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IS SANCHIS 跨越光年,鏡頭觸發的科幻光景

十月 11th, 2018  |  Published in FASHION, FEATURE, MAGAZINE, NEWS

依循迷離的光影,踩踏著往異星而去的步伐,一步步,將身體放進地球不存在的座標,直至遠方未知的彼岸。遠方的異星,那該是什麼樣的景象?是冰冷而毫無溫度的線條,一切只為科技刻畫;或是環繞著與大地相似的地貌,隱藏著另一種熟悉又陌生的面孔,甚至社會文明?攝影師Luis Sanchis 的作品,轉譯光影為細膩而魔幻的質感,鏡頭裡揣懷的並非只是模特身影,更存在一個屬於遙遠彼端的奇異光景。

早期皆以底片攝影為主要創作,自2011 年開始Luis Sanchis 才投入數位攝影;與其他攝影師相比,即便轉向新科技的時間算晚,作品卻從未老派。1997 年,他以一系列替GUCCI 拍攝的形象照,重新將GUCCI 帶回世人眼前,成為時尚圈的話題攝影師;而後陸陸續續替羅比威廉斯、Daft Punk 等音樂人拍攝作品。不變的是,其作品中迷人魑魅的色澤,始終前衛,並帶有向科幻與未來的致意。去年底剛發行個人首部同名攝影書《LUIS SANCHIS》不久,其中收錄了120 幅作品,如同他對自己20 多年攝影生涯的第二眼回顧。細數20 多年與鏡頭的相伴,簡直近乎一輩子戀人的情感廝守,Luis Sanchis 談起攝影的迷人之處,感性而沉著地回答,「顏色、構圖、光線與主題,它們都擁有著各自獨特的語言,以一種我們甚至未曾察覺的方式感染著人們。」 然而,這些語言不知怎麼地,具體描繪著一段熟悉又疏離的距離—那距離存在於與我們相似的面孔,以及充滿實驗性的未知感。但極為巧妙地,以快門伊始,其捕捉的光影又如同一道載體,將觀者抽離現實,跨越光年,直面那存在於未來或另一個時空的異星。

eyemag:什麼樣的契機讓你走進時尚攝影?請與我們分享踏入攝影至今的旅程。
Luis Sanchis:十六歲的時候,一位朋友帶我認識了攝影,我買了第一台相機並開始拍照。剛開始我記錄著自己的生活、朋友帶我去的地方等等—那是西班牙80 年代早期。我那時一直深信攝影不該是一種職業,但也大約在同個時期,另一位朋友正在做服裝設計,我幫他做些兼職的工作,逐漸對時尚感到好奇,留心時尚。相較其他大城市,瓦倫西亞畢竟是個非常有限的地方,後來便決定搬到當時西班牙的藝術中心,馬德里。那個時期的馬德里正在掀起一波文化革命,「La Movida De Madrid」(直譯為「馬德里革命」,在西班牙獨裁政權Francisco Franco 死後、轉為民主政權時爆發,從首都居民在街頭自發性的派對開始,而後轉變為一場文化運動。電影、藝術、音樂、雜誌、表演在這時期皆以多元風格呈現,而後燃燒到西班牙其他城市,可說是奠定今日馬德里文化與夜生活的重要革命),或稱為「新浪潮」(The NewWave),許多樂團、藝術家、設計師現身投入在其中。這段時間我從自學開始,而後一步步參加私人繪畫、表演課程,也做過各種不同的工作,到製作公司當攝影助理等等。1992 年我第一次到紐約—這座城市的所有發生、經驗都迷人得非常不真實,像夢境般。那次去紐約的印象帶給我非常大的衝擊,於是,隔年我便移居紐約,並將自己的一切從頭開始。

eyemag:對你來說攝影最迷人之處是?
Luis Sanchis:照片是充滿力量的媒介,能在人們心裡留下巨大的印象。我們總是持續地被各種影像衝擊,尤其是在當代,其影響力更是從前難以比擬。顏色、構圖、光線與主題,它們都擁有著各自獨特的語言,以一種我們甚至未曾察覺的方式感染著人們。如何運用這些語言,試圖發送的訊息是什麼—這兩者則是攝影最微妙複雜之處。

