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HOW TO WEAR 2019 春季風潮時尚

四月 11th, 2019  |  by  |  published in FASHION, FEATURE, MAGAZINE, NEWS

HOW TO WEAR 2019 春季風潮時尚

時代走過風格會留下,時尚就在這一番懷舊與一番創新的拉扯之間成就新的世代,2019 年春季又有哪些過往與未來的激盪,eyemag 為你細嚐分析。   駝色系混搭 Head-toe Beige 駝色系是這一季最安靜的力量,舉凡淺咖啡色、裸色、棕色、奶茶色等等,溫和舒適的質感貫穿各大品牌,像是形象本身就相當貼合的Fendi、Max Mara 推出了都會高雅風的針織衫、洋裝、大衣單品,而Burberry、Balmain 等向來走不同路線的品牌亦罕見推出了大量以駝色為首的系列,全身上下同色調的穿搭造型更是一大必看焦點。Bottega Veneta 春季新品小羊皮斜背包添入針織感格紋元素,淺裸色雙色組合溫潤暖心,而Prada 的膚色粗高跟鞋款巧妙添入幾何結構設計,以俏麗復古風格點綴腳踝。   寬大墊肩 Sharp Shoulders 近幾年來越來越盛行的無性別服裝流行除了寬鬆Oversize 是其中一項大趨勢外,俐落版型的墊肩也急起直追,像是這一季的西裝外套、皮革大衣皆出現了大墊肩設計,而此一概念甚至也延伸到針織毛衣,有呈現剛毅氣勢的垂直肩線,或是帶有尖角的誇張造型。其中Louis Vuitton 的小斗篷垂墜風上衣在原先的女性畫設計中加入俐落墊肩,配合下身的過膝平底長靴打造不凡風格個性,搭配Linda Farrow 新一季銀色大框型墨鏡,金屬質地與不規則的幾何弧形打造出流行前線的潮人典範。   重返波希米亞 Groovy Bohemian 2019 年春季時裝主題中不難看出有許多旅遊、探險等意象,特別是一種心靈上的追求出世與脫離現實,反映了60 年代末期到70年代的嬉皮風潮,其中尤以絲質長禮服、特長腰帶、大量的條紋及不對稱結構等等為常見元素,例如3.1 Phillip Lim 多款襲地長洋裝、Saint Laurent 的絲質襯衫、Chloé 的流線印花套裝,搭配Etro的民族風圖騰花紋包款,臉部飾以大地色系的Dita 漸層墨鏡,展現異國情調的迷離風情。   亮麗鮮黃 Perfect Yellow 除了駝色當道以外,黃色同樣也是本季的大勢色彩,清新感的鵝蛋黃與耀眼的萊姆黃為春季注入一股活力,人氣當紅不讓的時尚高端潮牌Off-White 便將黃色套入現代前衛風的街頭流行設計,率性的連帽防潑水外套與成套休閒束口褲、半正式的西裝外套和騎士短褲搭配,形成多變新潮組合;肩背立體浮雕感的Versace 牛皮方包、戴上幾何方塊感的首飾配件,將過往給人難以駕馭形象的黃色單品以帥氣面貌呈現,輕鬆融入日常。∞ 【完整內容請見eyemag vol.37 / 2019年春季號】

