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 H U X U A N H U A描繪自我靈魂的美麗輪廓

四月 16th, 2017  |  Published in ART, FASHION, MAGAZINE, NEWS

 

「我鏡頭下的世界也許就是一處黑暗的峽谷, 白色粉末隨處散落,殘酷的山峰與綿絮織成的山丘並存,彼此交纏綿延升起。」

 

Nhu Xuan Hua 應該是個天生的浪漫主義者, 才能讓她鏡頭下的女孩罩上一層薄薄的霧,寧靜 注視著一方;有些脆弱、遙遠,像是不慎落入凡塵的精靈,像是米雷筆下的 Ophelia,唯美而帶 點傷感的自溺。然而,這唯美中卻又透著一股近 乎偏執、宗教般的自抑,那是經歷各種自我神經 質的咆哮、狂熱後,決定孑然一身的孤寂;畫面裡的物件、姿態、場景與令人猜不透的眼神,成了她無聲的喃喃自語。也許她未曾意識到,她形塑而出的一致風格,成了她自身最貼切的側寫。

成長於一個傳統、嚴格教育的家庭,讓 Nhu Xuan Hua 學會挑戰自己,正因青少年時期被壓 抑的自由,讓她對自己所渴求追尋的事物更加堅 定。壓抑與質疑帶給她衝勁十足的爆發力,但這 爆發力倒也不是張狂輕浮、嘩眾取寵的表象美 感,而是一句句內斂感性的自我註解;包覆著米 色的繭蛹,為的是破繭而出時生命力的一瞬奪目。

閱讀著 Nhu Xuan Hua 專訪裡的答覆,有時神 經質地抽絲剝繭,像是為了梳理自我記憶裡,那 依然隱隱作痛的不解;有時平靜自信,醞釀許久 的堅定,來自對自我的理解以及生活豐富感性的 累積;有時轉譯為詩句,字字句句裡的情緒真摯 而令人動容。透過捕捉景框內的模特身影,她也描繪了自我靈魂的美麗輪廓。


eyemag
:什麼樣的契機讓你走進時尚攝影?請與我們分享踏入攝影至今的旅程。

Nhu Xuan Hua:從我十七歲開始,這段走向攝影的旅 程便非常清晰明確。我無論如何都想成為攝影師,在我 25 歲生日之前的每一年,我都設定著走向這目標的計 畫——這是我安排自己生活的方式,我一直是個對細節 處理超車得很一絲不苟的人。成為攝影師的過程必須跨 越許多障礙,像一開始,家人對我的職業選擇非常擔憂; 然而這些質疑的聲音,反而以某種方式賦予我力量,帶 領我走到現在自己所抵達的地方。高中畢業後我曾申請 過一間課程為期兩年、非常著重技法的攝影學院,有趣 的是,當時他們不接受我的申請,因為我對科學的理解 不夠,我對這個科系來說「太過藝術」了。於是我在藝 術史學系讀了一年,再次申請同間學校,我又被告知他 們只錄取剛從高中畢業的應屆學生。倔將如我,我修了 一年的科學相關課程,隔了一年再次申請,再次被拒絕; 我不死心,讀了一年的電影再申請一次,而這次終於被錄取。2011 年從學校畢業後,我做了幾位攝影師的攝影 助理,發現我對拍攝完全屬於自己、由自己掌控的攝影 故事充滿渴望。這時,時尚開啟了一條嶄新的路,讓我 能以不同的元素創作;它同時也是個完美的藉口,將一 群熱愛創作的靈魂聚集。模特、髮型師、造型師或彩妝 師,每個人將自己的某部分從靈魂中挖出,孕育全新的事物及視野——那些遠超過「時尚」邊界的事物。


eyemag:對你來說攝影最迷人之處是?你的攝影哲學又是?

Nhu Xuan Hua:研究與找尋資料對我來說是最有趣又最 令人驚喜的部分。拍攝開始之前、之間與之後的後製, 都是一連串不間斷的過程,而找尋、研究則持續在腦海 裡發生,而後躍然於紙上。我稱它「躍然於紙上」,因 為這就像書寫一個故事。創作一系列影像作品,就像將 被解構的片段拼組,並試著重新創作成一個獨特的存在, 那便是故事最後的解答。現在的我不再認為只有攝影是 我自我表述的媒介,藝術也是對話的過程,與他人對話, 與自己對話。創作一個故事基本上就如同我們現在正在 做的 Q&A 對答,而攝影於其中的角色則如同遊樂場,我 只是個好奇天真的孩子,把玩著各種在遊樂場裡所發現 的一切與可能性。

 eyemag:就我們所知,你是越南人,但成長於巴黎。越南與法國截然不同的文化氛圍,是否帶給你創作上的影響或不同的視野 ?

