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THE LIMIT 超越完美 蔡健雅

十一月 6th, 2017  |  Published in FEATURE, MAGAZINE, NEWS

PHOTOGRAPHED BY TINGKUEI SHAO
CREATIVE DIRECTOR // MELINA CHEN
STYLIST // MELINA CHEN
HAIR,MAKE UP // NICO、 羽婷
PRODUCTION// CHING CREATIVE
TEXT // NAIYU YU

自體發光的巨星氣勢,神采之中飽讀人生哲理的智慧聰達,眼前這位曾應拿過三座的金曲歌后笑說得獎又怎麼樣,隔天又是沒有得獎的一天,只能鞭撻自己一直努力進步。因為性格上追求完美,絕不有半調子的態度,就像新發展出的甜點版圖,要做就全力以赴沒有退路,要做得高級、要做得頂尖、要能夠說服其他人,但其實最困難的是,一定要能過得了高標準的自己-蔡健雅這一關。

出道以來經歷過各種不同階段,從只是單純寫歌的人,把音樂交給製作人,後來開始去唱別人寫的歌,直到有一天發現這並不是自己做音樂的原因,於是重新歸零再出發,成為一個只唱自己所寫歌曲的創作歌手,並開始當製作人製作自己的專輯音樂,後來更陸續為其他歌手製作歌曲。集眾多身分於一肩:寫詞、寫曲、製作,二十餘年來的創作不曾停歇,素有情歌天后之稱的她,這幾年來不再只想待在安全地帶,要讓歌迷看到更全方位面向的自己,繼上回成功挑戰過去不擅長的電子曲風之後,正籌備思索下一張作品全新的風格模樣。

今年是蔡健雅生活各方面大轉變的一年,順應心底的聲音,全面接受人生各個階段所發生的每件事情,讓自然流露的各種正反面情緒幻化為音符,希望大家透過這些代表自己某一時期心境的歌曲,更貼近真實且充滿生命力的「蔡健雅」。

eyemag:Tanya 這幾年越來越美了大家都有目共睹,在個性和心境上有什麼轉變嗎?自己認為跟過去最大的不同之處是什麼呢?
Tanya:這幾年我都在調整自己的生活狀態,另一方面對自己的要求也越來越高,我現在會去找到能讓自己開心的東西,不會像以前一樣有壓力會覺得我一定要去做什麼事情,反而就是順應心情,當下想要做什麼就去做。例如去年突然很想去上甜點課,我就真的放下公司自己跑去歐洲學了三個月的甜點,我覺得就是要找到可以充實自己的東西不讓自己原地踏步,因為沒有進步對我來說是很恐怖的事情,我必須維持在一直做新的事情,而不是做我最擅長的事情的狀態,也因此許多時候反而是不經意地發現原來自己那麼有才華。其實我一直在改變,尤其是今年發生了很多大改變,包括飲食方面,本來吃了二十多年的海鮮素,今年突然一直聽到身體傳了一個聲音要我吃肉,這對一個長期不碰肉類食物的我來說是心靈上的一個大衝擊,但因為你也不會知道身體是要傳遞什麼訊息給你,所以我就順應祂開始改變飲食習慣吃肉;另外一個很大的突破是,我開始穿上平底鞋,大概將近十年來我出門都一定要踏上超過十公分的高跟鞋,那樣才會讓我有自信,但也是同樣在今年有一個聲音告訴我需要休息了,很多時候你本來以為已經變成石頭不會再有改變的事情,又會突然沒來由地出現新轉變,可能這是自我或是宇宙傳遞給我的聲音,這種時候我就會放寬心去接納適應做出一些調整改變。

