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er Peace 自在隨心所欲- 郭碧婷

五月 23rd, 2019  |  Published in FASHION, FEATURE, MAGAZINE, NEWS

Suit, Anirac/Inner Dress, Prada

Photographed by Chung Lun Wu
CREATIVE DIRECTOR:MELINA CHEN
STYLIST:MELINA CHEN
HAIR:SHANG@FLUX RÉEL
MAKE UP:SHIN TSAI
PRODUCTION:CHING CREATIVE
TEXT: NAIYU YU

Bodysuit, Wolford/Jumpsuit, Anirac/Hat, Manokhi/Shoes, Miu Miu/Sunglasses, Wolfgang Proksch of 2020EYEhaus

甜美精緻如洋娃娃般的外型與自帶的不凡仙氣,是郭碧婷從出道以來給觀眾的印象,拍攝這天穿著寬鬆休閒裝扮現身攝影棚,私底下的她並不是女神的嬌滴滴,喜歡自己動手做家事,東西壞了就自己修,愛種花弄草,出門也不假他人自己開車到處跑,在訪談中不時用懶惰來形容自己的郭碧婷,真要說起來實為對生活自在上有著自我的堅持與追求,讓她能夠在擁有內地的高知名度同時,始終保有平常心,將工作與生活平衡經營。可以在工作的時候一週來回飛三趟,也可以就這麼待在家裡過上一段平凡閒適的生活,這樣的彈性也是為了在螢幕前呈現給大家最佳狀態的自己,不跟他人比較也不汲汲營營追求和他人同樣的腳步,少了刻意經營,只專注在自己真正喜歡的作品上,挑戰、學習並全力以赴,在這充滿未知性的高難度工作環境裡找到自己身為一個表演者,又或者單純回歸到身為一個人,在不同階段不斷突破、成長的自我認同感,就像當初毅然決然放下發展順遂的模特兒之路走入了全然不同的演員世界,有著時不時打破自己舒適圈的勇氣與傲骨,卻同時又對名利看得意外的輕,只求能做自己喜歡的事,重質精不重量,關於未來的計劃,期待、隨緣。

Blouse, Anirac/Trousers, Nanushka of Artifacts

eyemag:過去多年都在內地發展居多,暌違已久再次帶著作品《魂囚西門》回來和台灣的觀眾見面,是什麼樣的心情?未來會有更多作品跟台灣觀眾見面嗎?
Bea:雖然過去幾年主要是在內地發展,但台灣始終是我的家,所以在台灣時就有一種回家的感覺,我就盡量比較不會排工作,不過若是有好玩的戲我還是會接,像這次的《魂囚西門》是一部很難說明、要看過的人才懂的片,探討了很多層面,我覺得很有意思演起來相當過癮,至於接下來在台灣會不會有其他新作品?因為我個性比較隨興,真的很喜歡的劇本才會接演,聽說《魂囚西門》有可能會有第二、三部曲,我自己本身是非常期待,其它若還有遇到很喜歡的劇也會想要嘗試。

 

eyemag:拍過許多電視劇與電影,對妳來說演戲是什麼?過程中會有哪些困難嗎?
Bea:演戲是一件非常好玩的事情,透過它你能夠體驗不一樣的人生,不過有時候演戲真的蠻困難的,困難度在於過程中你會有很多想法,關於一齣劇要怎麼呈現、角色要如何表現,或是一場戲的流暢度都會影響到演戲的方式,另外有時演員本身在面對劇情腳本或是精細度上可能有疑問或存疑的地方,但你必須要將自己的這些問題拋掉,專注在表演上,這時候的專心就變成是一件困難的事情需要去克服。

Bodysuit, Wolford/Jumpsuit, Anirac/Hat, Manokhi/Shoes, Miu Miu

eyemag:對妳而言漂亮的外表是一個助力還是阻力嗎?曾經因為外型在演藝之路上受到限制嗎?還有什麼類型的角色是妳很有興趣、想要挑戰的呢?
Bea:我覺得受不受限是看自己怎麼想,的確很多時候大家會認為我適合演漂亮的角色,但其實我認為即使是漂亮的角色,還是會因不同的劇本內容、編劇想法、或是劇情發展等各種因素產生不一樣的個性和面貌,不可能每個角色都一模一樣,他們中間是有很多的區別存在的,因此我沒有因外表覺得自己在戲路上受到限制,舉例來說我在《小時代》裡演出一個美術高材生,而在《魂囚西門》演出的雖然也是千金大小姐但是是醫生身分,每個角色都由不同的內涵和層面所構成,漂亮這個字眼對我來說並沒有造成什麼困擾或侷限。

