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eyemag

eyemag
Profile:

Website

Contact:

Email eyemag

Posts by eyemag

COEXIST IN PERFECT HARMONY 樹宅相守,天地人和

造訪過上海在海派文化下的繁榮與喧鬧,很難想像這座國際性通商巨埠裡,會藏匿著這樣一處讓都市人得以「偷得浮生半日閒」的養心之所,距離上海市中心約27 公里,於2018 年開業的「養雲安縵」為安縵集團旗下第四家中國度假村,毗鄰著上海繁華腹地,遠離了都市的喧囂與紛擾,獨具匠心以古樹與古宅為旅人打造出一方與世隔絕的桃花源。 養雲安縵的「雲」字,意指心靈上的意境,意即養性;「養雲」兩字則是取自乾隆時期建造的養雲軒,這處山岩、湖水與雲靄霧氣交匯融合的建築群,曾讓乾隆寫下《詠養雲軒》一詩,詩中以「水雲養以湖,山雲養以室。居山復近水,雲相茲合一。」,描述著養雲軒的豐沛靈氣與仙境般的迷人景致,也成為今日養雲安縵的靈魂。而乘載著帝王筆下的雅意,養雲安縵以取自自然的樹木、竹、岩石為主要建材,讓樹宅相守、天地人和,營造建築與自然融為一體的至高境界,同時也傳達安縵集團的經營特色—無需去到遠方,此處便是安心之處。   說起養雲安縵的建造緣起,則是一段跨越數百公里、歷經十餘年的情緣,這段為人津津樂道的故事需回溯至2002 年,當時撫州為數眾多的明清古宅和香樟樹,因江西廖坊水庫修建的關係而面臨被淹沒至水底的命運。事情的轉機來自江西撫州籍企業家馬達東先生在一次返鄉探親時,偶然得知此困境,對這些富有歷史的古老遺跡將輕易被破壞的情形感到痛心,於是決定組織起這項遷徙與拆除、復建的重大工程,並在2007 年安縵集團加入之後,共同讓遠在江西的數十棟明清古宅與一萬多棵古樟樹,在2018 年重新安然置身於上海,以養雲安縵的新生面貌聳立於世人面前。 為了安放這些乘載古代文人審美精髓與文化價值的古厝及古木,養雲安縵精心選址於閔行區馬橋鎮的一片香樟園林裡,作為延續其堅韌生命力的新建築。進一步了解其背景,被稱為「龍脊之地」的馬橋鎮是上海最早的文明與人類起源地,更因位於黃浦江上游、靠近飲用水保護區,而擁有一整片鬱鬱蔥蔥的樹林,如此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可說是建置養雲安縵的絕佳之選。 多達43 萬平方米的用地面積,讓養雲安縵成為安縵集團中佔地最大的飯店,整座園區被樟樹與湖泊環繞,悉心開闢出一處修身養性的的隱居之所,並交由安縵御用建築設計師 Kerry Hill 操刀設計,擅用他一貫極簡的設計手法,將古建築的獨有韻味融入低調奢華的現代居住體驗中,為養雲安縵規劃出13 棟古宅院落及24 間標準套房,前者為由古磚牆圍起的四臥別墅,皆配有私人庭院、寬敞起居室與用餐區、戶外泳池與露天按摩浴缸;後者則與前廳、餐飲、SPA 共四部分組成主體建築。室內軟裝同樣致力於古與新的和諧融一,風格清雅雋永,並選用木頭、石材與竹子等大量天然材質,與養雲安縵樹宅相守的景緻相互呼應。 在作為養雲安縵最大特色的數十棟復建古宅當中,前身為17 世紀江西撫州一處私塾的楠書房,是來到養雲安縵不能錯過的怡情養性之所。因景仰紫禁城內「南書房」得名,楠書房秉承著「美成在久」的理念,在幽香沁脾的金絲楠木為主要載體之下,透過器物與空間重現文人雅士的書齋文化,來到楠書房,顧客將得以透過書、 香、茶、畫,體驗古代士大夫吟詠詩文與品茶養性的生活方式。此外,養雲安縵內的餐廳多達五處,涵蓋中式、義式、日式與酒水吧和雪茄室,加上佔地2840 平方米的水療及康體中心,皆是養雲安縵為顧客提供的頂級體驗。 融合明清遺跡與當代居住體驗,養雲安縵成功賦予古宅與古木嶄新生命力,在為中國建築史添上濃重一筆的同時,也為繁忙的都市人提供一處避世之所,而顧客來到養雲安縵,不僅是一次遠離塵囂的難忘居住體驗,更能親自感受置身歷史洪流中,中國建築強調自然與人類和諧共處的「天人合一」境界。∞ 【完整內容請見eyemag vol.40/ 2019年冬季號】


