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eyemag

eyemag
Profile:

Website

Contact:

Email eyemag

Posts by eyemag

KATJA MAYER 描繪靈魂裡曖昧的詩意輪廓

如果曖昧有張美麗的容顏或姿態,那大概就是Katja Mayer 鏡頭下的女孩。每當看著她的作品,耳邊總響起英國樂團 Still Corners的《Cuckoo》旋律;作品裡女孩的瘋狂並非張揚,而是帶著一種自抑的柔美與傷感。出於自身對心理學的興趣,Katja Mayer 對於人性中的雙重性充滿好奇;與其說她用攝影紀錄著這面向,她更像是以相機作為實驗器材,探索著這未知的領域。 如果曖昧是種自然現象,那大概就是她作品裡,那僅在一方玻璃盒裡掀起的迷霧。 鏡頭下,慾望是潛沉的,騷動僅似耳語般低鳴。那近乎偏執、或可稱之為明確的,出現在女孩略顯僵硬、懸浮的肢體裡,替畫面套上一層「被陌生化」的濾鏡。藉著這濾鏡,凝結著一段如無時間性的低頻,「像是把玩著慾望和威脅,那些有可能打斷一個瞬間平衡的事物。」 沒有絕對明確的情緒,不見分明的稜稜角角;畫面中,女孩褪下痛苦與狂喜,像是毫無畏懼與顧慮地,把自己拋入一種「狀態」:墜下的瞬間、飛遠的思緒、親密與疏離共存的距離,那些賦予聲音言語便轉瞬消散在空氣裡的「狀態」,無法伸手清晰指稱,卻充滿詩意。 eyemag:什麼樣的契機讓你走進時尚攝影?請與我們分享踏入攝影至今的旅程。 Katja Mayer :在得到藝術攝影的學位後,我搬到倫敦並在藝廊裡實習。後來的工作則是插畫家經紀人,但因為我不是個好的經紀人(笑),最後在一位知名攝影師工作室裡作影像後製經理。 那一整段時間,我一直在進行自己的拍攝,而一切都從自己的客廳架設場景開始。我搭建整個房間裡滿滿的道具,花了幾天粉刷牆面並做老舊處理,打磨木頭地板,在二手店跟廢物回收場裡尋找道具。第一組攝影是個嘗試,替一本我自己很喜歡的美國雜誌拍攝封面故事;當時還天真地想「這應該很簡單!」,但真正做起來才知道一點也不簡單。這些經驗最後變成一條漫長的路,走了許久,才從最初的嘗試抵達現在的自己。 漸漸地我開始有越來越多的攝影邀約,這些工作機會讓我能辭掉正職工作,但當時我還是繼續以接案的方式替其他攝影師做攝影製作、修圖與場景設計。後來退出時尚攝影一段時間,回到學校進修藝術攝影的碩士學位。那次的返校學習影響我很深,當時所學的研究方法,至今我依然運用在幾乎所有的商業合作拍攝裡;同時,它也形塑著我對自己身為攝影師的理解、自覺:從每個決定、選擇到自己的興趣,甚至貫穿、連結著我的時尚攝影與藝術攝影作品。 eyemag:對你來說攝影最迷人之處是? Katja Mayer:對我來說最有趣的地方是和許多志同道合的人們合作。聚在一個房間,一起創造出那些自己一人可能無法完成的美麗事物,然後在某一天將這一切結束。在拍攝一組作品前,我盡可能地計畫、準備、找資料,但同時我也謹記不要對每個想拍攝的畫面有太明確具體的想法,心底若有三、四個期待的畫面是好的,但剩下的就該讓一切在拍攝現場自然發生。和一個優秀的團隊合作是我的責任,我信任他們,也讓他們保有嘗試的自由,我總是提醒自己要創造一個沒有人會怯場或提出愚蠢意見的工作場域,而如果不順利,那就繼續往前嘗試。當然,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任何拍攝都有時間限制,而身為一位攝影師,當下快速決定哪些嘗試、變化值得,便是我的工作。 eyemag:你出生在德國,而後到倫敦學習攝影並在那定居工作。德國與英國截然不同的文化氛圍,是否帶給你創作上的影響或不同的視野? Katja Mayer :要將這兩者做比較並不容易。若以柏林來說,其中的文化與倫敦很相似:個人主義、自由、充滿創造力。慕尼黑則是不同的氣氛:美麗、安全(這是優點也是缺點)、保守。雖然我出生在慕尼黑,卻並未在那長大;我成長在巴伐利亞一個非常鄉村的地方。也因此對我來說,在德國與英國之間,明確感受到不同的是鄉村與城市環境的差異。 