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OUT STAR 能量迸發- 孫盛希

十二月 10th, 2019  |  Published in FEATURE, MAGAZINE, NEWS

Shirt, Prada/Coat, Versace/Sunglasses, Jacques Marie Mage of 2020EYEhaus

Photographed by Puzzleman Leung
CREATIVE DIRECTOR:MELINA CHEN
STYLIST:MELINA CHEN
HAIR:NELSON KUO@ZOOM HAIRSTYLING
MAKE UP:YI LI CHEN
PRODUCTION:CHING CREATIVE
TEXT: NAIYU YU

Jumpsuit, Nanushka of Artifacts/Boots, Miu Miu

八年前從韓國一人隻身來台參加華人星光大道,從參賽者、創作者、歌手到製作人,追求完美的她,幾年下來的努力耕耘在去年一次能量大爆發,三個月內推出了兩張全然不同風格的專輯,在《女人・Woman》專輯中首次擔綱製作人角色,而《希遊記》更一舉入圍第三十屆金曲獎並抱走年度最佳國語專輯大獎,期許透過音樂創作誠懇不私藏地表露出全面的自己,擅長畫面想像的她為電視連續劇及電影的片頭、片尾主題曲更是一首首唱入人心,不僅情歌出眾,也通過各種曲風搖滾、爵士、R&B 等展現出極其多元的音樂豐富性。音樂所帶來的勇氣和身邊家人夥伴們的支持讓正值青春年華的她在這條路上持續堅持並逐漸發光發熱。

eyemag:從華人星光大道發跡,一路以來身分的轉變從參賽者、歌手、創作人到製作人,中間分別有哪些困難?如何一一突破?
Shi Shi:剛開始參加比賽時一個人要包辦所有事情,每一集都要自己找歌、找衣服,當時並不懂什麼歌曲適合自己,再加上那時中文不好,要背歌詞、面對大眾、面對鏡頭不出錯等種種壓力,都讓我產生想放棄回家鄉的念頭。後來發行第一張專輯時,宣傳這塊成了我另一個很大的挑戰,因為不擅長說話,常常回答訪問第一句後就不曉得接下去該講些什麼,當時有一種一直趕不上大家腳步的感覺,但慢慢地也開始適應這樣的速度和環境。到了第三張專輯《女人・Woman》我首次嘗試自己當製作人,發現人和人之間的協調溝通並不容易,在做許多決定時也常覺得困難,還好有家人、朋友、同事們陪著我一起,途中給予我許多協助,才能撐到現在繼續做我喜歡的事情。

eyemag:去年一口氣在三個月內推出兩張風格截然不同的專輯,是什麼樣的背景與原因讓你能在如此緊湊的時間內完成兩張專輯?你又是如何去設定風格方向呢?
Shi Shi:其實當初原本公司規畫只有《希遊記》這張專輯,目標嘗試一些跟以往不同的突破、做一張偏實驗性的專輯,所以我們把音樂性做得比人像的呈現更多,意即以音樂為主,人往後退一步,後來我感覺到自己在做這項突破前還有些應該要完成的事情,因為前兩張專輯《Girls》、《Between》系列還沒有真正完整,我希望先探索完自己、學習完並建立起一個自己作為歌手的框架,再去跳脫它,於是中間便先有了《女人・Woman》這張專輯。

雖然一開始覺得前後連續發行兩張專輯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但我個性很好強,也期許看到自己的成長,於是便接下挑戰。《女人・Woman》這張專輯我把它視為是我的畢業證書,因為我大學沒有唸完,希望自己能夠在學習上有一個里程碑,所以出發點加入了一些哲學概念,從提案發想、視覺呈現、音樂製作都是我自己所構想,表達女人身體上的成長轉變、心靈上有脆弱同時又堅強的部分、然後透過一次次的分裂再重新組合,到最後享受自己的美。而《希遊記》則是跟很多音樂人一起玩出一張專輯,像是跟老師們取經的概念,對我來說這兩張都是蠻實驗性質,一個是對我自己的考驗,另外一種是跟大家一起做的、方式上的實驗,比如我們有先前沒嘗試過的即興創作和同步錄音兩個環節,這需要每個人一定的實力跟彼此間極高的默契,我們配合得非常好,甚至有一天就寫完了三首歌。