eyemag:你成長於瓦倫西亞,而後搬到紐約定居工作。西班牙與美國截然不同的文化氛圍,是否帶給你創作上的影響或不同的視野?
Luis Sanchis:在西班牙「後佛朗哥」(Post-Franco Era)的年代,我在地中海的瓦倫西亞長大,總是在戶外或海水裡游泳、玩耍,這些記憶是我的根;過了幾年後,西班牙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30 年代晚期到70 年代,西班牙是個「民族主義」國家,面對世界其他國家時總將大門關閉(以各種層面來說)。70 年代中、晚期,民主領導西班牙,將國門開啟—不僅限於政治,而是包含其他所有從前被禁止或被視為敏感的事物。誠如我之前說的,80 年代我搬到馬德里後,深刻體認到馬德里與瓦倫西亞這兩座城市極為不同的氛圍;但同時你也感知到,在許多方面看來它們又是如此相似。90 年代早期到紐約,則根本像是大膽跳入一個未知又奇特的地方,這座城市驚嚇與迷人兼具。美國在向其他國家販售他們的商品與文化一直是箇中好手,我想紐約的確在各種層面也影響我、讓我成長許多。

eyemag:就我們所知,你在投入攝影之前從事過各式各樣的工作,演戲、製片、酒保、DJ、清潔人員、主廚助手等等。這些工作經驗與背景,如何影響你的拍攝與作品?
Luis Sanchis:從前所擁有過的每個工作經驗,都塑形著現在的我以及我看待世界的方式,它們在我的生命裡都曾帶來巨大的影響與價值;不論那是正面或負面的,現在的我看來都是好的。形形色色的工作讓我一路走來學了許多截然不同的技術,而我相信這些經驗、技術越多元、越相異,你的生活則越豐沛精彩。在我投入的任何領域裡形塑屬於自己的風格,不論那是畫畫、料理或是拍照。

eyemag:在這數位攝影當道的時尚產業裡,從前多數時你依然使用相對老舊的底片攝影。然而作品裡卻充滿當代科幻感,這對比很有趣也非常迷人。底片攝影特別吸引你之處是?
Luis Sanchis:2011 年我便開始轉向攝數位攝影,當然,現在有時候還是會使用底片拍攝,但近幾年大部分作品多以數位為主。雖然媒材的使用有轉變,但我的拍攝方式依然非常相似—我相信好的作品是取決於你如何使用媒介、工具,以及更重要的,你的視野與技術。從前我喜歡實驗底片,而即便現在多以數位攝影為主,兩者的結果在我手中還是沒什麼變。現在這個年代,底片攝影的整個創作過程是非常昂貴也耗時的;掃描負片而後再使用Photoshop,與在暗房裡沖洗印刷出來的作品,總難以有相同的效果;但在其中還是能享受到不同的樂趣,
總能獲得新的什麼。今日我們總是在大量操作影像,複製、貼上等等的動作間來回。回想從前,如果不理解使用的相機,你一定會搞砸。正是這樣的精神,讓我繼續拍照,而我也正是繼續以這樣的方式攝影。

eyemag:就我們所知,1970 年代情色電影與科幻小說形塑了你作品部分的視野。能與我們談更多這部分嗎?
Luis Sanchis:一直以來我都是個死忠的科幻迷!情色電影嘛,其實沒看那麼多,但某些角度看來它的確影響著部分的我與我的作品。在我青少年時期,主要是受70、80 年代的專輯封面以及漫畫影響很深,那個年代總有許多偉大的作品。長大一點後,則是從喬治盧卡斯、雷利史考特、史蒂芬史匹伯等等導演的作品裡得到啟發;而除了這些經典科幻電影,我想,從50 年代到80 年代的歐洲、日本電影,其實也帶給我很多創作衝擊。

eyemag:又,若要以一部科幻小說或情色文學為題拍攝,你會選擇哪一部作品呢?
Luis Sanchis:現在的我比從前更投入生活裡,簡單的事物、故事更能帶給我靈感。像是日本導演小津安二郎的作品—純粹、簡單、深沈卻充滿精緻的巧思(笑)。