2019 SPRING EYEWEAR COLLECTION 春季眼鏡趨勢概要

四月 7th, 2019  |  by  |  published in FASHION, FEATURE, MAGAZINE, NEWS

2019 SPRING EYEWEAR COLLECTION 春季眼鏡趨勢概要

揮別2018 正式進入新年度,首季眼鏡流行分別呼應了復古與未來風潮,有哪些必知要點,和eyemag 一同探究竟。   金框當道 回應過往幾季的復古時裝流行趨勢,2019 年春天光學眼鏡結合時尚,圓框、方框、飛行員款式等等,各式各樣的框型在材質表現上皆走向金屬細框。Thom Browne 推出的極迷你小方框眼鏡,將復古經典的書生款型翻新成為造型感滿點的新型款式,細看鼻墊的簍空樣式更凸顯時髦;999.9 則是將金色細邊與眉框相乘,無論是精緻的流線鏡框前設計有凸出的立體眉框,亦或是整體細膩的金屬鏡框上半部加深以黑色作為呈現,運用不一樣的手法打造出不同效果的眉框造型。   前進未來 墨鏡方面繼前陣子的小貓眼尖框風潮之後,再次回歸大框趨勢,其中又以大面積包覆臉部的全罩式墨鏡最為引人矚目,設計融合了運動風與未來科技感,因此在色彩選用上特別多為黑灰銀色等冷色系為主,例如ic!berlin 平行直切的線條打破臉型限制,運用多層次的線條造型讓偏圓臉或顴骨高、長臉等皆合適佩戴;而同樣來自德國的設計Wolfgang Proksch 則是有向經典致敬的限量系列,墨鏡框型以水滴型純鈦鏡框為基底,銜接上緣異材質元素,配上別緻的獨家鉸鍊設計營造中性高端時尚。   【完整內容請見eyemag vol.37 / 2019年春季號】

