜,加上按摩步驟,敷完馬上就可以看到緊緻效果。 eyemag:在內地拍攝都是外食,要如何才能保持好身材 呢? Puff:以前的我吃飯常常會覺得不吃完不行,所以都會 把自己吃到過飽的狀態,很不健康,現在有飽足感的時 候就會讓自己停下來。一天吃的餐數也從過去的三到四餐變成平均兩餐,並盡量控制均衡飲食。在中國吃的東 西真的比較重口味,所以我會請助理幫忙準備幾樣菜跟 湯品,自己煮些清淡的食物吃,減少外食的機會,像是我特別推薦喝雞湯來補充營養。比起過去餐餐無肉不歡 的飲食習慣,現在會主動多吃些蔬菜水果,不僅身材更 容易維持在最佳狀態,發現自己的精神也變得更好。 eyemag:對你來說,什麼是時尚?常常以甜美形象示人的人,私底下喜歡的穿著風格會是哪種? Puff:我認為時尚就是要穿得開心,穿出自己喜歡的模 樣與獨有的風格。平常私下我大多喜歡穿著輕鬆休閒的 衣服,造型屬於比較簡單的路線,衣服也多是百搭款式,冬天的話我特別喜歡毛巾布料的材質,衣服的舒適性是 我在穿搭時最重視的部分。另外,我喜歡收集各式各樣 的帽 T 或有帽子的外套,總覺得有帽子就很有安全感,所以看到不同款式的帽 T 都會入手,不管冬天或夏天都 [...]

THE CLEANER – MARINA ABRAMOVIĆ 回顧瑪莉娜

七月 24th, 2017  |  by  |  published in ART, MAGAZINE, NEWS

THE CLEANER – MARINA ABRAMOVIĆ 回顧瑪莉娜

「唯有當文字不再存在,人與人的溝通才真正的開始。」— 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 你也許不曾真正親眼參與她的行為藝術作品,但絕對曾經從 紀錄片、影像、媒體報導中,為她近乎瘋狂卻無比寫實的藝術行動給觸動與感動。被譽為本世紀行為藝術教母的瑪莉娜. 阿布拉莫維奇(Marina Abramović),四十年來曾多次以各種極具爭議的行為藝術作品攻佔媒體版面,也進攻世界各大美術 館。今年瑞典斯德哥爾摩當代美術館(Moderna Museet)策劃 了一檔「The Cleaner」瑪莉娜回顧展,搜集她過去 40 年來重要 作品,邀請大眾再次感受行動藝術教母歷年來透過藝術在世界挑起的議題與反思。 瑪莉娜致力從表演中探討表演者與觀眾間的微妙連結,更多 次透過行為藝術挖掘人性的黑暗面,也曾透過行動實驗解剖人性底層的寂寞,「即便是早期作品,瑪莉娜都能打破既定的創作界線,從作品規模到表演形式,甚至是藝術家本人與觀眾之間的微妙連結,都深深滲透每一件創作中。」策展人 Lena Essling。 本次展覽集結超過 120 件作 品,包含與德國藝術家烏雷(Ulay)合作的「關係系列」(Relation Works),1995 年引起軒然大波的驚悚「洗鏡系列」(Cleaning the Mirror)等,還有她早期的畫作,透過影片、裝置、攝影及現場演出等形式,重 現瑪莉娜的重點創作,邀請新舊觀眾一起感受瑪莉娜強烈又深刻的行為藝術魅力,也透過這次回顧展留下瑪莉娜創造的歷史軌跡。∞ 【完整內容請見eyemag vol.30 / 2017年夏季號】

