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RA MAAR 玩轉蒙太奇影像的超現實藝術

十一月 22nd, 2019  |  Published in ART, FEATURE, MAGAZINE, NEWS

 

大眾與 「Dora Maar」 這個名字的記憶連結,大多是Pablo Picasso名畫《The Weeping Woman》中那以陰鬱色塊填充的破碎面容,或是《Dora Maar with Cat》中那呈現畸形體態的神秘女子。在1936 年邂逅Pablo Picasso、並與之墜入愛河後,Dora Maar 的一生幾乎都活在「Picasso 的情人與靈感繆斯」這樣的陰影下,殊不知她本身其實是位才華洋溢的攝影師,更是於30 年代占有重要地位的超現實藝術家。

Dora Maar(原名Henriette Theodora Markovitch)於1907 年出生法國,在3 歲到19 歲這段期間跟著家人移居阿根廷,而後回到巴黎,進入藝術學校就讀並訓練繪畫與攝影功力。同時與André Lhote 和Henri Cartier-Bresson 等藝術家切磋交流,也曾以一頭黑髮和絕世美顏征服Man Ray 與Jean Cocteau 的心,成為這些大師畫作中的模特。

1931 年,Dora Maar 與好友Pierre Kéfer 共同創立工作室,投入人物肖像、時尚雜誌與廣告商業攝影,並將其對超現實風格的熱愛注入作品中;其拍攝幼年犰狳的《Portrait of Ubu》在倫敦國際超現實主義展覽亮相後,遂成為該藝術運動的象徵性影像,而其捕捉模特Assia Granatouroff 身姿的一系列攝影,則從女性拍攝者的角度,破格地嘗試了在當時仍被視為禁忌話題的裸體攝影。此外,柔美的光影、耐人尋味的虛幻元素、奇異錯置的物件和渲染暗黑氛圍的畫面濾鏡,也交織出Dora Maar 極具識別性的藝術風格,體現於《Untitled-Hand-shell》伸出貝殼的手、《The Years Lie in Waitfor You》蜘蛛網中的女人、《Untitled-Legs》行走河面的斷肢雙腿、《Double Portrait》以雙重曝光疊出的迷濛面容等影像中,為畫面鋪上令人侷促不安的朦朧詩意。

在產出超現實影像之餘,Dora Maar 亦加入左派藝術家/ 知識分子社團,於巴黎、倫敦、巴塞隆納等地,以鏡頭描繪歐洲經濟大蕭條下民不聊生的悲慘景緻;這段經歷也啟發Dora Maar 使用大量的蒙太奇攝影手法,這種拼貼圖像的創作方式通常帶有反政權色彩,如10 年代的達達主義者和20 年代的建構主義者,皆曾使用蒙太奇影像作為對戰爭與社會失衡現象的無聲抗議。位於倫敦的Tate Modern,將於今年11 月20 號至明年3 月15 號舉辦《Dora Maar》回顧展,仔細爬梳Dora Maar,雖不為大眾所熟知、卻仍然多產的藝術家生涯,其中也包括其於80 年代大量製造的無相機攝影作品,帶領眾人探索Dora Maar 那被評論家形容為「帶著戲劇性品味與困擾性迷思」的創作哲學。∞

【完整內容請見eyemag vol.40/ 2019年冬季號】

Leave a Response

Others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