THE ART OF ACCESSORISING 跳脫設計框架

2016 年成立至今短短四年間已成為全球名人風靡英國時尚輕奢眼鏡品牌FOR ART’S SAKE 終於來到台灣,擁有Beyoncé、Lily Collins、蔡依林、吳亦凡等國際巨星的愛戴,如同品牌名稱,FOR ART’S SAKE 將眼鏡設計化為藝術作品,希望讓每個人都能擁有自己小小的藝術品,品牌創辦人暨創意總監Xiwen Zhang 畢業於英國倫敦大學金匠學院及倫敦藝術大學的雙學士學位,創作靈感出自於繪畫、建築、到日常生活中或客戶所給予的反饋,跳脫框架,以前所未有強調細節的造型重新定義眼鏡。 將設計融入有形具象的元素是FOR ART’S SAKE 的代表特色之一,例如常見於品牌各系列的珍珠,在設計師的巧手之下既能在糖果色調鏡面旁裝飾出俏麗優雅,又能加之於飛行員鏡框展現酷帥精神;而品牌最受消費者喜愛的Teddy 款型,將可愛的泰迪熊直接化為框型,搭配漸層奶茶色調或是繽紛的粉嫩色彩,充滿玩味童趣。 對於細節精緻化的追求,亦大大展現在今年秋冬系列,除了框型上的變化又更加豐富,繼續玩轉不規則形狀,推出了心型框型,透過線條曲線讓視覺更輕盈;另外《Love Story》則是以大圓框作為基底,連接鏡腳處添入的愛心符號尤其特別,隨著配戴者的體溫變化,呈現出金色、黑色或藍色等變色效果。 設計總監Xiwen Zhang 這回來台更帶來全新的2020 春夏系列展示,為其集結眾多消費者反饋後的全新創作,過去品牌多以Oversized 大框型、偏向女性化的設計為主,而在此系列中可以看到因應亞洲市場調整了鏡框尺寸,更符合東方女性的臉型比例,也微調了貓眼款式的上揚幅度,進而減少距離感提升平易近人的親和力;此外《Element》系列則是走簡約中性風格,膠框搭配上黑色及冷色調的鏡面,適合各種場合配戴。呼應淺色流行趨勢,品牌也新鮮嘗試了如清爽的BabyBlue 色彩,鏡腳轉折處以手工處理加上一顆顆小巧的珍珠,整體復古又俏麗。 除了將眼鏡視為藝術品般的設計理念,品牌另一大深受推崇的原因在於從 2016 年開始便與世界各地的慈善機構合作,每售出一副眼鏡就會向第三世界國家有需要的人捐贈—副處 方眼鏡並於當地種植一棵樹,幫助因沒有眼鏡而失去正常生活的人們回歸基本生活品質;而樹木則是提供弱勢族群食物及未來創造收入可能、同時響應全球減碳運動。作為一個新興的眼鏡品牌,FOR ART’S SAKE 用不一樣的思維創舉引領新世代的流行浪潮。∞   【完整內容請見eyemag vol.40/ 2019年冬季號】


