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eyemag

eyemag
Profile:

Website

Contact:

Email eyemag

Posts by eyemag

輕熟蛻變-王陽明 TRANSFORMATIONS

Jacket&Belt, Prada Photographed by Dennis Fei CREATIVE DIRECTOR:MELINA CHEN STYLIST:MELINA CHEN HAIR:ZACH WANG MAKE UP:SHIN TSAI PRODUCTION:CHING CREATIVE TEXT: NAIYU YU 距離上一次與王陽明合作封面已經是四年前了,再次合作,他維持一貫的禮貌互動,眼神中卻多了幾絲的親切和溫和感。或許是演員的磨練在淺移默化中轉變了他,過去這幾年,王陽明幾乎有三分之二的時間都在內地拍戲。有電影、電視劇也有網路劇,角色可以是亦正亦邪的黑警也可以是正能量的有為青年,正如同上次採訪中所提到,王陽明一直熱愛著演戲。成家後的他,更放心而全力投入在成為一個優秀演員的路上,不怕苦而積極挑戰不同的自己,享受作為一名演員的各種可能性。 除了演戲,他的腦海中想完成的事情遠比外人想像中的多。因為愛海洋希望將環境保育推廣實行徹底。持續的淨灘活動、未來計畫與科學家們拍攝保育紀錄片;對於車子的熱愛也從現今自有品牌底下的一項系列醞釀拓展成為即將推出的全新 Vlog 平台,分享所有愛車人士相關資訊;另一方面也成立經紀製作公司,一步一步拓展自己的帝國團隊事業。在世人所關注的俊俏外表與完美的家世背景下,王陽明的魅力更來自他對於生活的熱愛以及不斷挑戰自己的態度,一步一步踏實地去完成所有的可能性。努力經營與享受每個階段的變化發展,於未來有著源源不絕的想法的他,正是此刻正值輕熟世代的王陽明。 Top, Louis Vuitton/Shirt, CK Calvin Klein/Trousers, Prada eyemag:過去這幾年都在內地發展居多,可以和我們分享下最近在忙些什麼另外有很多台灣粉絲也期盼很久,未來會有什麼新的作品在台灣和大家見面嗎? Sunny:近幾年我大部分時間是在內地拍戲,很開心前年拍的《三國機密之潛龍在淵》將在台灣播出,我在裡面飾演曹操的軍師,之後我又拍了一個香港警匪片在裡面演一名黑警,接著跟馬思純、鍾楚曦、黃景瑜合拍了一部文藝電影,近期則是拍了兩部連續劇預計今年底會上映,內地的劇種多元,而我也很幸運能夠得到這些合作機會,通常我一年會拍兩、三部戲。幾乎有六到九個月的時間常駐內地,這期間陸續也有收到許多台灣的劇本邀約,如果有我覺得適合的角色跟劇本我都會希望有機會能嘗試。 eyemag:作為一個演員,對你來說演戲是什麼?過程中有哪些困難或特別的經驗與感動嗎? Sunny:雖然出道至今演戲也演了好幾年,到目前為止演戲對我來說還是很有挑戰性,尤其是古裝片,先前我和馮紹峰及郭碧婷連續拍了兩檔古裝劇,那是我第一次接觸古裝片,特別困難的部分在於台詞都是古文,所以當時我請了台詞老師一句一句進行練習;另外演戲困難的地方在於演員要非常懂得人跟人之間的關係,要快速適應各種環境及團隊,每個角色的進入與下戲後的切換也都是我一直在學習的,平常隨時觀察身邊周遭的人、經歷各種不同的事情拓展累積豐富的經驗以化為演戲時的養分,這些都是演員自己必須努力做的功課。 