在製作一組攝影時,我用德國人的嚴謹態度去執行;但在拍攝過程,我更專注在創意面向,並將所有技術性的部分交由技術團隊去發揮(很湊巧的是,技術團隊常常是德國人!)作品的色調和帶點憂鬱的氛圍,我想那絕對是受到童年家鄉神秘又美麗的環境影響。而創作上的想法則來自圍繞我周遭的一切;有時候我看見某個平凡無奇的結構,也讓它潛移默化滲透進場景的發想。我所想到的場景、裝置多半很抽象,並且不被任何特定文化所侷限。 eyemag:請簡單談談從主題發想到拍攝完成的過程。 Katja Mayer:通常雜誌邀約的拍攝會給我一個非常開放的概要,像是每一期會有一個主題,這主題多半是概要的延伸,所以不會有太多拍攝方向的限制。接著我會開始發想該賦予哪些場景與人物生命—我喜歡想像他們/ 她們的生活環境,他們/ 她們在一個空間裡如何移動,想像一個能讓模特用許多方式與之互動的結構。必須記得的是,模特並不是演員,要到拍攝現場才能知道他們/ 她們的極限。我總覺得如果你把模特放入一個他們/ 她們相信其中故事的空間場景,模特進入人物角色便會容易許多。再來就把想法分享給場景設計師,而當它具體成形,我們會製作場景的3D 草圖,規劃出需要製作哪些物件道具。同步進行的是聯絡時尚編輯或造型師,把這一階段的想法分享,確保他們知道像是色調等等細節,而我也能對他們預計使用的服裝有概念。接著開始試鏡。通常我會將moodboard 連同經紀公司或選角導演一併提供,也必須把任何我覺得適合的人選加入妝髮團隊,然後就期待拍攝了。 eyemag:生活的累積成就我們所看世界的視角。那麼,生活裡的哪一面向—藝術、音樂、文學、電影、食物、或大自然—帶給你最豐沛的靈感來源? Katja Mayer:你說的沒錯,我們過去所擁有的經驗,影響著我們如何看待事物;被哪些所蒙蔽,又深受什麼所吸引。事實上我的靈感可能來自四面八方。從一棟我剛好路過看到的建築結構,大自然、舞台設計、音樂、歌詞、文學(我尤其愛短篇故事)、雕塑再到畫作等等。每當我看了一場畫作展覽,當下就會對畫畫充滿渴望,並且想著再也不要拿起相機! eyemag:非常喜歡你的作品裡柔美、古怪又寂靜的質感,影像中傳遞出一種脆弱、飄渺的情緒。如果每一組攝影都在訴說一個短篇故事,請談談這個你用攝影描繪的世界。 Katja Mayer :我喜歡你說的「寂靜的質感」,我一定要記下來!我對創造曖昧、靜止的瞬間很有興趣,喜歡藉由結合已知的元素和有機體去想像其他不同的另類現實。像是把玩著慾望和威脅,那些有可能打斷一個瞬間平衡的事物。漸漸地,我被那些隱形、充滿吸引力,同時又不知為何帶來某種干擾、攪動的事物吸引。 eyemag:「若沒有成為攝影師,我有可能去研究心裡學。我對複雜的性格、人們的癖好很感興趣。」你曾在一次訪談中這麼說過。作品裡,我們可以看出「角色」是個很重的部分;鏡頭下的模特,他們/ 她們的表情、肢體,似乎都在一種「狀態」裡。你對心理學的興趣是否也影響著你的美學與呈現? Katja Mayer:我想是的。其實我在之前其中一個問題裡,幾乎要回答這部分了:那些我想賦予生命的靈魂角色。人物角色裡的曖昧正是我感興趣之處。我們每個人都存在著一種雙重性,力量與軟弱,主動或被動,人類的行為總與普遍性有關。如果你無法辨識出角色是處於痛苦或狂喜,如果作品讓你提出這些疑問,那麼對每個不同的人來說,它可能隱含的意義都是截然不同的。 eyemag:在變化速度極快的時尚攝影產業裡,什麼是你覺得最具挑戰的部分? Katja Mayer :如果你想持續一個與創作有關的職業生涯,那麼絕對不能忘記有時候必須視它為一門生意;那意味著,偶爾必須在創意上妥協。我有時會有點理想主義,也因此必須想辦法花點心力克服。你必須只在必要時才與人衝突。 eyemag:至今令你印象最深刻的拍攝經驗或故事是? Katja Mayer:和Culture Device(英國一以舞蹈進行實驗與演出的藝文團體)的導演Daniel Vais、以及我的好友Damselfrau—一位無與倫比的藝術家/ 面具設計師—一起合作,製作了一個名為《Radical Beauty [...]