BREAKOUT STAR 能量迸發- 孫盛希

Shirt, Prada/Coat, Versace/Sunglasses, Jacques Marie Mage of 2020EYEhaus Photographed by Puzzleman Leung CREATIVE DIRECTOR:MELINA CHEN STYLIST:MELINA CHEN HAIR:NELSON KUO@ZOOM HAIRSTYLING MAKE UP:YI LI CHEN PRODUCTION:CHING CREATIVE TEXT: NAIYU YU Jumpsuit, Nanushka of Artifacts/Boots, Miu Miu 八年前從韓國一人隻身來台參加華人星光大道,從參賽者、創作者、歌手到製作人,追求完美的她,幾年下來的努力耕耘在去年一次能量大爆發,三個月內推出了兩張全然不同風格的專輯,在《女人・Woman》專輯中首次擔綱製作人角色,而《希遊記》更一舉入圍第三十屆金曲獎並抱走年度最佳國語專輯大獎,期許透過音樂創作誠懇不私藏地表露出全面的自己,擅長畫面想像的她為電視連續劇及電影的片頭、片尾主題曲更是一首首唱入人心,不僅情歌出眾,也通過各種曲風搖滾、爵士、R&B 等展現出極其多元的音樂豐富性。音樂所帶來的勇氣和身邊家人夥伴們的支持讓正值青春年華的她在這條路上持續堅持並逐漸發光發熱。 eyemag:從華人星光大道發跡,一路以來身分的轉變從參賽者、歌手、創作人到製作人,中間分別有哪些困難?如何一一突破? Shi Shi:剛開始參加比賽時一個人要包辦所有事情,每一集都要自己找歌、找衣服,當時並不懂什麼歌曲適合自己,再加上那時中文不好,要背歌詞、面對大眾、面對鏡頭不出錯等種種壓力,都讓我產生想放棄回家鄉的念頭。後來發行第一張專輯時,宣傳這塊成了我另一個很大的挑戰,因為不擅長說話,常常回答訪問第一句後就不曉得接下去該講些什麼,當時有一種一直趕不上大家腳步的感覺,但慢慢地也開始適應這樣的速度和環境。到了第三張專輯《女人・Woman》我首次嘗試自己當製作人,發現人和人之間的協調溝通並不容易,在做許多決定時也常覺得困難,還好有家人、朋友、同事們陪著我一起,途中給予我許多協助,才能撐到現在繼續做我喜歡的事情。 eyemag:去年一口氣在三個月內推出兩張風格截然不同的專輯,是什麼樣的背景與原因讓你能在如此緊湊的時間內完成兩張專輯?你又是如何去設定風格方向呢? Shi Shi:其實當初原本公司規畫只有《希遊記》這張專輯,目標嘗試一些跟以往不同的突破、做一張偏實驗性的專輯,所以我們把音樂性做得比人像的呈現更多,意即以音樂為主,人往後退一步,後來我感覺到自己在做這項突破前還有些應該要完成的事情,因為前兩張專輯《Girls》、《Between》系列還沒有真正完整,我希望先探索完自己、學習完並建立起一個自己作為歌手的框架,再去跳脫它,於是中間便先有了《女人・Woman》這張專輯。 雖然一開始覺得前後連續發行兩張專輯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但我個性很好強,也期許看到自己的成長,於是便接下挑戰。《女人・Woman》這張專輯我把它視為是我的畢業證書,因為我大學沒有唸完,希望自己能夠在學習上有一個里程碑,所以出發點加入了一些哲學概念,從提案發想、視覺呈現、音樂製作都是我自己所構想,表達女人身體上的成長轉變、心靈上有脆弱同時又堅強的部分、然後透過一次次的分裂再重新組合,到最後享受自己的美。而《希遊記》則是跟很多音樂人一起玩出一張專輯,像是跟老師們取經的概念,對我來說這兩張都是蠻實驗性質,一個是對我自己的考驗,另外一種是跟大家一起做的、方式上的實驗,比如我們有先前沒嘗試過的即興創作和同步錄音兩個環節,這需要每個人一定的實力跟彼此間極高的默契,我們配合得非常好,甚至有一天就寫完了三首歌。 錄《女人・Woman》專輯時有一首歌我重複錄了三十個take,而後剪輯剪了一個月才完成,到了《希遊記》時反而我把所有的能量都更放開了,可能錄三、四次就完成了,即使還是有些小瑕疵但我變得更注重整體的氛圍,或許因為前一張專輯時有自己去嘗試也掙扎過,能夠了解老師們為何會在某些時候下哪些指令,而《希遊記》也激發出了我過去未曾發現的自身潛力。 T-Shirt, Ambush of Artifacts/Dress, Prada/Boots & Shawl, Gucci eyemag:你的音樂風格相當廣,從一開始有著小蔡健雅之稱唱紅了許多賣座情歌,到現在有搖滾、爵士、R&B等等,作為一個創作型的歌手,這麼多的音樂養分是如何累積而來?平常有最喜歡的音樂風格或欣賞的歌手嗎? Shi Shi:從小我就愛聽各種風格的歌,包括小甜甜布蘭妮、韓國舞曲,偶像是艾薇兒,看到Complicated [...]