eyemag:媒體經常用男神、台灣第一帥等封號來形容你,外表對你來說是一個助力還是阻力嗎? Sunny:一開始會尷尬,也覺得台灣有那麼多的帥哥自己獲得這樣的稱號有點太過獎了,但現在就覺得很開心畢竟是媒體很高的稱讚,也只有我一個人擁有,不管是參加活動或是在內地演戲這個稱呼的確是對我的工作有所幫助,另一方面我因此有責任要維持最好的狀態,像是平常就要持續會去運動流汗,當然在演戲時很多製片選角可能會因為想要找一個帥哥就聯想到我。但是做為一個演員我會希望未來有一天能夠讓大家更是因為看到我的努力和進步以及演技好來找我。我的外形比較陽剛跟 Man 一點,剛好就符合電影《角頭》還有後來幾部戲劇的選角需求,現在角色上慢慢調整回來比較正面一點、好人的設定,我也發現最近會來找我的也比較少有以前年輕的角色,介於 35-40 歲左右,跟我現在的實際年齡差不多,演起來蠻自在開心的,因為這樣就不用像以前一直需要脫衣服露身材了(笑)。 eyemag:拍過許多類型的戲劇及角色,有什麼樣的類型跟角色是你接下來想要嘗試挑戰的呢?另外對你來說拍戲最開心的是哪一部分呢? Sunny:接下來想挑戰輕鬆喜劇,目前為止我演的戲比較少有喜劇的成分在裡面,大多是比較嚴肅的角色或是文藝片,所以想要試試看輕鬆一點的片。在拍戲期間我會很專注,不太讓環境影響到自己,像我拍戲的時候很少回家,老婆也很體諒我不太會打電話給我,讓我能全力維持在最佳的演出狀態,而在演出過程中我感到最開心的就是能夠演到一場很棒的戲,自己跟對戲的人、導演還有在場的工作人員,不用說出口但大家都能感覺到一起完成了一個很棒的戲,或是聽到別人稱讚自己演戲時的眼神是對的、演戲有進步等等,這些都是讓我在演員這份工作當中獲得最大的成就感來源。 Jacket, Prada/Sunglasses, Wolfgang Proksch by 2020EYEhaus eyemag:平常工作接觸到各種時尚風格的服裝,你個人最喜歡的穿衣風格是哪一類型? Sunny:私底下穿著偏簡單休閒風,以舒服為主,因為工作的時候都要打扮,像拍照拍雜誌都要穿的很時尚前衛,每年我也都會去參加時裝周,而拍戲時就是要穿西裝比較多,一年有九個月都在拍戲。所以私人時間我就會希望盡量是休息的狀態,不會刻意去打扮,穿著舒適簡單,但在材質或顏色上我就會選擇比較特別的款式讓造型稍微有些變化,另外我從小就很喜歡戴手環,手錶跟球鞋也都是我會收藏的單品。工作時我特別喜歡穿西裝的樣子,讓我覺得自己很 Gentleman 又有男人味,因為本身又很喜歡刺青,你不會想像到正式的西裝底下有這麼多刺青,這樣的矛盾我覺得蠻有趣也挺有驚喜感,若是私底下我穿西裝的話就不會打領帶,搭配簡單的休閒 T-shirt。受邀出席品牌時裝周活動都是我自己也喜歡的品牌,像是我在內地有代言、結婚時也有訂做穿的Ermenegildo [...]