eyemag:除了生活、內在的變化,外在方面也有什麼新嘗試或調整嗎?
Tanya:我是一個很喜歡研究的人,像我就會和化妝師討論化妝技巧,去找到適合自己的妝容,因為我覺得每一個藝人都會經歷許多不同的化妝師,通過每一個人的手你其實會看起來長得都不一樣,但你自己就要去發現哪種樣子才是真實的自己,再加上我很喜歡化妝,所以基本上現在出國工作我都是自己上妝,不需要帶化妝師去,因為自己開始對自己有所要求,所以大家會覺得我有越來越多的風格,甚至有人認為我有去整形,因為我和以前真的長得非常不一樣,連我看到以前的照片都無法相信沒有去整形過,但我覺得這幾年的改變還是跟漸漸找到適合自己的樣貌有很大的關係,因為嘗試過很多妝、很多髮型,所以現在可以明確地區分出哪種適合哪種會讓自己顯老或太嚴肅,而我天生的臉比較臭,可能發個呆都會讓人有距離感,所以我這幾年也都會有意識地提醒自己要露出有親和感的臉龐,展現我私下有趣、會打鬧的個性。

eyemag:聽說這幾年Tanya 每年都會到歐洲,特別是巴黎待一個月,在那邊的時候都是做些什麼呢?為什麼特別選定巴黎這個城市呢?
Tanya:其實不一定是歐洲,但我發現自己走了很多國家之後,整體還是比較傾向去歐洲,可能是那邊的歷史人文、建築等等特別吸引我,而這八九年來基本上我每年都一定會去巴黎,因為我喜歡吃東西,特別是甜點,而法國又是許多美食甜點的發源地,從小我就喜歡吃甜食,後來真的在巴黎吃到了很厲害的甜點,感受到真正好的甜點能讓吃的人有上天堂、死而無憾的感覺,所以為了甜點我一再走訪巴黎,到處尋找有特色的甜點。

eyemag:Tanya 這幾年研究做甜點非常有心得,也說過未來考慮會開一間自己的甜點店,當初是怎麼開始製作甜點的這一條路?你覺得做甜點和做音樂有哪些相似之處?
Tanya:在法國吃到的甜點無論是它的層次、口感、外型都相當豐富,喚起我一種很想要深入了解的心情,而這又和我喜歡探索又非常好奇的個性很像,另外甜點對我來說和做音樂有一些相同的地方,兩者都是自己的創作且帶有個人風格,以前其實從沒想過自己會成為一個做甜點的人,但我逐漸從甜點找到以前沒有過的自信,特別是前幾年我有很長一段時期身體狀況出了問題,甚至無法自由地唱歌,所以我在這段時間找到了另外一個能帶給我正能量的領域,讓我感受到自己在康復的過程中,而就像我做音樂一樣,現在我做一件事情就會希望做到很厲害很高級的階段,不然我就會覺得乾脆不要做,不喜歡只做到一半。

eyemag:製作歌曲和甜點都需要極高的敏銳度、創作靈感、專注細節,才能完成一件好作品,Tanya 似乎特別喜愛也擅長於「創作」,其中創作靈感來源通常出自哪裡?出道二十年來如何始終維持靈感泉源?中間是否曾經歷過創作瓶頸呢?
Tanya:我的創作靈感都是來自生活,每個階段時期都會經歷不同的事情,其中會有失敗、成功、難過、開心、憤怒等等,我會讓自己沉浸在這些情緒裡面,然後過了一段時間這些情緒就會通過音樂自然找到一個模樣,特別是這幾年,我非常注意這些情緒會研發出什麼樣的音樂,因為過去很長一段時間我都依照我擅長的模式去寫歌,尤其是情歌,但到了一個階段我會發現這已經沒辦法完整代表蔡健雅,因為我有更多的精力和想法,所以我開始會去挑戰不同類型的音樂,觀察我生活中的情緒如果轉換成音樂會是什麼類型。像上一張專輯失語者就是因為我感受到了大環境已經變得非常電子化,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也都是隔著電腦、手機螢幕,所以當時我腦中浮現出來的音樂也都和電子樂有關,於是做出了我首度挑戰的電子樂風專輯,其實過程很有趣但也非常可怕,因為真的就是從零開始,製作所花的時間和精力比以往多了數十倍,其實寫歌作曲很快,但在自己不擅長的樂風當中要如何做到連自己都能夠被說服,如何做得高級,這些都很花精神也曾經讓我崩潰了非常多次,雖然因此我成長了很多,但老實說因為看到自己在過程中是如何嚴厲鞭撻及糟蹋自己,有一段時期也讓我害怕再做音樂,所以在做完這張專輯時我覺得自己需要休息一陣子,退回原位去過生活。而遇到創作卡關想不出來的時候我就會暫時先全部都放掉,找不相干的事情去做,像是去烤甜點、去旅行等等,離開困擾你的東西,我不喜歡說我去找靈感因為我覺得那個太刻意,反而就當作自己永遠不會再寫歌了,將專注力放到其他生活領域上面,答案自然就會浮現出來了。

