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NAU D LAJEUNIE 用鏡頭實驗親密距離

一月 10th, 2020  |  Published in FASHION, FEATURE, MAGAZINE, NEWS


最早是從法國時裝品牌Y/PROJECT 的形象廣告裡認識攝影師Arnaud Lajeunie。在看似既定印象、時髦銳利的campaign 裡,卻總些許令人感到不安,過曝的光圈或混亂臨場感十足的人群;背景裡戲謔或不合時宜的物件元素;標註在法國各處的拍攝地址;鏡頭前模特失焦模糊的自拍;換下名模面孔、改以員工甚至是熱愛品牌的粉絲作為廣告裡的主角,畫面中偷渡著令人會心一笑(實則被攝影師掌握)的失控,Arnaud 難以捉摸的脾性挑戰著商業攝影的界線,大膽卻迷人。

然而,即便再難以捉摸,概念發想實驗感再強烈,Arnaud 最終是感性大於淘氣,美學呈現是情歸浪漫的。作品裡近乎如老相片般的懷舊光暈,在不同雜誌、不同系列攝影中,時不時如個人印記般出現的花卉靜物,洗去前衛與突兀,讓畫面留存一縫隙,在迷離色澤裡瞥見似有若無的親密。

親密感與實驗性,看似難以連結的兩個詞,或許正是Arnaud 作品持續引人關注的原因。像是系列作品《MUD》,畫面主角—Laura、Simone、Sofie,這素未謀面的三個女孩,從荷蘭與瑞士抵達法國鄉間,在湖畔、泳池與草地上,踩過了夏日的明媚。從全然陌生到逐漸熟悉,溼透的髮尾、笑鬧嬉戲、水果的甜膩汁液、腳踝上泥地的野氣,旁若無人的放肆又隨意。若這是一部電影,從設定好的畫面故事延伸到女孩們自發性地發展友誼,那或許是部獨屬女孩的公路成長電影。而其中半虛構安排的腳本書寫、半紀實的不確定性,像是一場無法預期的陌生人互動實驗,意外地,鏡頭卻寫下了一則私密優美的敘事—將肌膚套上一層陽光的溫煦,青春的曬痕便這麼被轉印於相紙裡。

eyemag:什麼樣的契機讓你走進時尚攝影?
Arnaud Lajeunie:幾年前我認識了幾位影響我至深的人,即使到今天他們依然對我很重要。而從那時起我便開始拿起相機拍照,回顧起來這是段很棒的旅程。

eyemag:對你來說時尚攝影最迷人之處是?
Arnaud Lajeunie:我不確定自己會使用「迷人」來形容攝影。我相信驅使我的動力是每個接連而來的project,在練習與實踐的節奏裡存在某種事物吸引著我—某種必然的靈活張力。若非如此,我不確定自己是否能夠獨自一人在一個特定的project 裡投入這麼多年。

eyemag:巴黎作為世界知名的時尚與藝文重鎮,其中的文化氛圍是否帶給你創作上的影響或與眾不同的視野?
Arnaud Lajeunie:不知為何,我覺得你所說的巴黎「文化氛圍」,其實與任何其他西方國家裡的大城市是相對類似的,或是說,組成的主要元素多多少少仍是相同的。我想這座城市給我的影響存在於微小的細節裡,尤其是城市的步調。巴黎的規模大到擁有強烈豐沛的活力,但卻也不那麼大;這樣的尺度讓人們保有某種親密,而我很喜歡這種親密感。畢竟最終一切都和我密切合作的朋友們,以及每天所見所接觸的日常有關。

 

eyemag:生活的累積成就我們所看世界的視角。那麼,生活裡的哪一面向—藝術、音樂、文學、電影、食物、或是大自然等等—帶給你最豐沛的靈感來源?
Arnaud Lajeunie:我想我給的會是個很平凡又單調的答案。許多事物激發我的創作,但基本上幾乎所有與視覺相關的,都能觸發一個想法,或是與過去吸收的某些事物產生共鳴。我常常這樣尋找靈感:讓幾個不同的概念同時發想,然後再以我所見的事物去餵食、培養它們。那可能是一本汽車雜誌裡的一張老照片,再到一個在地鐵中打扮自己的孩子,事實上,汲取的範圍可說是無限廣闊。

eyemag:踏入攝影產業之前,你碩士主修的是政治學—一門與攝影難以聯想的人文科學。但以歷史來看,政治學的發展的確與文化藝術運動無法切割,例如文藝復興。政治學的學習經驗是否對你如今的攝影、思考視野也有所影響?
Arnaud Lajeunie:我必須坦承,過去的政治學研究,對我發展自己攝影作品的過程所帶來的衝擊或影響很小。當時因為對政治學相關的疑問很有興趣,所以碩士主修這個領域。現在我依然對那些問題充滿興趣,但那是另外一件事了,如果你懂我的意思。那有點像是,一位戶外寫生畫家,也同時享受、喜愛著烹飪的樂趣。我的創作主要是被生活裡的其他面向所滋養:朋友、我居住的城市、閱讀過的書以及我看過的藝術等等。