GARETH MCCONNELL 在鏡頭裡一瞥青春狂歡的姿態

四月 6th, 2019  |  by  |  published in FASHION, FEATURE, MAGAZINE, NEWS

GARETH MCCONNELL 在鏡頭裡一瞥青春狂歡的姿態

光暈,迷幻斑斕的光暈。像是將混合酸甜的致幻劑,拌著對靈性的渴求一口吞下,讓它在血液裡掀起渺小卻極具力量的化學與爆炸作用,碾碎腦中禁錮的認知;閉上雙眼,趨來的並非想像中的黑暗與未見,感官將萬物原貌赤裸呈現,仿若推開赫胥黎的《眾妙之門》,在迷離的光暈裡真正看見了一切。 攝影師Gareth McConnell 的作品是一場關於享樂主義的夢,夢裡講述青春、脆弱、和光影同步閃爍的自由與躁動;明媚有時,倉促有時,時與時的交替間,則上演著一輪又一輪的美麗與毀滅。從攝影集《Close Your Eyes》開始受到廣大矚目,鮮明如糖果色調的作品是引人入目的糖衣,卻尖銳點出當代英國抗爭的關鍵時刻;彷彿讓人在一幕簾之後,稍稍一瞥北愛爾蘭與英格蘭的真實。而這關於社會蛻變的陣痛經歷,也影響著他時尚攝影的作品。 成長於北愛爾蘭的「問題年代」,爭執、恐懼、傷害伴隨著佔有彼此渴望的不同立場掀起,成為Gareth 每天必須面對的真實。當現實逐漸蒼老、晦暗至令人難以承受,他關上那令人疲軟的燈火,在現實割出一道縫隙,讓透出的微光照射名為「狂歡」的姿態,任模特沾染一身霓虹,在相紙上繪出一座混亂天堂。可以故作姿態,也可以無所畏懼,仿若青春就該這般高調,張揚地毫不留情。但又何需留情?畢竟殘酷的現實對深陷其中的人們亦是如此無情。但若反抗,也該如同那萬花筒般迷幻,以燃燒美麗至絢爛的姿態,溫柔地爆裂;在狂喜與愛中閉上雙眼,在迷離的光暈裡試著真正看見一切。   eyemag:請先簡單分享你踏入攝影至今的旅程。 Gareth McConnell:拿起相機,並開始使用它,看看有什麼正在發生。拍攝的同時也要好好享受其中的樂趣,跟自己喜歡的人一起共事,然後一定要有B 計畫。 eyemag:對你來說攝影最迷人之處是? Gareth McConnell:對人們的回憶來說,攝影是一種美妙的輔助。攝影是抓緊時間,藉由幾下迅速片段的捕捉,捕捉我所認識的宇宙其中那或破舊、或美好的印象。我很清楚知道那徒勞無功是顯而易見的,卻依然試著達到不朽。 eyemag:你成長於北愛爾蘭,而後到倫敦讀書、並定居工作。北愛爾蘭與英格蘭截然不同的文化氛圍,是否帶給你創作上的影響或不同的視野? Gareth McConnell:我成長在北愛爾蘭的「問題年代」,那時生活在非常政治化的環境,我卻甚至不曾理解「政治化」是什麼意思;同時也相當天真,身陷在眾多社會價值體制,我甚至未曾察覺它們的存在。話說回來,那一段時光也以它自己的方式展現了耐人尋味之處,而我的作品至今依然持續受這段經歷影響著。1992 年我來到英格蘭,從那時開始便算是居住在這。這裡既像家,卻也不像家,我只是在這試著湊合過生活,將自己放入人群面孔的漩渦裡。   eyemag:生活的累積成就我們所看世界的視角。那麼,生活裡的哪一面向帶給你最豐沛的靈感來源? Gareth McConnell:大部分的時候,是從我的窗戶看出去,讓靈感進來。它在人群內,在公車站牌下,在每次的來去之間,也在對街的超市裡。 eyemag:作品裡繽紛的色彩與光影,詮釋著青春、脆弱以及享樂主義。你如何建構鏡頭下的世界? Gareth McConnell:正如與我一同成長在這世代的許多人一樣,我猜我對「狂歡」一詞的真諦有著深刻的頓悟,其中總圍繞著一些深沈而迷幻的體驗。藉由這些體驗觸發,我想我試著(藉作品)讓它有意義。 eyemag:長時間以時尚為拍攝主題,時尚對你來說是什麼樣的存在?在我們的文化裡又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 Gareth McConnell:我想我對時尚沒有太多意見,不論是這個產業內或是其指涉的面向。但時不時地,我的確很享受拍攝時尚的過程。話說回來,讓自己負擔得起「奢華」,讓自己成為製造過程尾端的消費者,不論是穿上它、觀看它、拍攝它,或是建立起任何自己也許能與它共有的其他無數關係,都像是一種美好的特權或榮幸,它在文化裡也並非能輕易被捨去。唯有一件事是肯定的,我們必須共同努力,讓與時尚各方相關的所有人們,在友善環境與整體經濟上得以實現。 eyemag:拍攝至今面臨過令你印象最深刻的拍攝經驗或故事是? Gareth McConnell:替《時代》雜誌拍攝一組記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士兵。那次經歷讓我釐清一個事實,這些士兵被治療,只是為了讓他們能回到戰場繼續作戰,而並非如我原本所想的那般天真:為了能讓他們重返社會。 eyemag:身為攝影師,你認知裡的創作精神是? Gareth McConnell:就是不斷持續的嘗試,在每天早晨努力讓自己能從床上爬起,並認真地做些事。 eyemag:除了攝影,你也經營著獨立出版社Sorika。 Gareth McConnell:Sorika 出版的作品都是我自己喜愛、欣賞的藝術家與其作品,除此之外,並沒有任何限制的準則。 eyemag:2019 年有什麼新計畫嗎? Gareth McConnell:用2020 年來停止拖延。 eyemag:最後,請談談你眼中的美。 Gareth McConnell:如同俗話說的,美存在於觀看者的眼中。∞ 【完整內容請見eyemag vol.37 / 2019年春季號】