Nhu Xuan Hua:我的成長過程伴隨著非常嚴厲的「好女 孩」規矩,是被以非常傳統的方式教育長大。看著自己 的朋友長大後享受著我無法擁有的自由,對我來說很痛苦,尤其青少年時期更是難熬。因為當所有的人都做著 同樣的事,你會不自覺地去比較,而其他人總是比你好; 你開始挑戰自己,試圖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卻不知道這 場戰鬥的意義是與自己的無謂抗爭。我的父母,尤其是 我父親,總是希望我能將自己做的事情做到最好。他熱 愛競爭,於是某種程度也將這部分帶給我——也許並非 以不好的方式影響著我,只為了讓我能在任何情況下持 續挑戰自己。我不允許展現自己的缺陷,而失敗,很顯 然地,在我的家並不受歡迎。

直到去年(2016 年)夏天之前,我對越南一無所知; 2013 年搬到倫敦之前,也並不真正覺得我與我的根源有 任何關聯。2013 年搬到倫敦是個轉捩點,我獨自一人生活,第一次意識到自己對「我從何處來」是多麼不理解。 回想起來,過去幾年的自己是為了達到「完美」而拍攝,我猜這也與我被教育的方式有關吧!最後終於發現不論 是生活或作品,總有些什麼遺失了。藉著這趟越南的旅 程,開始理解許多關於自己個人的小小歷史,理解什麼對我來說是真正重要的。現在則試著將這樣的感觸帶進 作品。

 

eyemag:除了拍攝,從你作品裡潛藏的一致性。能談談從主題發想到拍攝完成的過程嗎 ?

Nhu Xuan Hua:一張照片是與觀看它的人的一場對話。沒有什麼比一張無法告訴你任何事的照片還要更無聊的事物了,那就像站在一個無聊的人面前。假如它沒什麼有趣的可說,你會看著它然後離去,而拍攝、製成一張照片也正是如此。照片需要喚起反應,需要讓你質疑它 如何被拍下、製成,以及它背後的故事意涵。一開始受時尚吸引是在高中的時候,那時要創作一張照片去說一 個視覺故事。當我處理自己的照片,我總是以一個詞彙、 一句話或圖像開始做聯想,在紙上寫下所有我所能想到 的字。這過程就像織起一片蜘蛛網,主要的構想能延伸 出許多不同的方向。每張攝影作品都有一個意義、概念, 立基於一個被給予的主題。就像一場調查,在那其中,攝影變成一道道難題的解答。

 

eyemag:走入攝影前,在視覺藝術與電影領域的學習經 驗,如何影響你的美學?

Nhu Xuan Hua:不知為何我總很投入藝術的世界。我 的父親是畫家,小時候總是被他的書籍圍繞著,在車庫 裡看著他畫下他所熱衷的一切——那真是一團亂,但 每個細節對他來說都充滿意義;偶爾,我會坐在他身 旁,畫著我自己的《大宮女》(法國畫家 Jean Auguste Dominique Ingres 的知名畫作)。我作品中的靈感與參考 大多來自於藝術,很少是時尚本身。還住在巴黎時,我 一個星期會去電影院至少四、五次。對我來說,每個系 列作品都是不同的場景,而這些場景總莫名地被某種相 同主題的引力吸引。

Alberto Giacometti( 瑞 士 雕 塑 家 )、Maurits Cornelis Escher(荷蘭版畫藝術家)、Hans  Bellmer(德國藝術家/ 攝影師)、Woody Allen(美國導演)、Almodovar(西 班牙導演)等等,這些都是我所敬仰的大師,而他們都 是狂熱的藝術創作者,將自己的事業投身於一個特別的 領域。不論你在藝術創作中走到哪裡,總是會有一股充 滿魅力的神秘吸引力,帶領你走回最初的問題,讓你開 始思考「自己」的定義。藝術與電影的知識讓我能探索 更遠、成就某些想法,像是該如何透過景框、顏色、質 感、線條、光影與造型表達自己。我作品故事中的美學, 從來不是一開始便設定好的,而是隨著過程決定如何詮 釋一種感覺或思緒;正因如此,有時像「愛」如此抽象 的主題,有時會潛藏在顏色,有時是黑或白,有時是有 機的線條,有時則是暴力與尖銳刺耳的線。有好一陣子 我試著擺脫作品中的敘事性,因為敘事性會讓它們十分 連續、延長。但就像所有改不掉的壞習慣,我有點陷入 其中難以跳脫。現在我則是持續地觀看每個單一景框, 視它們為單一問題的解答——既然如此,我又何必用攝 影限制自己找尋單一解答的可能性?