eyemag:Tanya 平均兩年發一次唱片,中間的創作與製作過程大概是怎麼樣的模式?平常一天的生活大概會是什麼樣的行程?
Tanya:其實做音樂做了這麼久已經沒有什麼特定的籌備流程了,我每天都在吃東西、烤東西、去旅行、去談戀愛、去失戀、去享受生活,做好多和大家一樣都在做的事情,累積起來就會成為我的創作來源,然後到了一個階段,自然而然我就會開始寫歌,做出符合我當時階段自己的歌曲,比較困難的是你永遠不會知道你接下來會寫出怎麼樣的歌,因為那和你當時整體的情緒與環境很相關,另外為了做出不重複以往的歌曲,中間會經歷過很多寫到一半又放棄,從頭開始寫另一種新歌曲的輪迴。

eyemag:恰巧距離上次發片已事隔兩年,之前曾說過年底即將推出新專輯,目前籌備階段進行到哪邊?上張專輯失語者是講述現代人疏離的概念,也是首次挑戰電子曲風,這回新專輯會有什麼樣的特色或理念可以先透漏給讀者嗎?
Tanya:新專輯今年確定沒有辦法完成,目前還需要一段時間摸索,說實話做完上張專輯後的壓力更大,因為已經完全跳脫過去做了一個很不像我的專輯,那之後是否要繼續維持這樣的風格或是再去挑戰新的風格,要考慮的東西越來越多,畢竟身為一個已經創作超過二十年的音樂人,要再做出一首能夠超越你以往音樂的作品並不容易,你的選擇越來越少,但我不會因此回到安全地帶去做我擅長的東西,我對自己的期待和目標是一定要做出新的東西來,不然就會覺得沒有意義沒有新的產出,所以還要請歌迷再給我一些時間。

eyemag:心靈與宇宙方面似乎是Tanya 長期關注的主題,無論是經典歌曲達爾文和列穆尼亞演唱會的背後精神,都緊扣著人類精神上的進化議題,另外像是天使與魔鬼的對話以及失語者專輯也是以深入剖開人心,直視、探討內在層面為主題,Tanya 希望藉由這些作品有什麼樣的發聲或傳遞什麼樣的訊息?
Tanya:對,像這次列慕尼亞演唱會的主題就是圍繞著我生活上的改變,可以說是代表了我至少這十年來的經歷與路程,與其說是希望帶給大家什麼,不如說是一種和聽眾們的互相鼓勵,因為我覺得現在這個大環境就是缺乏彼此間的鼓勵,大家容易陷入互相攻擊的狀態,鎖在自己的世界裡面,看到別人又會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對自己沒自信,所以我希望能讓大家停下腳步回到內心去想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想像我們希望世界變成什麼更好的模樣,然後為了讓世界變成這樣我們自己可做哪些事情,我覺得透過音樂、我對音樂的態度、我對生活的想法等等,都是想要傳遞出這樣的概念,這幾年我很想讓大家看到真實的蔡健雅。我是一個有生命、有想法、會去實踐的人,而經由音樂其實我也不只是傳遞正能量,我們每一個人都有正面或是負面的部分,我們都要去學會接受這一切、去愛每一個層面的自己,反而有時候你就必須要經歷過一段黑暗的時期,你才會知道光是什麼,你才能找到光,所以就迎面去接受面對所有發生在身上的事情,深深地去感受、去經驗,它們都是要帶領你前往下一個階段的必經過程。