SCANDINAVIAN AESTHETICS 體現北歐美學的複合空間

三月 26th, 2019  |  by  |  published in FASHION, FEATURE, MAGAZINE, NEWS

SCANDINAVIAN AESTHETICS 體現北歐美學的複合空間

眼鏡時尚產業的蓬勃發展,讓品牌與店家的經營模式也隨之多元化,對現代消費者而言,來到眼鏡店不僅是挑選一副完美之選,他們更期待與之連結的美感及生活體驗。而在引領亞洲潮流的韓國,2014 年創立的CARIN 便是眾多眼鏡品牌中,將店舖多元化發展而相當成功的代表之一。 以北歐斯堪地那維亞風格為品牌核心價值,CARIN 在設計上特別注重功能與細節,在邀請秀智代言而迎來高知名度之前,其不譁眾取寵的輕盈線條,就已擄獲一眾時尚愛好者的心。除了眼鏡產品之外,CARIN 也致力打造讓人流連忘返的設計感店舖,讓產品本身、店舖的室內設計與整體氛圍,皆成為前往斯堪地那維亞半島的一扇門,感受其在城市建築中揉入自然元素的平衡美學CARIN 目前在首爾弘大與釜山影島設有店面,其中位於弘大的CARIN Hongdae Lounge 為品牌第一間旗艦店,並在2018 年重新整修開放。重整後的CARIN Hongdae Lounge 因地處鬧區,加上整合了店舖、Showroom、咖啡廳的複合式設計,一如店名中的“Lounge”之意,得以置身其中閒適地消磨時間,吸引無數當地消費者前往,更成為許多觀光客旅遊清單中必訪的熱門景點。 扣緊斯堪地那維亞的設計美學,CARIN Hongdae Lounge將整棟建築外觀刷上一片純白色,室內也同樣以白色為主要色系,並配襯浪漫的粉色與高貴的金色點綴其中,同時以大片落地窗迎來陽光。此外,無論是眼鏡產品的展示或是享用飲品甜點的座椅區,整體擺設都保有寬敞且流暢的動線,共同營造出給予消費者得以盡情選購及體驗的美好空間。∞ 【完整內容請見eyemag vol.37 / 2019年春季號】

GENDER BENDING FASHION 時尚無性別主義

三月 11th, 2019  |  by  |  published in FASHION, FEATURE, MAGAZINE, NEWS

GENDER BENDING FASHION 時尚無性別主義

當社會還在為性別平權、性別認同等議題爭執不休,時尚界卻已迎來無性別主義的時代,那些被普羅大眾認為奇裝異服的裝扮,無論男裝女穿或女裝男穿,放到時尚界裡並不是件新鮮事。這樣的「性別流動(Gender Fluid)」並非僅是流行一時的趨勢,而是上世紀持續至今仍未停歇的一場時裝革命,從將女性自馬甲與裙撐解放出來的Coco Chanel 女士、以女士西裝賦予女性力量的Yves Saint Laurent,到今日Alessandro Michele 模糊男女裝界限的「非男非女」設計,越來越多品牌推出標榜無性別的設計,因著眾設計師與時裝從業人士的努力,性別藩籬已逐漸被打破,如同變性模特兒Hari Nef 所說「Gender is Whatever.」,在服裝的世界裡,性別是可以隨心所欲的。 近期,美國Museum of Fine Arts 也將目光聚焦在時尚界的這股性別流動性,名為『Gender Bending Fashion』的展覽將於2019 年3 月21 日至8 月25 日舉行,展出來自Museum of Fine Arts 收藏品及多間博物館、檔案館、私人收藏和時裝公司的展品,透過挑戰嚴格二元服裝定義的高級時裝和成衣時裝,包含Rad Hourani、Jean Paul Gaultier、Alessandro Michele、Palomo、Rei Kawakubo 等設計師的作品,以及Marlene Dietrich、David Bowie、Jimi Hendrix 和Young Thug 等多位代表性人物的穿著,共同探討過去一個世紀裡服裝與性別之間的關係變化,包含破壞、模糊與重新定義,以及因此所衍生的性別認同和表達、性、種族、階級、流行文化、行動主義和社會正義等議題。 此外,本次展覽也將為參觀者重溫時裝史上著名的「泰迪女孩(The Teddy Girls)」與「孔雀革命(The Peacock Revolution)」。前者指的是五十年代中期穿梭於倫敦東區,梳起紳士髮型、西裝革履的年輕女孩,她們行為乖張叛逆,被視為英國底層階級的次文化時尚;後者則是六十年代男裝發展上的劇烈變化,當時的男性拋棄多年來樣式制式的西裝,改而穿起印花襯衫、皮草外套、貼身剪裁、以及擁有刺繡與緞面等較為華麗的設計。「泰迪女孩」與「孔雀革命」分別挑戰了大眾對於女性與男性著裝的迷思,也成為時裝史上推進性別流動的代表運動之一。 回歸服裝本質,本就沒有性別之分,所謂的男裝與女裝,說到底也是人們後來附加的劃分法。在社會已存在太多標籤之時,何不讓服裝拋開男裝女裝的枷鎖,讓這些線條與輪廓僅是單純的設計,一如此回《Gender Bending Fashion》展覽形象特別選用了饒舌男歌手Young Thug2016 年專輯《No My Name is Jeffery》的封面照片,Young Thug [...]

Others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