PARIS: CAPITAL OF FASHION 時尚之都的發展變奏曲

細緻紗裙、精美刺繡、雕塑感禮服、、、,所謂的高級訂製服(Haute Couture),不只是上流社會專屬的一樁奢華幻夢,更是植入歷史與文化基因的美麗遺產,填補了女人心中最深切的渴求,亦於時尚體系中扮演「反映社會與文化變遷」的角色,Elsa Schiaparelli 融入超現實主義的前衛衣裝、Christian Dior浪漫無邊的份量感裙裝,到 Yves Saint Laurent 撚入中性特質的女士西裝,時尚的演進無疑見證了特定時代的氛圍、信仰與集體思想,而上述這些精彩絕倫的時尚發展,均於這座美得令人醉心的城市發跡─巴黎。 自19 世紀以來,巴黎始終扮演著影響力深遠的時尚之都,如人稱「高級訂製服之父」的 Charles Frederick Worth,便對時尚發展做出舉足輕重的貢獻,不僅開啟真人模特穿上設計師作品走秀的契機,也是第一位將品牌概念帶入產業的先知,透過向製衣廠商販賣設計手稿的方式,將裁縫師的形象提升至「創造者」的層次,同時研發出可互換的(inter-changeable)的衣著版型,讓標準化版型的服裝得以獲得大規模生產並外銷,成功助長全球崇拜法式時尚(Parisian“mania”)的風氣。 說到法式時尚,我們絕對無法忽略以下這幾個形塑巴黎女伶形象的名字─以小黑裙(Little Black Dress)聞名於世的 Gabrielle Chanel,自女帽跨域時裝,為巴黎女人提供清新、簡約卻時髦大膽的設計;同樣為女帽設計師出身的 Jeanne Lanvin,,青春與典雅交織的裙裝為她贏得「優雅大使」之美譽;曾經教導過 Hubert de Givenchy、Valentino Garavani、Guy Laroche 等傳奇設計師的 Jacques Fath,以新穎手法如不對稱剪裁、由緞帶捏塑的花朵和以核桃表皮製成的亮片裝飾等等,為巴黎時尚光景添入優雅與玩心兼具的戲劇性;而被後人冠上改革家形象的 Yves Saint Laurent,則以蘊含藝術性的「Robe Mondrian」和打破性別藩籬的「Le Smoking Suit」,於尚、藝術、文化和社會議題之間搭起一道溝通的橋樑。談及技術層面,儼然成為法式風尚代名詞的 Christian Dior,則以花瓣輪廓般流暢的「New Look」線條,強壓二戰時期流行的寬厚墊肩和短裙版型,讓當時採保守著裝的女性獲得解放,穿上柳腰豐臀的禮服展現強大的自信氣場;同樣躋身大師行列的 Pierre Balmain,將其建築背景揉入衣裝結構中,打造幾何感強烈的華麗風格;而「布料雕塑家」Madame Grès 和「斜裁女王」Madeleine Vionnet,則以細密褶襉和創新剪裁改寫傳統女裝的製作方式,獨到的審美乃後輩設計師殷勤汲取的靈感泉源。 於今年 9 月 6 號至明年 1月 4 號,The Museum at FIT 將舉辦《Paris, [...]


CONTEMPORARY JAPANESE DESIGN 日本當代美學眼鏡設計

對於眼鏡愛好者來說,日本出產的眼鏡或是品牌代表了高超品質、職人精神與細膩的工藝美學。近日訪台的三位日本知名眼鏡品牌 KAMURO、VioRou、YUICHI TOYAMA 設計師,各自帶來品牌最新系列,闡述品牌的核心理念並分享日本當代眼鏡美學,以下跟著 eyemag 一同認識了解。 以「美、觀、樂、遊」作為設計核心,品牌 KAMURO 期許透過美麗的眼鏡設計讓配戴者也變得更加美麗,並且在挑選過程中能夠因為有多元的選擇而感受到愉快心情。設計靈感不乏出自於日、月、花、鳥、天際、宇宙等自然環境,KAMURO 的鏡框皆以超輕量純鈦材質鑄造,並取中國青瓷器的工藝鑄造方式,耗費十倍的時間與人力,成就出一支支高品質的藝術級眼鏡作品。造型上特別針對女性族群貼心設計,華麗的鏡框兩側裝飾以鏤空雕花紋路、圖騰與釉色互相襯托,搭配鏡架整體活潑的立體感與優雅的色彩,讓眼鏡同時也成為女性臉龐的飾品點綴。因應明年是品牌成立第 15週年,品牌創辦人暨設計師 Aiko Kamuro 表示也將運用更多新技術在經典框設計中發展突破,並持續以繽紛綺麗的美學攻佔消費者的心。 2016 年創立的 VioRou,品牌名稱源於法文「Du violet au rouge」代表七彩的意思,設計師小野寺慎吾(Shingo Onodera) 表示:「在紅色到紫色之間是人類可視光的顏色。而顏色是視覺中的重要呈現;眼鏡則是戴在人臉上不可或缺的工具之一!所以我想將這兩個至關重要的元素相結合,打造出顏色豐富、具有設計感,能呈現出良好印象的風格眼鏡。」品牌特別強調每款眼鏡鉸鏈曲線均呈現不同形態,充滿線條之美且不受鏡圈大小影響,Standard 系列以三根極細的β 鈦合金編織拉伸而成,展現細膩精美工藝;Basic系列採用小圈型設計確保鏡片完美被鏡框包覆,而鉸鏈則以「髮夾」概念製作出方便臉型調整;Flagship旗艦款將版材結合異材質,像是不規則的波浪紋設計打造眼鏡的創意造型。   「一副眼鏡決定了身分與印象,彰顯著精神與靈魂。」設計師外山雄一認為眼鏡應該簡單無華、耐人尋味,其同名品牌 YUICHI TOYAMA,將日式氛圍結合歐風美學,溫和內斂、知性簡潔的典雅設計,讓眼鏡款式不被潮流所規範限制,在經典中尋求創新,消除了性別、種族疆界,極簡風格的特色眼鏡蘊含了25 年來所積累的經驗,洗鍊質感與傳統手工製作,品牌經典的 Double Dutch 系列靈感來源自「跳繩」,流線型的設計在中樑融合跳繩意象,打造現代線條感;Shadow 系列則是以影子為出發點,巧妙在光學眼鏡及墨鏡上以向外擴展及內縮留白手法展現光影變化;另外 Cookie 系列發想自餅乾邊緣的不規則線條,充滿玩心童趣。 設計理念獨樹一格的三個日本眼鏡品牌-華麗裝飾感的 KAMURO、強調現代風色彩框型的 VioRou、知性極簡風的 YUICHI TOYAMA,將眼鏡提升到藝術創作的境界,兼具舒適性能,外型更是充滿摩登美學。∞ 【完整內容請見eyemag vol.39/ 2019年秋季號】