eyemag:列穆尼亞演唱會巡迴到現在已超過一年,接下來一月亦將重回首場舉辦的台北小巨蛋開唱,除了精心挑選的歌單、聲光效果、還有現場的香氛等等以外,與上次會有什麼不一樣的差別,有什麼精彩的內容值得歌迷們期待?
Tanya:很開心巡迴到現在最終場又要回到台北,我們的歌曲至少換了一半以上,編曲也都花了很多的時間與精力,可以說的是大家喜歡熟悉的歌一定都會保留,然後以一個升級版的樣貌呈現給聽眾,是一場很有誠意的終點站!另外造型上因為瘦下來了所以衣服越來越緊,能夠駕馭的風格也就更多了。

eyemag:很愛做甜點美食,但卻又同時能夠維持苗條的身材,一般很難將兩者聯想在一起,Tanya 是如何達到的呢?
Tanya:就是要找到適合自己的方法,像我是一個很極端的人,真的要吃的時候我是一個無底洞,非常能吃也不忌口,大概在所有女明星當中我算是會吃的前幾名吧,但每當我覺得自己這幾天比較腫的時候,我就會禁食幾天,完全不吃東西只喝水,其實某方面來說我享受這種空腹的過程,因為可以同時淨化身體、讓身體排毒,也能讓消化系統休息,走的路線比較極端。

eyemag:近年來Tanya 的穿衣風格越來越多元,平常喜歡的穿衣風格是哪種類型?
Tanya:剛才有提到今年穿著上最大的轉變就是不再只穿高跟鞋,像是球鞋、低跟鞋甚至是平底鞋等等都開始有嘗試,我覺得身體的狀況也很重要,慢慢瘦下來以後,發現比較能夠撐起不一樣的風格,所以又打開了新的世界可以去玩去嘗試。我自己私底下最喜歡穿的還是牛仔褲,家裡蒐集了無數條各種剪裁各種顏色的款式,我不會太刻意去看最近流行什麼東西,喜歡的風格偏向有點頹廢的華麗,因為我個性比較隨興和中性,所以基本上我的服裝當中不會出現太女孩的東西,但我會塗個口紅或戴些精緻的項鍊和戒指等等,像是我最近就很喜歡戴耳環或是太陽眼鏡來做搭配。

eyemag:提到太陽眼鏡,Tanya 喜歡的又是什麼的款式呢?私底下會收集眼鏡和墨鏡嗎?
Tanya:我比較沒有特定喜歡的風格,反倒特別喜歡一些品牌,像是Linda Farrow 的眼鏡我基本上是一看到就會購入,另外因為我喜歡有巧思的眼鏡,像是最近買的這支就是外圓內方的造型,然後有時候也喜歡大框款式,或者圓形的復古風眼鏡,就跟我的高跟鞋收藏一樣,家裡擁有的眼鏡數量非常繁多,至少有超過五十支吧。

eyemag:接下來有哪些計畫要執行,今後還想挑戰哪些事情呢?
Tanya:我覺得就是隨緣,我很幸運做了二十多年,到現在還有很多人會唱我的歌會聽我的歌,這一路上真的是需要很多的貴人和運氣才能讓我一路走到現在,當然中間有很多失敗也有沮喪灰暗的時期,但我還是沒有停止創作或放棄,現在的我傾向讓音樂在自然的情況下產生,因為創作了這麼多年,我覺得該做的已經差不多都做過或嘗試過了,所以我開始讓發生在我身上的事和情緒自然而然去轉變成某一種音樂,有新的東西誕生時再端出來和大家見面。

eyemag:對於今天的封面拍攝有什麼感想?
Tanya:今天的拍攝很開心,因為很長一段時間沒有拍雜誌了,所以之前一直很期待會拍出什麼樣的自己,這次和已經超過十年沒有碰到的攝影師小邵哥合作,我覺得兩個人之間還是很有默契,特別是今天發現自己原來還有這麼多的新表情和身體姿勢,然後這次穿的服裝風格和過去非常不一樣,也有很多平底鞋和我很喜歡的配件,自己非常期待今天的拍照成果。

eyemag:最後有什麼話想要對eyemag 的讀者們和你的粉絲歌迷們說?
Tanya:我們一月見!希望大家來看我在台北小巨蛋的演唱會。然後要祝福大家找到、並完成自己的夢想,天天都開心地過生活。∞

 

【完整內容請見eyemag vol.32 / 2017年冬季號】

Leave a Response

Others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