SURPASS CLASSIC超越經典

誕生於1995 年,品牌999.9 所有眼鏡都在日本製造與設計,相較於一般常見因大小不適合的鏡框造成耳朵及鼻樑不適,或是鏡腳角度和頭型不合造成壓迫等等,999.9 的眼鏡設計可說是為了佩戴者使用時的舒適感而生。如同品牌名稱,目標追求純金的最高品質般,打造出最完美配戴體驗的眼鏡是999.9 成為日本神級眼鏡品牌的終極信念與動力所在。 既然強調無負擔的舒適性與耐用性,999.9 的設計自有其不同之處。獨家專利的四種鉸鍊:逆R 型、S 型、蛇腹型、平衡鉸鍊,通過不同類型讓不同臉型、頭型的消費者能輕易找到合適款式並能自由輕易調節,保持鏡腳彈性與防止鏡架變形,同時也增加了造型的變化性。此外考量到人體工學及亞洲人的臉型構造,在眼鏡和臉部的接觸支點-鼻樑與耳朵部分做了細節設計,包括弧度彎曲且不規則的鼻托,穩定貼合鼻型不易鬆落,鏡腳除了是靈活的曲線之外,也特別採取無耳掛式設計,降低耳朵壓力,輕易包覆頭部。加上精選的材質與日本職人式的工藝製作,種種細膩的思量投射在每一副高品質的眼鏡裡,讓999.9 更被稱為具有「一秒鐘的神奇體驗」之魔力,在短時間內就能用高度舒適機能擄獲人心。 今年新作品系列以「超越想像」作為主題。結構上保有象徵品牌的逆R 型鉸鍊等特色,也透過不同的素材與細節讓999.9 眼鏡的機能性與時尚美學再度向上達到新高度。此次系列總共推出10 項不同小系列共計21 款式,其中金屬眉框造型的S-160T 採用了多層中樑結構,加強了鏡框整體強度與彈性,使得鏡片在眼鏡佩戴時並不會受到鏡框負荷與干涉;NPM-80則是品牌金屬鏡腳與塑膠鏡框的新鮮嘗試,首度採用了內藏式的彈性設計,將金屬部件包夾在樁頭內部,顛覆塑膠前框的想像概念。 而Feelsun 墨鏡系列在今年最新一季總共推出了3 個小系列與9 種款式,例如專業型的運動太陽眼鏡F-14SP,外型線條更加趨近於一般墨鏡,線條流暢呈現上乘質感,兼具輕量化設計與能抵抗激烈環境氣候的特性,亦提供貼合包覆的高度安定性;而F-12M 則是在用色上更加多元,同樣是低調基底,膠框與金屬結合的雙鼻樑樣貌時髦有型。∞ 【完整內容請見eyemag vol.38/ 2019年夏季號】