SIMPLICITY IN COMPLEXITY 簡約複合 Nendo 打造代官山新百貨

才剛以「Breeze of Light」在2019米蘭設計週大放異彩,以無形空氣為創作概念,打造1萬7千朵仿若有風的鬼影花園,日本鬼才設計師佐藤大(Nendo)除了定期在各大設計週亮相,與家鄉的合作案也是一件比一件精彩。今年四月除了米蘭時裝週,位於東京代官山附近,由 Nendo 團隊一手打造的 Kashiyama Daikanyama 也正式完工。方塊堆疊的特殊造型宛如藝術品,大面積的落地窗透著內裡的明亮簡約,走過路過都想一探究竟。 Kashiyama Daikanyama 為日本知名服飾集團「ONWARD」旗下的全新百貨商場,鄰近競爭激烈的東京代官山區域。整塊腹地空間寬裕,原本可容納更大、更高的百貨商場,但 Nendo 團隊從品牌習性與地域性下去思考後,決定以方塊堆疊的方式。不規則排列出山丘般的主建物體,五層樓的高度恰到好處與周遭建物相襯,不過度突出、也融入原生環境;僅透過外觀的藝術質感和內部的複合式設計,輕巧點亮自己的光芒,如此設計也更符合 ONWARD 集團,不設限的跨域經營品牌特色。 除了建築、室內與家具選品,Nendo 團隊也包下品牌整體識別設計。因應 Kashiyama(樫山)與 Daikanyama(代官山)都有「山」的意象,Nendo 在 Logo 上置入山的元素,除了將字母 A 變成一座山,字母 M 也成為兩座山的複合體。同樣的意象也置入了空間的指標符號,與簡約白淨的空間十分相符,貫徹整體品牌風格。 整間商場包含地下一層、地上五層,除了二、三樓為時尚與服飾的主要商場,連接大廳的 B1 以藝廊和Lounge 休息區作為主軸,搭配休閒的咖啡廳,成為顧客停下腳步、歇息看展的緩衝地帶。大面積的落地窗帶來斜陽景緻,同時讓地面層的路人能一窺內部,感受優雅閒適的氣氛。四樓設置了餐廳,可享受高樓層的視野;五樓則是小型酒吧,作為用餐的體驗延伸,同時打開陽台,創造獨一無二的室外體驗。 空間設計上,Nendo 團隊以大量的透視玻璃窗引入充足的自然光源,減少內部的電能消耗,透過陽光的導入帶來明亮不失溫暖的展示氛圍。為了強調整體品牌個性,材質多以混合建材搭配而成。並巧妙安排區域之間的過渡空間,像是一樓使用了人字形水磨石地板,與同樣圖騰的地毯重疊延伸;二樓採用織物紋理的混凝土地板;三樓鋪上印有石頭紋理的大理石,玻璃鏡面則反印上大理石圖騰;四、五樓則多使用木頭與石材,帶來穩定的用餐氣氛。   為了達到室內外的視覺與環境平衡,過渡區的設計必須是自然且密切呼應的,像是一樓與地下室相呼應的水磨石,以及與室內家具、燈具相搭配的室外扶手設計。Nendo 團隊解釋,要讓走在其中的顧客能順著設計漸進式體驗整棟商場,沒有強迫消費的大量專櫃與廣告,而是自然舒心的行走動線和空間氛圍。透過相似的材質與家具配置,打造建築、室內、家具三者間的平衡,打破一般商場的設計鐵律。在這兵家必爭之地,Kashiyama Daikanyama 成一座小山,悄然點綴一方設計視野,提供全新且獨特的購物體驗。∞ 【完整內容請見eyemag vol.39/ 2019年秋季號】