ARCHITECTURAL DESIGN 染上迷人色調的建築感手袋

由清新的馬卡龍色調和迷人的建築曲線所組成,來自土耳其的手袋品牌Mlouye,持續產出造型前衛的配件,為每日穿搭添入豐富層次,同時以上乘材質、精湛工藝,以及抽繩袋口和可拆卸肩帶等實用細節擄獲女性的心。 在創辦人Meb Rure 的領導之下,Mlouye 已於今年邁入第四個年頭,而品牌能於過度飽和的市場中坐擁一席之地,也需歸功於Meb Rure 的工業設計背景,協助她將包浩斯幾何學融入創作中,也將Ludwig Mies van der Rohe 強調直線的建築、Wassily Kandinsky 鑲嵌幾何色塊的畫作、Alvar Aalto 雕塑簡練弧線的家具納入靈感簿,將之轉化為獨樹一格的手袋結構,於理性線條中注入微量的感性情懷,並以圓潤邊角雕琢出細膩女人味,搭配親民的價格售出,造就了時尚達人對Mlouye手袋趨之若鶩的嚮往。 Mlouye 名為《Lantern》的手袋系列,呈現俏皮可愛的燈籠造型,而《Mini Lantern Pleated》則在此結構基礎上加入俐落百褶,形塑個性滿分的時尚聲明;《Small Helix》以旋轉風扇般的獨特構造提點夏日風情;展現撞色創意的《Naomi》系列,則搭配多邊形拼接凸顯趣味美感;狀若「東西南北」摺紙藝術的《Convertible Flex》,以不同飽和度的撞色和淡雅素色渲染出型格特色;受現代主義建築師Oscar Niemeyer 作品啟發而打造的《Pandora》,以奇特的半月型裝載每日生活所需;而Mlouye 最受矚目的人氣商品《Cheguer Tote》,則使用永不過時的格紋元素,配上透明PVC、多彩皮革和D型提把,為喜愛大容量包款的女性提供最時髦的穿搭妝點。 Mlouye 最新推出的2 個系列《Art Deco》與《Studio》,則是品牌極簡精神的延續,前者將於20 年代風行巴黎的裝飾藝術風格,以講求對稱性的層疊方型予以詮釋,並注入千禧粉、天空藍、奶油黃等色,打造與各類服飾皆能完美搭配的相機包款;而後者則曾為於90 年代流行的「Baguette Bag」描繪嶄新形象,藍、黑、淡黃、焦糖棕、青苔綠等色塊一同躍入這場時尚饗宴,將女性氣質中的優雅與風趣巧妙結合。 此外,Mlouye 也從永續的創作角度出發,與法國、義大利、土耳其等地標榜環保的皮染廠合作,讓女人在享受手袋陪伴的同時,也能免去「間接導致環境汙染」的內疚感,這樣一系列集美觀、功能性和企業社會責任於一身的手袋商品,怎能不讓人一見傾心?∞ 【完整內容請見eyemag vol.40/ 2019年冬季號】


DORA MAAR 玩轉蒙太奇影像的超現實藝術

  大眾與 「Dora Maar」 這個名字的記憶連結,大多是Pablo Picasso名畫《The Weeping Woman》中那以陰鬱色塊填充的破碎面容,或是《Dora Maar with Cat》中那呈現畸形體態的神秘女子。在1936 年邂逅Pablo Picasso、並與之墜入愛河後,Dora Maar 的一生幾乎都活在「Picasso 的情人與靈感繆斯」這樣的陰影下,殊不知她本身其實是位才華洋溢的攝影師,更是於30 年代占有重要地位的超現實藝術家。 Dora Maar(原名Henriette Theodora Markovitch)於1907 年出生法國,在3 歲到19 歲這段期間跟著家人移居阿根廷,而後回到巴黎,進入藝術學校就讀並訓練繪畫與攝影功力。同時與André Lhote 和Henri Cartier-Bresson 等藝術家切磋交流,也曾以一頭黑髮和絕世美顏征服Man Ray 與Jean Cocteau 的心,成為這些大師畫作中的模特。 1931 年,Dora Maar 與好友Pierre Kéfer 共同創立工作室,投入人物肖像、時尚雜誌與廣告商業攝影,並將其對超現實風格的熱愛注入作品中;其拍攝幼年犰狳的《Portrait of Ubu》在倫敦國際超現實主義展覽亮相後,遂成為該藝術運動的象徵性影像,而其捕捉模特Assia Granatouroff 身姿的一系列攝影,則從女性拍攝者的角度,破格地嘗試了在當時仍被視為禁忌話題的裸體攝影。此外,柔美的光影、耐人尋味的虛幻元素、奇異錯置的物件和渲染暗黑氛圍的畫面濾鏡,也交織出Dora Maar 極具識別性的藝術風格,體現於《Untitled-Hand-shell》伸出貝殼的手、《The Years Lie in Waitfor You》蜘蛛網中的女人、《Untitled-Legs》行走河面的斷肢雙腿、《Double Portrait》以雙重曝光疊出的迷濛面容等影像中,為畫面鋪上令人侷促不安的朦朧詩意。 在產出超現實影像之餘,Dora Maar 亦加入左派藝術家/ 知識分子社團,於巴黎、倫敦、巴塞隆納等地,以鏡頭描繪歐洲經濟大蕭條下民不聊生的悲慘景緻;這段經歷也啟發Dora Maar [...]

Read | No Comments | Tags: ART · FEATURE · MAGAZINE · NEWS

next page

Others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