AN AUTHENTIC SENSE OF PLACE 回溯香港黃金歲月的時光之旅

無論是出差或旅遊至香港,在這座地狹人稠、寸土寸金的城市裡,找尋一舒心的宜居地並非件容易事,尤其行至一座新的城市,不少旅人偏好擁有鮮明當地特色的旅館,然而對於中西薈萃、經由多元文化形塑而成的香港而言,能與城市歷史連結並保有本地面貌的旅館,可說是屈指可數,這也使得拜訪過The Fleming(芬名酒店)的旅人們,對其具有國際視野,同時又滿載香港特色的設計,無不留下深刻印象。 踏進The Fleming,宛如搭上時光機,瞬時將城市的喧囂與匆忙腳步隔絕在外,回到那個我們或許也未經歷過的黃金年代,這樣由空間營造出讓人錯置的時代感與懷舊氛圍,正是The Fleming最引以為傲的特色所在。 2006 年開業的The Fleming,座落灣仔一棟70 年代建築物內,由曾為香港網球選手的John K.Y. Hui 所創辦,在委託設計團隊A Work of Substance 主導改裝計畫之後,於2017 年重新開幕。整修後的新店裝自香港60 至70 年代的光輝歲月汲取靈感,帶來扣緊老香港人們集體記憶的全新精品酒店,彼時的香港工業與海運蓬勃發展,由天星小輪開創的渡輪文化也隨之興起,The Fleming 地處的灣仔正是連結港島與九龍的交通樞紐,如今也依舊是香港最為繁榮的心臟地帶之一。A Work of Substance 受到The Fleming 地理位置與歷史啟發,別出心裁的將渡輪文化作為設計核心,從渡輪外觀與格調著手,精心重現舊香港的獨有榮景。 於是,無論是The Fleming 公用空間或客房,每一處裝置與物件都能見到碼頭及船艙等渡輪意象的巧妙置入,透過木頭與黃銅材質渲染濃厚的復古情致,同時採用酒瓶綠、海軍藍和酒紅色為主色調交織其中,從漆成紅色的電梯、木製接待櫃檯,到靈感取自船客手提木箱的竹編屏風及櫥櫃、仿造渡輪窗口的圓鏡、宛如艙門的圓弧形房門,再到海軍條紋織品、黃銅燈具、指針造型的服務鈴、潮蟹裝飾品⋯等細節,每個角落都是讓人驚喜的細緻安排。 The Fleming 共有66 間客房,分為小型、中型、特型及特大四種房型,飲食方面則有香港知名餐飲集團Black Sheep Restaurants 進駐開設的Osteria Marzia 餐廳,為來客提供美味道地的義大利海岸風味料理。值得一提的是,在視覺以外,The Fleming 也透過嗅覺來喚醒人們的懷舊情緒,包含漢方調製的沐浴用品,以及訂製的檀香木和琥珀香調,共同營造舊時碼頭攘往熙來的氛圍與地方感。 當我們回望過往年代時,不僅是念想於過去的美好與風華,這當中也包裹著對於未來的憧憬與期盼,以及保留了橫跨世代的城市記憶。The Fleming 秉持著傳承舊香港風采的使命,不僅將其獨有的人文風景寫入現代建築語言之中,更以新舊交融的高超品味,為挑惕的旅客們提供難忘的住宿體驗,引領他們踏上這趟60、70 年代的時光之旅。 【完整內容請見eyemag vol.38/ 2019年夏季號】