錄《女人・Woman》專輯時有一首歌我重複錄了三十個take,而後剪輯剪了一個月才完成,到了《希遊記》時反而我把所有的能量都更放開了,可能錄三、四次就完成了,即使還是有些小瑕疵但我變得更注重整體的氛圍,或許因為前一張專輯時有自己去嘗試也掙扎過,能夠了解老師們為何會在某些時候下哪些指令,而《希遊記》也激發出了我過去未曾發現的自身潛力。

T-Shirt, Ambush of Artifacts/Dress, Prada/Boots & Shawl, Gucci

eyemag:你的音樂風格相當廣,從一開始有著小蔡健雅之稱唱紅了許多賣座情歌,到現在有搖滾、爵士、R&B等等,作為一個創作型的歌手,這麼多的音樂養分是如何累積而來?平常有最喜歡的音樂風格或欣賞的歌手嗎?
Shi Shi:從小我就愛聽各種風格的歌,包括小甜甜布蘭妮、韓國舞曲,偶像是艾薇兒,看到Complicated 的MV 愛上她自由、個性、帥氣的感覺。高中就開始聽樂團的音樂,像是Muse、Maroon 5、Coldplay,另外John Mayer 或黑人歌手Alicia Keys、Beyonce⋯等等,到了大學因為加入樂團,接觸到更多不同的音樂類型,自然而然自己的創作也就更加多元。

eyemag:當初是如何開始走向自己創作?而平常又是如何尋找創作靈感?
Shi Shi:大學時,我參加了一個具歷史的MBC 大學歌謠祭,許多流行歌手跟流行音樂都是因此誕生,後來身體有些失調就休學了一年,這段時間我買了器材安裝音樂軟體,完全埋首自學在音樂創作領域中。至於創作靈感來源,覺得自己對畫面特別有感受,比如看完電影或戲劇腦中常會出現一些旋律,我就會立刻彈琴或彈吉它記錄下來。若是遇到搭配戲劇的主題曲,就會通過劇本來產生畫面感,進而得出旋律創作,有時我也會通過我喜歡的歌曲,參考其中的節奏感或是音樂成分等等,或是和朋友們聚會時聊天,碰撞出好玩的題材。

Dress & Coat, both by Bottega Veneta/Boots, Stylist’s Own

 

eyemag:目前為止已經發行了四張專輯,對於接下來的新歌專輯會有什麼樣的想法或是想挑戰的事情?預計什麼時候會有新作品公開呢?
Shi Shi:下一張專輯會以一個全然不同的風格去貫穿整張專輯,一張深入單一風格跟曲風的專輯。前幾張專輯的風格比較多元,包含很多曲風的元素融合在一起,新專輯整體想嘗試有點壞、很酷又性感的感覺,因為近期才開始籌備,可能要等到明年後半年新專輯才會跟大家見面。

eyemag:對你來說,在大家面前唱歌是什麼樣的感覺?而音樂之於你的生命、生活又有著什麼樣的意義呢?
Shi Shi:老實說對舞台一直都有一點恐懼,每次上台前都要幫自己整理心情,把狀態準備好,當下所有的狀態和情緒大家是完全能感受到的,可能有難過、開心、甚至是尷尬的情緒在裡面,這是唱現場特別真實有趣的部份,能有跟大家見面的機會真的是很珍貴又幸福的事。而音樂,可以說是我的勇氣來源,它讓我更勇敢堅強,是我生活中的必須,除了透過音樂發洩自我情緒,音樂也是依靠以及滿滿的力量。