 

eyemag:這幾年接戲量較以往減少,背後有哪些考量?另外可以跟我們分享非拍片期的生活嗎?又有哪些休閒嗜好呢?
Bea:我的個性不喜歡自己太過忙碌,希望自己能夠從容一點舒舒服服地過生活,像是工作和家庭可以是各占一半的比例,所以在接戲方面我就是盡量去挑選接我真的自己有興趣、覺得開心好玩的戲,其他時間我就在家陪陪父母、做一些平凡日常生活的事情,種種花、整理家裡等等,我很喜歡也很享受居家生活。

 
eyemag:螢光幕前大多是穿較為女性化的穿著,平常私底下喜歡的穿衣風格是哪一類型呢?還有想嘗試什麼風格呢?
Bea:平常私下我不會穿這麼女性化的衣服,那些衣服非常漂亮,但相對的也會限制穿者的舉止行為,透過限制行動讓你穿起來後會變得很優雅,自然而然就會產生一種漂亮的模樣,而我是屬於比較大喇喇的個性,演戲是演戲,但私底下我就覺得不需要穿這類型的衣服來侷限自己,擁有的反而是舒服自在的休閒款式居多,例如寬鬆的設計或是造型簡單、有保暖功能等等,這些比較是我私下喜歡的打扮。

Jacket&Shorts, Loewe/Bra Top, Paco Robanne/Sunglasses, Wolfgang Proksch of 2020EYEhaus

eyemag:過去是模特兒出身,拍了許多平面雜誌及無數廣告,後來是什麼契機和原因讓你下定決心轉變為演員身分呢?
Bea:在當時台灣對模特兒區分十分嚴格,像我就是屬於廣告類、平面類,或是少女雜誌類,不像在內地或是日本會給模特兒相當大的發展空間去發揮,所以當時在台灣做了幾年後我開始感到一種厭倦感和想要逃離的想法,中間也曾經到內地跟日本以模特兒身分活動,到了25、26 歲左右,我突然意識到自己入行後這些年來並沒有一個很大的突破,在我的觀念裡人生每個階段都應該要有些突破才行,雖然繼續當模特兒還是都會有案子,但我覺得這樣的人生很無趣也不是我所想要的,因此就在我覺得有所停滯時,下定決心要走出模特兒這個舒適圈,拋掉一個對我來說已經是很穩定健全發展的環境,再加上我陸陸續續都有參與戲劇演出,相較於模特兒對我而言已經可以說是一項得心應手的工作,演戲完全是另一個層次的挑戰領域,有很大的難度,為了追求更多的挑戰和更有趣的人生,我便開始專心在演員之路上。

 
eyemag:平常會戴什麼樣的眼鏡和墨鏡?喜歡哪樣的眼鏡類型呢?
Bea:我還蠻愛戴平光眼鏡,一來是我覺得墨鏡通常造型比較醒目些,我個性偏好低調再加上一般眼鏡同樣也可以有修飾遮瑕效果,鏡片也能夠做抗UV或藍光功能,而我的眼睛疲累時會對光特別敏感,也有散光問題,所以雖然我有做過近視雷射手術,像是看電視的時候我還是都會帶平光眼鏡保護眼睛。而墨鏡部分,平常雖然我比較沒有習慣戴,但特別是搭乘飛機時我一定都會戴墨鏡,這樣在看窗外美麗的風景時也能照顧到眼睛安全。款式上不論是平光眼鏡或墨鏡我都喜好造型簡單,例如有點復古偏圓的鏡框就是我經常會戴的款。