ENERGY BOOST 能量補充空間設計

「一杯下午兩點鐘的飲料,你希望它帶給你什麼?」隨著氣泡水席捲飲品市場,質感多變的瓶身設計儼然成為大眾流行簇擁的新文化。擅長打社群媒體戰美國生活品牌Recess 近來趁著這股風潮,亦推出了罐裝氣泡水產品。更於今年進一步在紐約百老匯大道開了快閃Pop-up Shop,將Instagram 上如夢似幻的唯美霓虹飲品帶入真實人生。 走進色彩繽紛的Recess IRL Pop-up Shop,霓虹充斥店內每個角落,窄小的空間置放了罐裝飲品冰箱,氣泡水宛如當代藝術般排列如畫;隨著燈光顏色變換交錯,彷彿踏入夢境般。氣泡水的瓶裝設計採單色塊,因應口味設定色系,如藍莓印度奶茶(Blueberry Chai)的藍紫色、薑汁蜜桃(Peach Ginger)的橘粉、以及嚐起來如美酒的石榴洛神花茶(Pom Hibiscus)蜜桃粉色,以近復古的字體搭配現代感排列,整體呈現搶眼的簡約當代藝術感。加入冰箱陳設,瓶子就成為藝術品般的存在。別具巧思的霓虹燈管設計,讓各色燈光為空間創造立體感,一旁妝點的熱帶植物、藍天白雲,則在繽紛的視覺中夾帶舒心的自然氛圍。走進店裡,享受這自由愜意的空間氣息,再喝杯氣泡水,就能代替一杯下午兩點鐘的咖啡。 長達三個月的Pop-up 快閃店,由Recess 品牌創辦人Benjamin Witte 一手發起,企圖在城市中打造一處讓人全然放鬆、重建精神的時空。「我們的任務是要讓大家恢復平衡、找回專注,回復多產、充滿創意的靈感狀態。」Witte 表示,有別於一般冥想中心的距離感,一間位於街角的Pop-Up 小店更像是一處歡迎所有路過的人停下腳步、喝杯水,找個喜歡的角落窩著,充電後再回去面對剩餘的一天。 除了被動的氣泡水販售,快閃店也毫不浪費這難得的空間,每週都因應活動調整佈置,邀請民眾參與。像是開店第一週的「一個奇怪又令人滿意的星期天」(An Oddly Satisfying Sunday),就邀請大家自由挑選喜歡的位子,或坐或躺,什麼事也不做,就讓眼睛享受店內的繽紛視覺,體驗輕鬆無壓的週日午后;或是「剪下貼上之夜」(Cut & Paste Collage Night),鼓勵大家帶來各種印刷品,在這充滿靈光的空間裡,發揮創意剪剪貼貼,設計各種新的作品。將平時被生活磨皺的活力與靈感,用一杯水的時間,恢復往昔的光芒。結合空間視覺、產品設計與活動規劃,讓氣泡水的功能從解渴無限擴大,並趁機讓設計進入大眾日常,透過親身參與活絡心靈的動能。下午兩點鐘,你累了嗎?∞   【完整內容請見eyemag vol.38/ 2019年夏季號】