VINTAGE MINIMALIST 老建築裡的極簡格調

七月 17th, 2017  |  by  |  published in DESIGN, MAGAZINE, NEWS

VINTAGE MINIMALIST 老建築裡的極簡格調

明亮、乾淨、理性,是西班牙建築事務所 Arnau Vergés Tejero 在籌備 Óptica Clarà 項目時率先想到的幾個形容詞,Arnau Vergés Tejero 決定專心關注一間眼鏡店本身的功能,去除 一切多餘的花俏裝飾,選用白色來為 Óptica Clarà 營造純粹而簡潔的氣氛, 從牆面、櫃檯、桌椅到天花板、地板,都是統一的純白與原木色調。 現代化裝潢之外,Arnau Vergés Tejero 在 Óptica Clarà 的店面外觀特地保留了原先店面所留下來的玻璃窗與原木色木框,正好與店外的拱門相呼應,調和成濃濃的復古氣息。這 些玻璃櫥窗上的木框網格皆為 7×7 厘米寬的木條組合而成,整齊有序的順著窗戶搭建成 Óptica Clarà 的對外展示空間,擺放著店主精心挑選的高端眼鏡產品。 座落在歷史悠久的西班牙山城小鎮 Girona 上,位於老建築裡的眼鏡店 Óptica Clarà,深紅色石拱門的外觀就像這座中世紀古城給世人的印象一樣,樸實而充滿懷舊的韻味,然而試著走近 Óptica Clarà,就會發現內部裝潢是極為現代化的極簡風格,如此截然不同的氛圍,給予每一位 進入 Óptica Clarà 的顧客視覺上的反差驚喜。   室內部分,Óptica Clarà 的商品皆沿著三面牆懸掛,藉此讓空間最大限度地保留,提供給顧客選購、溝通以及休息的地方。此外,將一般眼鏡店都相當隱蔽的工作室搬到前台使用,僅用一塊半透明的玻璃相隔,則是 Arnau Vergés Tejero 設計上另一個相當不同且巧思之處,猶如餐廳中的開放式廚房格局,讓顧客可以看見操作流程,在 Óptica Clarà 感受到全然不同且安心的購物體驗。∞ 【完整內容請見eyemag vol.30 / 2017年夏季號】

PURE MADRILEÑO 玩轉馬德里風情 Jaime Hayón設計酒店

七月 8th, 2017  |  by  |  published in DESIGN, MAGAZINE, NEWS

PURE MADRILEÑO 玩轉馬德里風情  Jaime Hayón設計酒店

說到西班牙設計鬼才 Jaime Hayón,幽默趣味的塗鴉 與鮮活的風格是他的設計標誌,橫跨產品設計、藝術創 作、室內設計,Jaime Hayón 這次回到故鄉馬德里,接手 Barceló 酒店集團這處位於馬德里塔(Tower of Madrid) 的全新酒店設計,不僅為這棟歷史建築賦予新生,也為他的設計生涯寫下全新的篇章。 座落在馬德里市中心,「Hotel Barceló Torre de Madrid」 改建自具 60 年歷史的馬德里塔,鄰近知名的西班牙廣場,高 142 尺, 34 層樓的塔身曾經是馬德里當代建築的象徵,酒店則位於其中的 9 層樓,從規模到規格都有著精品酒店的高度與氣度。 結合前衛的設計與當地的西班牙風情,Jaime Hayón 的 設計重點在於完整體現西班牙的傳統文化與美學,並結合當代設計的現代感,展現馬德里的多元文化與豐富美學。 混合式羅馬拱門、寶石般奢華的色調、以及富含阿拉伯 與摩爾風情的裝飾,Hotel Barceló Torre de Madrid 以西班 牙的在地文化與藝術作為養分,打造一場奇幻的古西班牙視覺饗宴旅程。從迎賓的大廳就富有傳統與現代的完美融合。跨越華麗金色門框,巨大的迎賓熊雕像身著條紋衣與華麗的金色紳士帽,向每一位貴賓俯首行禮,超現實的招牌 Jaime Hayón 式童趣躍入眼簾,彷彿進入異次元般抒緩身心的疲憊,也讓一路走來的馬德里古都印象瞬間鮮活了起來。 想當然爾,在既有的西班牙風情中,Jaime Hayón 一點 也不打算放過創造與延伸的機會,在傳統的金光閃閃富麗堂皇裝潢中,他巧妙置入大量的當代設計,編織古今交錯的美感。大量的透明玻璃窗設計引進豐足的自然採光,讓 天然的氣息與陽光在空間中發酵,大廳四處搭配各色名設計師單椅與家具,呈現調色盤般活潑跳色卻毫不衝突的溫暖色系,與灑落的光線產生有趣的化學反應,帶來充滿南歐風情與熱度的當代生命力。 Hayón 式趣味貫穿整間酒店,以各種尺寸 與形式的雕像、面具與裝置,鮮活的意象與 色彩,遍佈各個角落,在精緻的室內空間中 產生獨特又點睛的效果。荷蘭攝影師組合「Klunderbie」延續 Hayón 的設計主軸,以一 系列攝影藝術創作融入多元文化,如鬥牛士、佛朗明哥舞裙、棕櫚樹等西班牙文化意象,經過藝術性的組織與創作,呈現古典與現代交織 的美麗細節,完美地延伸並補足了 [...]

Others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