 
eyemag:十多歲就出道,若是卸下藝人身分想像過自己會做些什麼呢?如果重新選擇一次,還會選擇走上演藝之路嗎?
Bea:當然一定還會再選這個行業,因為做這行非常有挑戰性,或許也因為我一路以來都算是挺幸運的,真要說起來並沒有遇到太大的困難煎熬,而若是跟其他各行各業比起來,我覺得藝人這一行是充滿未知性的,每天要擔心的事情首先就是明天還有沒有工作,我可能一陣子很忙但接下來一個月都沒有工作,又或者為了下半年的某項工作我可能前半年就要下功夫做哪些準備,中間有太多的未知數跟變化,也永遠有很多事情可以去學習,演藝圈是一個很浮華的世界,你必須要調整好自己的心態,過程中會碰到各式各樣的挑戰,這就是我覺得這一行最有意思的地方,若是一個正常上班族,可能在工作環境上比較穩定、每天接觸的人也不會相差太多,但做我們這行你每天都會跟不一樣的工作團隊接觸、認識不一樣的人,天天在這些挑戰中學習、磨練自己的心志、開心地迎接每一個新的一天,讓我在這項工作當中收穫到非常多的樂趣與成就感。

 
eyemag:出道以來經歷不同時期,你覺得自己有什麼樣的轉變?
Bea:我覺得自己沒有特別不一樣的轉變,一直以來我都算是走得很順遂,要怎麼在這一行打拼且支撐到十幾年,我認為個性就是要很「懶」,這裡說的「懶」是指沒有太強烈的得失心,不會過度在意今天是不是能接到哪個特定的案子、爬到什麼樣的位子,而是始終都能保持輕鬆的心情去面對然後繼續專注在演藝之路上,當然有些時候可能真的因為過得太舒服而開始感到無聊,內心會突然地想要衝刺,這種時期我就會換個角度去思考,去接些過去的自己或許沒有興趣又或是不敢嘗試的工作,做一些勇敢突破自我的挑戰跟改變,我覺得我一直都保持這樣的態度,這樣的懶並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懶,反倒比較像是一種悠哉的心境、慢生活的自在追尋,不去強求也不會有著過度強烈的慾望非要抓住什麼,這大概就是我出道以來始終保持的心情。

 

eyemag:作為一個擁有廣大知名度的藝人,希望「郭碧婷」這個身分可以帶給大家什麼樣的影響呢?
Bea:其實我自認自己並沒有那麼大的知名度,就算我今天不是藝人身分,我可能只是一名平凡上班族,我希望大家想到我、提到我的名字時都是開心正面的,我希望我這個人讓大家感到舒服又有能量。

Clothes, all by Miu Miu

eyemag:去年參加了內地真人節目讓粉絲們更接近妳平常的樣貌,未來還有什麼新的計畫或挑戰嗎?工作及生活各方面有什麼規劃呢?
Bea:我並不太喜歡計畫,所以關於未來目前還沒有特別有什麼樣的規劃,很多人會問我怎麼還不去拍戲?怎麼網路上都不拍個照更新?但我本身的個性真的就只想做我喜歡的事情,我沒有辦法也不想要為了迎合別人而去刻意做一些我不喜歡做的事情,在內地藝人們通常都會有很大的壓力是需要靠維持大量的曝光量才能生存下去,因為那邊變化太快也有太多推陳出新的人才,但要達到那麼大的曝光量對我來說並無法讓我維持在一個好的狀態內,呈現出來的我就不是最好的我,讓自己在舒服的狀態下去經營工作才是適合我的方式,也因此我認為沒有必要跟著大家的速度和常態去走,像我現在沒有隸屬經紀公司,自己經營比較彈性,有什麼喜歡的好作品我就去接,沒有刻意去特別計畫,但也是默默地安排了很多事情,大概就是我現在的狀態。

 
eyemag:若要分別送一句話給20、30、40 歲時的自己,你會說些什麼呢?
Bea:如果能回到20 歲我會希望告訴自己再勇敢一點;對30 歲的自己我會希望她的個性上能再包容一點;而40 歲的話,我期許那時候的我能夠再比現在更自在一點。

 
eyemag:對於今天拍照整體有什麼感想?
Bea:我覺得今天拍攝很好玩,因為我現在很少在台灣拍東西,所以像是今天的妝髮我不會像在內地一定會指定,在台灣我就覺得像是回到模特兒時,遇到不同妝髮師可以玩不一樣的新樣貌和不同的形象表現,比較沒有一定要維持什麼藝人形象包袱的感覺。

 
eyemag:如果能有一項超能力,會想要什麼呢?
Bea:我希望可以瞬間移動,因為我工作時常要飛來飛去,有時候一週可能就要飛三次,如果有任意門一打開就直接到達目的地會非常方便。∞

 

【完整內容請見eyemag vol.38/ 2019年夏季號】

Leave a Response

Others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