Inner Peace 自在隨心所欲- 郭碧婷

Suit, Anirac/Inner Dress, Prada Photographed by Chung Lun Wu CREATIVE DIRECTOR:MELINA CHEN STYLIST:MELINA CHEN HAIR:SHANG@FLUX RÉEL MAKE UP:SHIN TSAI PRODUCTION:CHING CREATIVE TEXT: NAIYU YU Bodysuit, Wolford/Jumpsuit, Anirac/Hat, Manokhi/Shoes, Miu Miu/Sunglasses, Wolfgang Proksch of 2020EYEhaus 甜美精緻如洋娃娃般的外型與自帶的不凡仙氣,是郭碧婷從出道以來給觀眾的印象,拍攝這天穿著寬鬆休閒裝扮現身攝影棚,私底下的她並不是女神的嬌滴滴,喜歡自己動手做家事,東西壞了就自己修,愛種花弄草,出門也不假他人自己開車到處跑,在訪談中不時用懶惰來形容自己的郭碧婷,真要說起來實為對生活自在上有著自我的堅持與追求,讓她能夠在擁有內地的高知名度同時,始終保有平常心,將工作與生活平衡經營。可以在工作的時候一週來回飛三趟,也可以就這麼待在家裡過上一段平凡閒適的生活,這樣的彈性也是為了在螢幕前呈現給大家最佳狀態的自己,不跟他人比較也不汲汲營營追求和他人同樣的腳步,少了刻意經營,只專注在自己真正喜歡的作品上,挑戰、學習並全力以赴,在這充滿未知性的高難度工作環境裡找到自己身為一個表演者,又或者單純回歸到身為一個人,在不同階段不斷突破、成長的自我認同感,就像當初毅然決然放下發展順遂的模特兒之路走入了全然不同的演員世界,有著時不時打破自己舒適圈的勇氣與傲骨,卻同時又對名利看得意外的輕,只求能做自己喜歡的事,重質精不重量,關於未來的計劃,期待、隨緣。 Blouse, Anirac/Trousers, Nanushka of Artifacts eyemag:過去多年都在內地發展居多,暌違已久再次帶著作品《魂囚西門》回來和台灣的觀眾見面,是什麼樣的心情?未來會有更多作品跟台灣觀眾見面嗎? Bea:雖然過去幾年主要是在內地發展,但台灣始終是我的家,所以在台灣時就有一種回家的感覺,我就盡量比較不會排工作,不過若是有好玩的戲我還是會接,像這次的《魂囚西門》是一部很難說明、要看過的人才懂的片,探討了很多層面,我覺得很有意思演起來相當過癮,至於接下來在台灣會不會有其他新作品?因為我個性比較隨興,真的很喜歡的劇本才會接演,聽說《魂囚西門》有可能會有第二、三部曲,我自己本身是非常期待,其它若還有遇到很喜歡的劇也會想要嘗試。   eyemag:拍過許多電視劇與電影,對妳來說演戲是什麼?過程中會有哪些困難嗎? Bea:演戲是一件非常好玩的事情,透過它你能夠體驗不一樣的人生,不過有時候演戲真的蠻困難的,困難度在於過程中你會有很多想法,關於一齣劇要怎麼呈現、角色要如何表現,或是一場戲的流暢度都會影響到演戲的方式,另外有時演員本身在面對劇情腳本或是精細度上可能有疑問或存疑的地方,但你必須要將自己的這些問題拋掉,專注在表演上,這時候的專心就變成是一件困難的事情需要去克服。 Bodysuit, Wolford/Jumpsuit, Anirac/Hat, Manokhi/Shoes, Miu Miu eyemag:對妳而言漂亮的外表是一個助力還是阻力嗎?曾經因為外型在演藝之路上受到限制嗎?還有什麼類型的角色是妳很有興趣、想要挑戰的呢? Bea:我覺得受不受限是看自己怎麼想,的確很多時候大家會認為我適合演漂亮的角色,但其實我認為即使是漂亮的角色,還是會因不同的劇本內容、編劇想法、或是劇情發展等各種因素產生不一樣的個性和面貌,不可能每個角色都一模一樣,他們中間是有很多的區別存在的,因此我沒有因外表覺得自己在戲路上受到限制,舉例來說我在《小時代》裡演出一個美術高材生,而在《魂囚西門》演出的雖然也是千金大小姐但是是醫生身分,每個角色都由不同的內涵和層面所構成,漂亮這個字眼對我來說並沒有造成什麼困擾或侷限。   eyemag:這幾年接戲量較以往減少,背後有哪些考量?另外可以跟我們分享非拍片期的生活嗎?又有哪些休閒嗜好呢? [...]


next page

Others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