 

eyemag:生活的累積成就我們所看世界的視角。那麼, 生活裡的哪一面向:藝術、音樂、文學、電影、食物或 是大自然等等,帶給你最豐沛的靈感來源?

Nhu Xuan Hua:我喜歡將所有事情連結在一起,相信徵 兆,也在乎日常生活中環繞自己的每個細節,那些靈感 有可能是一個聲音、形體或是姿態,也可能是我正經歷 的某些體驗,或是正在觀看、聆聽、閱讀的事物。我總 是需要將事情筆記下來,因為我太容易分心;可能只因 為當時場景裡的某些發生,或正在做的事情中一個細瑣的細節,便能將我心神帶離。一切的事物都可能成為創 作靈感,我也喜歡在每天遇到的事物裡,將其細微之處 彼此連結。我會因為某個字的發音聽起來很和諧,或是 因為它的拼法美好得讓我書寫,而提筆寫下那個字;也 許過些時間,我能將這個字運用在某個後來所見到的形 體或顏色。我蒐集各種圖片、想法以及大自然的美好片 段——這真的很難解釋,因為眼界與靈感非常直覺;如 同我的父親,我熱愛挖掘各種寶物。口袋中存放著小型 相機,記錄我所見;筆記本記錄著我所聽到的文字;而 錄音機則記錄我想保存的言語對話。
eyemag:非常喜歡你的作品傳遞的寧靜、柔美、有點古 怪的質感,傳遞出一種脆弱、飄渺的情緒,但同時也表 現人體美麗與不合時宜兼具的敘事性。請談談這個你用 攝影描繪的世界。

 

Nhu Xuan Hua: 波特萊爾的詩 作《To Every Man His Chimera》,我想是我作品很好的轉譯。每個人都試著走 出自己的道路,在生命中找尋自己的方向。我們帶著自 己試圖克服的情緒與缺陷在生活中踽踽獨行,有時這會 將我們形塑成奇怪的存在。那有機的線條描繪我們的臂 膀,盛裝我們的疑惑與不一致的感受;它也描繪我們的 雙腿,承受我們的身軀。整個場景發生在一個安靜的峽 谷,在那裡人們走進寂靜,面向未知,看著某些事物卻 不知那些事物為何。這樣的場景如詩作般充滿戲劇性地 出現——我想這會是我作品最美好的側寫。 過去三年多數的作品中,我鏡頭下的模特總是看似空寂, 你能感受它們的存在,但某些部分對觀看那些女孩的人 來說,卻依然保有一種神秘感。我對我們自身的存在、 對我身為一個女人、或是人類的二元性別,持續地提出 疑問。構成我攝影作品的元素,描繪著一個我正離開的 世界——那是一處詩意又戲劇性濃厚的場域,但同時也 充滿悖論。我鏡頭下的世界也許就是一處黑暗的峽谷, 白色粉末隨處散落,殘酷的山峰與綿絮織成的山丘並存, 彼此交纏綿延升起。eyemag:長時間以時尚為拍攝主題,時尚對你來說是什 麼樣的存在 ? 在我們的文化裡又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 ?

Nhu Xuan Hua:過去有很長一段時間,我認為時尚攝影 是為特定的菁英階級所擁有,在十年前也許正是如此, 但現在各種領域都能往更廣大的觀眾靠近;時尚世界裡 那道無法突破的界線,如今也向年輕的多元樣貌打開一處新場景。我不是純粹主義者,因此樂 見不同攝影領域的人們在時尚產業裡創 作。攝影是攝影師試圖凝結所感受的事物的見證,一個攝影師因為被某個擦肩 而過的人的氛圍所感動,在街頭拍下那 人的樣貌,就如同我拍下設計師的作品,試圖捕捉他們在作品特定的線條、材質、 顏色上所投注的情緒。情緒,我們都在補捉著某種由某些人或某些事物慷慨帶 給我們的情緒。時尚讓人們能拓展遠超 於我們自身身體的界線,透過容貌、裝束展現自己,正如同一座活生生的藝術 品。不論你運用何種媒介,你的藝術就 是自我的延伸。∞

【完整內容請見eyemag vol.29 / 2017年春季號】

Leave a Response

Others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