eyemag:生活的累積成就我們所看世界的視角。那麼,生活裡的哪一面向: 藝術、音樂、文學、電影、食物、或是大自然等等…帶給你最豐沛的靈感來源?
Luis Sanchis:你所提到的所有面向,以及至今我所擁有的經驗,對我來說都扮演著重要角色,並且也都是我自己持續回顧的部分。舉例來說,作品裡對光影呈現的想法,其實便是來自觀看日常裡環繞在我生活的發生—我從這些發生裡學習,直到現在還是在學習、實驗,並依然充滿好奇,嘗試冒險。

eyemag:長時間以時尚為拍攝主題,時尚對你來說在我們的文化裡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
Luis Sanchis:時尚涵蓋得很廣,尤其當代對時尚的認知,我深信遠比從前遼闊許多。拍攝一組時尚攝影的方式與拍攝其他主題其實沒有不同—對我來說一切都關於最後的影像。就像生活裡的其他事物,有時你有更多或更少的侷限,但最後都是一個影像,不論是取景於大自然,或是在街頭拍一張快照。簡單地看,時尚與服裝是我們用以包覆身體,但同時它也是一種我們對自己的「裝飾」—一種社會位置的—它關於我們想如何被觀看,於是它在文化裡也如同一種夢境、一種幻想。

 


eyemag:拍攝至今面臨過令你印象最深刻的拍攝經驗或故事是?
Luis Sanchis:在冰島跟日本的拍照經驗,留給我很深刻的印象,不知為何我感覺自己與這兩個截然不同的國度、還有韓國、甚至整個亞洲的國家都非常貼近。但若是印象
最深刻的故事,則是幫羅比威廉斯拍攝他的《Escapology》專輯封面吧!我們在洛杉磯市中心最高的大樓屋頂,搭了一台起重機跟平台;當時在大樓的邊緣,他就這麼頭腳上下顛倒、張開雙手地懸掛在起重機上,像個耶穌。接著我們等到日落,拍下了這張照片。過程裡我們來回把他高掛、放下好幾次,因為他希望只藉由攝影、不修圖的方式拍下來。那真是個非常偉大的經驗。另一次帶給我同樣震撼的,還有跟NIKE、亞太航空的合作。我們到一處美得難以置信的地方—一座雲端之上的火山頂,而運動員臉帶氧氣罩、飛騎著單車而過,全部的影像都是底片拍攝完成。今時今日,我不知道是否還有人會願意為了拍這樣的照片而到那種地方,大概多半都在攝影棚裡拍完,然後後製背景上去了。

eyemag:身為攝影師,你認知裡的創作精神是?
Luis Sanchis:攝影是我的維生之道。生而為人,創作精神是用自己的雙手、自己的心靈與心智投入工作,並在其中獲得自由。

eyemag:去年你出版了同名攝影集《LUIS SANCHIS》,其中收錄了你過去20 年間120 幅的影像作品。這被選入的120 幅作品想必是你自己也相當喜歡的。能與我們透露讀者可以從中感受、觀看到什麼樣的故事嗎?
Luis Sanchis:這本攝影集裡收錄的作品佔我人生很重要的一部分,希望人們能用心靈感受,而並非用頭腦。這些影像背後有許多故事,有許多人們參與,付出時間、心力與精神;它們訴說著我不同的人生階段裡,各式各樣的自己。因為這次攝影集的機會,我與藝術總監Claudia Rafael 與出版社Sturm & Drang 共事超過一年,從幾百張的照片裡挑選—那過程總是困難的,畢竟要選出該放進哪件作品、又該移出哪件作品。我不會說它們是我最好的作品,但它們卻是重要的作品;其中專注在90 年代後期我替雜《The Face》、《Arena Homme +》的拍攝,再到 2000 年代時期的作品。當然,裡面還是有些近期拍攝的照片。
eyemag:最後,請談談你眼中的美。
Luis Sanchis:對我而言美的事物,可能不像其他人一樣;反之亦同。即便歷史與文化的教條告訴我們,「美」總是在隨時代改變,過去被視為「美」的事物在當代看來可能不是。我想我還不確定「美」是什麼,大概是充滿生命力吧!所有我用心做的、或是試圖做的,對我來說那就是「美」,不論人們是否喜歡最後的結果,不過,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笑)。∞

 

【完整內容請見eyemag vol.35 / 2018年秋季號】

Leave a Response

Others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