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JA MAYER 描繪靈魂裡曖昧的詩意輪廓

六月 26th, 2019  |  Published in FEATURE, MAGAZINE, NEWS

如果曖昧有張美麗的容顏或姿態,那大概就是Katja Mayer 鏡頭下的女孩。每當看著她的作品,耳邊總響起英國樂團 Still Corners的《Cuckoo》旋律;作品裡女孩的瘋狂並非張揚,而是帶著一種自抑的柔美與傷感。出於自身對心理學的興趣,Katja Mayer 對於人性中的雙重性充滿好奇;與其說她用攝影紀錄著這面向,她更像是以相機作為實驗器材,探索著這未知的領域。

如果曖昧是種自然現象,那大概就是她作品裡,那僅在一方玻璃盒裡掀起的迷霧。

鏡頭下,慾望是潛沉的,騷動僅似耳語般低鳴。那近乎偏執、或可稱之為明確的,出現在女孩略顯僵硬、懸浮的肢體裡,替畫面套上一層「被陌生化」的濾鏡。藉著這濾鏡,凝結著一段如無時間性的低頻,「像是把玩著慾望和威脅,那些有可能打斷一個瞬間平衡的事物。」

沒有絕對明確的情緒,不見分明的稜稜角角;畫面中,女孩褪下痛苦與狂喜,像是毫無畏懼與顧慮地,把自己拋入一種「狀態」:墜下的瞬間、飛遠的思緒、親密與疏離共存的距離,那些賦予聲音言語便轉瞬消散在空氣裡的「狀態」,無法伸手清晰指稱,卻充滿詩意。

eyemag:什麼樣的契機讓你走進時尚攝影?請與我們分享踏入攝影至今的旅程。
Katja Mayer :在得到藝術攝影的學位後,我搬到倫敦並在藝廊裡實習。後來的工作則是插畫家經紀人,但因為我不是個好的經紀人(笑),最後在一位知名攝影師工作室裡作影像後製經理。

那一整段時間,我一直在進行自己的拍攝,而一切都從自己的客廳架設場景開始。我搭建整個房間裡滿滿的道具,花了幾天粉刷牆面並做老舊處理,打磨木頭地板,在二手店跟廢物回收場裡尋找道具。第一組攝影是個嘗試,替一本我自己很喜歡的美國雜誌拍攝封面故事;當時還天真地想「這應該很簡單!」,但真正做起來才知道一點也不簡單。這些經驗最後變成一條漫長的路,走了許久,才從最初的嘗試抵達現在的自己。

漸漸地我開始有越來越多的攝影邀約,這些工作機會讓我能辭掉正職工作,但當時我還是繼續以接案的方式替其他攝影師做攝影製作、修圖與場景設計。後來退出時尚攝影一段時間,回到學校進修藝術攝影的碩士學位。那次的返校學習影響我很深,當時所學的研究方法,至今我依然運用在幾乎所有的商業合作拍攝裡;同時,它也形塑著我對自己身為攝影師的理解、自覺:從每個決定、選擇到自己的興趣,甚至貫穿、連結著我的時尚攝影與藝術攝影作品。

eyemag:對你來說攝影最迷人之處是?
Katja Mayer:對我來說最有趣的地方是和許多志同道合的人們合作。聚在一個房間,一起創造出那些自己一人可能無法完成的美麗事物,然後在某一天將這一切結束。在拍攝一組作品前,我盡可能地計畫、準備、找資料,但同時我也謹記不要對每個想拍攝的畫面有太明確具體的想法,心底若有三、四個期待的畫面是好的,但剩下的就該讓一切在拍攝現場自然發生。和一個優秀的團隊合作是我的責任,我信任他們,也讓他們保有嘗試的自由,我總是提醒自己要創造一個沒有人會怯場或提出愚蠢意見的工作場域,而如果不順利,那就繼續往前嘗試。當然,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任何拍攝都有時間限制,而身為一位攝影師,當下快速決定哪些嘗試、變化值得,便是我的工作。
eyemag:你出生在德國,而後到倫敦學習攝影並在那定居工作。德國與英國截然不同的文化氛圍,是否帶給你創作上的影響或不同的視野?
Katja Mayer :要將這兩者做比較並不容易。若以柏林來說,其中的文化與倫敦很相似:個人主義、自由、充滿創造力。慕尼黑則是不同的氣氛:美麗、安全(這是優點也是缺點)、保守。雖然我出生在慕尼黑,卻並未在那長大;我成長在巴伐利亞一個非常鄉村的地方。也因此對我來說,在德國與英國之間,明確感受到不同的是鄉村與城市環境的差異。
在製作一組攝影時,我用德國人的嚴謹態度去執行;但在拍攝過程,我更專注在創意面向,並將所有技術性的部分交由技術團隊去發揮(很湊巧的是,技術團隊常常是德國人!)作品的色調和帶點憂鬱的氛圍,我想那絕對是受到童年家鄉神秘又美麗的環境影響。而創作上的想法則來自圍繞我周遭的一切;有時候我看見某個平凡無奇的結構,也讓它潛移默化滲透進場景的發想。我所想到的場景、裝置多半很抽象,並且不被任何特定文化所侷限。