DON’T! PHOTOGRAPHY AND THE ART OF MISTAKES 解構遊戲規則的攝影藝術

攝影,究竟是剖析藝術家心理的視覺闡釋,或是眼前所見之物的真實再現?對於評論家而言,此題答案多為「以上皆是」,但在討論攝影者透過相片呈現事物的最終目的之前,這些作品總免不了經過世俗審美的檢驗,如美國攝影師Charles M. Taylor, Jr. 於1902 年出版的《Why My Photographs Are Bad》,便將「一張成功的照片該避開的誤區」逐條寫下,其中包括「雙重曝光」、「拙劣的構圖」、「不適合的裁切」和「拍到自己的影子」等等;此外,因拍攝動態物件產生的模糊效果、沖洗底片時不小心弄出的表面瑕疵,或是於強光源下產生的鏡頭眩光等等,也都是過去人們認為一張照片拍攝失敗的原因。 然而,藝術流派在文化發展中遭遇的反動現象,也無可避免地體現於攝影的潮流更替上頭,從前那些嚴謹而僵化的遊戲規則,於William Klein、Lee Friedlander 和Ilse Bing 等攝影師眼裡,成了限制想像力奔流的閘門─ William Klein 以低解析度的粗粒子和模糊的動態攝影,改寫現實於鏡頭中被觀看的模樣;Lee Friedlander 罔顧被攝者的整體性,以不成比例的構圖、不當的身體裁切和即興表演似的取景,讓爵士樂哼唱旋律般的自由態度走入影像中;而「萊卡女王」Ilse Bing,則於畫面中大膽置入拍攝者的倒影,干涉了以客觀角度還原事物的記錄性。 此外,40 年代最具影響力的攝影師之一Lisette Model,也加入這場重塑攝影定義的革新運動,如其顛覆審美的肖像照,題材多取自日常生活中所見的平凡人物─穿著泳裝的胖女人、擠出雙下巴的女歌唱家,Lisette Model 以最純粹、最誠實的鏡頭捕捉人們自然的一面,也為美國紀實攝影史寫下一頁嶄新的面貌。 拒絕中規中矩地描繪現實,轉而擁抱超現實主義的天馬行空,也是攝影先驅們向陳腐教條下戰帖的方式,有Man Ray 開拓「無相機攝影」的潛能,使用中途曝光和實物投影打造幻夢般的神秘影像;也有Maurice Tabard 以雙重曝光和蒙太奇手法,疊合出令人不安的詭譎畫面;更有Florence Henri透過鏡面反射拓展出空間的無限可能性,其富有寓意的黑白影像令人神往不已。 由此可見,「從失敗中吸取教訓」已不再是當代攝影師所堅信的原則,而這些「扭轉失敗為成功」的經典影像,則被完整收錄在由San Francisco Museum of Modern Art 舉辦的《Don’t! Photography and the Art of Mistakes》展覽中,從7月20 號至12 月1 號,邀請眾人見證突破美學框架的每一次快門嘗試。∞ 【完整內容請見eyemag vol.39/ 2019年秋季號】

Read | No Comments | Tags: ART · FEATURE · MAGAZINE · NEWS

next page

Others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