eyemag:你曾說過,自己的作品與「舞蹈」有關,模特像是用身體探索著拍攝的場景。人體在你的作品裡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呢?
Arnaud Lajeunie:在我攝影的早期階段,人的身體的確在作品裡扮演著一個重要的角色,但我想現在已不再是了。以前我對舞蹈很有興趣,覺得那是個感知姿態與空間結構的方式。然而,伴隨著時間的累積,我開始察覺太過強烈的姿勢或許會難以與觀眾有所連結(以攝影的角度來說);而模特(在個人詮釋下)則容易轉變為某種雕塑狀態—一種單純的形體與線條,觀者與被攝者之間的連結便失去了。說實話,我現在不確定攝影是否是描繪人體律動的適宜媒介了。

eyemag:政治、時尚與性別議題,你探究的題材非常多元。你如何定義自己與相機、拍攝對象之間的關係?又,這三者交替中勢必存在著不可預期的「即興」,也請與我們談談這部分。
Arnaud Lajeunie:我想,那有點像是「碰巧」—對我來說最自然的方式去表達我內在的想法與畫面,碰巧是相機。我常常在腦海裡建構畫面,設立一種景框,然後讓
題材走進其中;而事實上,在那極度精密思考的系統中,我並不預期有所謂的「全新的事物」。我的所有拍攝題材都是「活生生的」,某種程度來說它們都具備某種活力,這其中當然包含人,但同時也包含「非人」的事物。當我拍攝景色,我的鏡頭總是圍繞著那些動態元素(水流、風等等);而當我拍攝靜物或小型雕塑,我總以某些不確定、反復無常的元素進行構圖,物件與題材之間於是在畫面裡找到某種平衡—在短短時間內這平衡便會坍塌,並從我一再地嘗試與拍攝裡提供另一種格局。若你想要的話,攝影裡是存在著一種「可控制的隨機性」。

eyemag:以時尚作為拍攝主題,時尚對你來說是什麼樣的存在?在我們的文化裡又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
Arnaud Lajeunie:我覺得時尚在社會中一直扮演著一個巨大的角色,如同一個人的穿著,經常會被視為一種表述的方式(應該也要有「我不想用我的穿搭做表述」的那種表述)—它傳達一種社交元素上的無限排列,也因此它是文化裡一股關鍵又重要的力道。在你所做的事物以及如何進行的過程,你描繪、詮釋題材的方式等等,其中各處被視為某種責任的,那便是時尚的根基。

eyemag:在變化速度極快的時尚攝影產業裡,什麼是你覺得最具挑戰的部分?
Arnaud Lajeunie:如何保持對自己的真誠,如何持續建構適宜的人體相關紀錄作品,並讓作品貼近自己,同時誠實又私密。因為潮流一直在急速地變動,想順應環境的誘惑也會不停地出現。然而,當潮流稀釋了你作品的力道,那是一件危險的事。
eyemag:至今面臨過令你印象最深刻的拍攝經驗或故事是?
Arnaud Lajeunie:我想,最近一次替Y/PROJECT 拍攝的形象廣告,留給我很深刻的印象。這組形象廣告,我們試鏡了來自世界各地的素人,他們從未在鏡頭前當過模特,甚至從未造訪巴黎或歐洲。這些人就只是單純熱愛這個品牌,在網路上放上自己的穿搭。我們從網路上找到這些人,替他們支付巴黎機票,邀請他們為這組形象廣告拍攝。那次拍攝真的很神奇,這些年輕人彼此從未相識,卻能在短短的拍攝裡互動成一群要好的朋友。那次拍攝結束後,現場的人都哭了。

eyemag:有些人認為攝影師具有某種責任,你的看法是?
Arnaud Lajeunie:我不確定身為攝影師是否存在著所謂的某種「責任」,有的話那或許是面對自己的道德責任,因為你會覺得不得不展現某種你深信其中有其價值的事物;但那是來自於自己,而非「攝影師」的身份,若你理解我的意思。因此,我的責任是面對我自己,而與其說它是其他任何事物,有時更像是一段自我內在的旅程。從文化上或來自個人的啟發,對畫面以及如何引起視覺衝擊的探索,這些想法在我腦中不停增長。

eyemag:身為攝影師,你認知裡的創作精神是?
Arnaud Lajeunie:對我來說,創作精神可以被視為一種在廣大事物、情緒裡追溯創造力的來源。在法文裡,我們有種說法—「faire feu de tout bois」,意思是「用任何一種木頭升起你的火」;我想這句話更能總結創作精神。

eyemag:最後,請談談你眼中的美。
Arnaud Lajeunie:嗯,我想我會說,任何能夠撼動、震驚你的事物。因為各種原因,多數的時候我們總是並未真正注意到它們。∞

 

【完整內容請見eyemag vol.40/ 2019年冬季號】

Leave a Response

Others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