eyemag:請簡單談談從主題發想到拍攝完成的過程。
Katja Mayer:通常雜誌邀約的拍攝會給我一個非常開放的概要,像是每一期會有一個主題,這主題多半是概要的延伸,所以不會有太多拍攝方向的限制。接著我會開始發想該賦予哪些場景與人物生命—我喜歡想像他們/ 她們的生活環境,他們/ 她們在一個空間裡如何移動,想像一個能讓模特用許多方式與之互動的結構。必須記得的是,模特並不是演員,要到拍攝現場才能知道他們/ 她們的極限。我總覺得如果你把模特放入一個他們/ 她們相信其中故事的空間場景,模特進入人物角色便會容易許多。再來就把想法分享給場景設計師,而當它具體成形,我們會製作場景的3D 草圖,規劃出需要製作哪些物件道具。同步進行的是聯絡時尚編輯或造型師,把這一階段的想法分享,確保他們知道像是色調等等細節,而我也能對他們預計使用的服裝有概念。接著開始試鏡。通常我會將moodboard 連同經紀公司或選角導演一併提供,也必須把任何我覺得適合的人選加入妝髮團隊,然後就期待拍攝了。

eyemag:生活的累積成就我們所看世界的視角。那麼,生活裡的哪一面向—藝術、音樂、文學、電影、食物、或大自然—帶給你最豐沛的靈感來源?
Katja Mayer:你說的沒錯,我們過去所擁有的經驗,影響著我們如何看待事物;被哪些所蒙蔽,又深受什麼所吸引。事實上我的靈感可能來自四面八方。從一棟我剛好路過看到的建築結構,大自然、舞台設計、音樂、歌詞、文學(我尤其愛短篇故事)、雕塑再到畫作等等。每當我看了一場畫作展覽,當下就會對畫畫充滿渴望,並且想著再也不要拿起相機!

eyemag:非常喜歡你的作品裡柔美、古怪又寂靜的質感,影像中傳遞出一種脆弱、飄渺的情緒。如果每一組攝影都在訴說一個短篇故事,請談談這個你用攝影描繪的世界。
Katja Mayer :我喜歡你說的「寂靜的質感」,我一定要記下來!我對創造曖昧、靜止的瞬間很有興趣,喜歡藉由結合已知的元素和有機體去想像其他不同的另類現實。像是把玩著慾望和威脅,那些有可能打斷一個瞬間平衡的事物。漸漸地,我被那些隱形、充滿吸引力,同時又不知為何帶來某種干擾、攪動的事物吸引。
eyemag:「若沒有成為攝影師,我有可能去研究心裡學。我對複雜的性格、人們的癖好很感興趣。」你曾在一次訪談中這麼說過。作品裡,我們可以看出「角色」是個很重的部分;鏡頭下的模特,他們/ 她們的表情、肢體,似乎都在一種「狀態」裡。你對心理學的興趣是否也影響著你的美學與呈現?
Katja Mayer:我想是的。其實我在之前其中一個問題裡,幾乎要回答這部分了:那些我想賦予生命的靈魂角色。人物角色裡的曖昧正是我感興趣之處。我們每個人都存在著一種雙重性,力量與軟弱,主動或被動,人類的行為總與普遍性有關。如果你無法辨識出角色是處於痛苦或狂喜,如果作品讓你提出這些疑問,那麼對每個不同的人來說,它可能隱含的意義都是截然不同的。

eyemag:在變化速度極快的時尚攝影產業裡,什麼是你覺得最具挑戰的部分?
Katja Mayer :如果你想持續一個與創作有關的職業生涯,那麼絕對不能忘記有時候必須視它為一門生意;那意味著,偶爾必須在創意上妥協。我有時會有點理想主義,也因此必須想辦法花點心力克服。你必須只在必要時才與人衝突。

eyemag:至今令你印象最深刻的拍攝經驗或故事是?
Katja Mayer:和Culture Device(英國一以舞蹈進行實驗與演出的藝文團體)的導演Daniel Vais、以及我的好友Damselfrau—一位無與倫比的藝術家/ 面具設計師—一起合作,製作了一個名為《Radical Beauty Project》、以年輕唐氏症患者為對象的拍攝。看著他們在演出裡跳著Daniel 設計編排的舞步,那真是個直到今天我依然很感動的經驗,也替我們的攝影帶來許多靈感。

事實上,有些人對我們使用Damselfrau 製作的面具感到質疑,質疑那是要「隱藏」他們的面孔,隱藏他們缺陷裡最明顯的特徵。但我卻覺得面具反而是在強調他們的能力,賦予他們在被選入拍攝的背景裡,一種「平等」。他們的想像力、表達能力與創造力,弱化了任何侷促不安的自我意識,就是單純的純粹與美好;用他們的創意,以無畏的方式展現自己的肢體,充滿啟發。

eyemag:身為攝影師,你覺得你的角色與責任是?而對「創作精神」,你的理解是?
Katja Mayer:身為時尚攝影師,我的角色真的可說是非常自我放縱。我的責任是與團隊的每個人溝通,主動判斷並作決定,但也必須讓每個人在拍攝現場感到自在。那樣便能得到大家最好的表現,也能讓拍攝成為一個美好的經驗。而對創作精神,我覺得那是用一種直覺、強烈的需求去創作,用心底的自由或任何創作精神的定義去創作。這同樣也適用在藝術、科學與科技裡。創意是所有革新的基石。

eyemag:2019 年有什麼新計畫嗎?
Katja Mayer:現在的計畫是不要讓我家繼續凌亂!緊接著要準備新書的企劃—一本結合我的攝影與畫作的書。

eyemag:最後,請談談你眼中的美。
Katja Mayer:我眼中的美,存在於不完美,真實;脆弱卻也無畏,仁慈又無私。∞

Leave a Response

Others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