eyemag:如同你的音樂風格,你的穿著也是相當多元,有時偏向街頭潮流,而有時又充滿女人味,平常私底下喜歡的穿衣風格偏向哪一類型呢?還有嘗試什麼風格未來想嘗試呢?
Shi Shi:喜歡酷、帥氣的感覺,自學生時期開始,比起愛漂亮、裝可愛,我就偏向中性一點,尤其大學加入樂團後每天都穿皮衣、靴子、戴Rocker 風的飾品,到台灣參加比賽後慢慢發覺了自己較女人的一面。有可愛、有性感、有帥氣,就跟我的音樂風格一樣,喜歡自己有不同的面貌,不需用一個詞去囊括定義,像Dua Lipa 和宣美,既帥氣又能夠性感有女人味,我就很喜歡。最近私下常穿休閒潮流風格的服飾,或許之後可以嘗試看看短髮和瀏海造型,應該又是非常不一樣的面貌。

eyemag:平時有蒐藏什麼時尚單品嗎?喜歡在哪邊逛街購物呢?
Shi Shi:最近新添入了好幾條牛仔褲,特別喜歡好搭配同時有造型的款式,簡簡單單搭配T 恤就很好看。平常最常逛東區小店和信義區的百貨公司,雖然現在流行網購,但我還是習慣逛實體店面。

eyemag:是否有特別喜歡的眼鏡和墨鏡類型?
Shi Shi:我的臉型比較挑框型,一直以來都在慢慢尋覓適合的款式,若有遇到了就會立刻買下來。觀察下來發現自己最適合大框,尤其是造型偏特別、大膽的樣式,像我有一副紅色的墨鏡,框型方中帶圓,若是比較正常和樸素的款式在我臉上可能就會顯得太乖巧。早起去機場沒化妝時一副大大的墨鏡是非常棒的工具。

T-Shirt, Ambush of Artifacts/Coat, System of Artifacts/Trousers, both by Jolin Wu/Boots, Miu Miu/Glasses, Thom Browne of 2020EYEhaus

eyemag:一個人離開家鄉來到台灣發展很辛苦,重新選擇的話,依舊會走上這條道路嗎?若卸下藝人身分,想過會做什麼事嗎?
Shi Shi:一定會走音樂這條路,至於在哪一個城市、怎麼樣去發展我覺得有很多種可能,接下來若能有機會往國際發展我也都想去嘗試挑戰。不當藝人,我想會開咖啡廳或酒吧,因為平常就蠻喜歡探索這些地方,對餐飲相關很有興趣。

eyemag:作為一個深受喜愛且備受矚目的藝人,希望「孫盛希」這個身分可以帶給大家什麼樣的影響呢?
Shi Shi:希望可以帶給大家舒服但同時擁有個性的我。天蠍座的內心常常有各種小矛盾,但是我接受自己的各種面向,也希望能讓它自然呈現。

eyemag:未來有什麼新的計畫或挑戰嗎?
Shi Shi:專輯最快要等到明年,但今年年末陸續還會有一些單曲會發行,例如配合連續劇《想見你》的片頭曲《Someday or One day》以及電影《聖人大盜》的片尾曲《Let Me Fall》,接下來可能還會有一兩首單曲曝光。

eyemag:若要分別送一句話給20、30、40 歲時的自己,你會說些什麼呢?
Shi Shi:我會跟20 歲的我說:「請不要害怕表達自己」,30 歲則是:「我愛你,辛苦了,請繼續加油。」,而40 歲則想問她:「有沒有找到好老公?」(笑)。

eyemag:對於這次的封面拍照整體有什麼感想?
Shi Shi:這次拍攝很好玩,覺得自己有點太ㄎ一ㄤ了(笑),嘗試了很多不同的風格而且是我自己也喜歡的,也因為穿了不同種的大衣類型發現到原來大衣可兼具氣質與氣勢,總之很喜歡,發現到自己原來可以挑戰這麼多風格。
eyemag:想要對粉絲說的一句話?
Shi Shi:很期待跟大家在演唱會一起玩,也很感謝一直以來的支持,非常開心今年能讓大家到看到一些小小的成績,接下來也會繼續努力帶給大家更多更好的作品。

eyemag:如果能有一項超能力,會想要什麼呢?
Shi Shi:穿越時空,回到過去和穿越到未來,見一見家人,或許有些事情可以彌補或是修正得更好。∞

【完整內容請見eyemag vol.40/ 2019年冬季號】

Leave a Response

Others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