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PHOTOGRAPHY AND THE ART OF MISTAKES 解構遊戲規則的攝影藝術

八月 12th, 2019  |  Published in ART, FEATURE, MAGAZINE, NEWS


攝影,究竟是剖析藝術家心理的視覺闡釋,或是眼前所見之物的真實再現?對於評論家而言,此題答案多為「以上皆是」,但在討論攝影者透過相片呈現事物的最終目的之前,這些作品總免不了經過世俗審美的檢驗,如美國攝影師Charles M. Taylor, Jr. 於1902 年出版的《Why My Photographs Are Bad》,便將「一張成功的照片該避開的誤區」逐條寫下,其中包括「雙重曝光」、「拙劣的構圖」、「不適合的裁切」和「拍到自己的影子」等等;此外,因拍攝動態物件產生的模糊效果、沖洗底片時不小心弄出的表面瑕疵,或是於強光源下產生的鏡頭眩光等等,也都是過去人們認為一張照片拍攝失敗的原因。

然而,藝術流派在文化發展中遭遇的反動現象,也無可避免地體現於攝影的潮流更替上頭,從前那些嚴謹而僵化的遊戲規則,於William Klein、Lee Friedlander 和Ilse Bing 等攝影師眼裡,成了限制想像力奔流的閘門─ William Klein 以低解析度的粗粒子和模糊的動態攝影,改寫現實於鏡頭中被觀看的模樣;Lee Friedlander 罔顧被攝者的整體性,以不成比例的構圖、不當的身體裁切和即興表演似的取景,讓爵士樂哼唱旋律般的自由態度走入影像中;而「萊卡女王」Ilse Bing,則於畫面中大膽置入拍攝者的倒影,干涉了以客觀角度還原事物的記錄性。

此外,40 年代最具影響力的攝影師之一Lisette Model,也加入這場重塑攝影定義的革新運動,如其顛覆審美的肖像照,題材多取自日常生活中所見的平凡人物─穿著泳裝的胖女人、擠出雙下巴的女歌唱家,Lisette Model 以最純粹、最誠實的鏡頭捕捉人們自然的一面,也為美國紀實攝影史寫下一頁嶄新的面貌。

拒絕中規中矩地描繪現實,轉而擁抱超現實主義的天馬行空,也是攝影先驅們向陳腐教條下戰帖的方式,有Man Ray 開拓「無相機攝影」的潛能,使用中途曝光和實物投影打造幻夢般的神秘影像;也有Maurice Tabard 以雙重曝光和蒙太奇手法,疊合出令人不安的詭譎畫面;更有Florence Henri透過鏡面反射拓展出空間的無限可能性,其富有寓意的黑白影像令人神往不已。

由此可見,「從失敗中吸取教訓」已不再是當代攝影師所堅信的原則,而這些「扭轉失敗為成功」的經典影像,則被完整收錄在由San Francisco Museum of Modern Art 舉辦的《Don’t! Photography and the Art of Mistakes》展覽中,從7月20 號至12 月1 號,邀請眾人見證突破美學框架的每一次快門嘗試。∞

【完整內容請見eyemag vol.39/ 2019年秋季號】

Leave a Response

Others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