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IDE THE FRAME 專訪Linda Farrow創意總監

四月 11th, 2018  |  Published in FEATURE, MAGAZINE


1970 年成立,快速成長竄起成為主流眼鏡品牌的Linda Farrow,其超越時代性的設計在當時以先驅之姿掀起了眼鏡成為時尚一環的風氣,成為時尚潮人的必備單品,80 年代後曾經沉寂一段時期,直至2003 年作為品牌Linda Farrow 的創意總監與設計師,也是Linda Farrow 的兒子,Simon Jablon 成功帶領品牌重生,堅持品牌原有的奢華生活態度,用每次新系列構想中不同的故事包裝,創作出新穎時髦的眼鏡款式,建立起鏡框與人們間的連結,不單單只是設計並販售眼鏡,而是將Linda Farrow的夢想世界真實地、活生生地呈現眼前,目標永遠做出令人玩味有趣且獨一無二的設計。這次趁著Simon 旋風訪台,eyemag 有幸與其當面訪問,聊聊他源源不絕的創意與Linda Farrow 的定位前景。

 

eyemag: 作為Linda Farrow 的創意總監與設計師,Simon 能否跟讀者們介紹下過去的背景與當初如何進入眼鏡產業?
Simon:過去我在學校學的是商科,但從小因為媽媽的關係耳濡目染,自己也非常喜歡藝術,23 歲起正式進入眼鏡產業後出於興趣也開始做起了設計這一塊,比起把眼鏡品牌當成一門生意,我更注重創意這部分,希望能將Linda Farrow 的產品在商業與藝術創作中取得平衡,身為品牌的創意總監與設計師,從靈感發想、進行策畫到開始設計都在我的工作範圍之中。

eyemag:你會怎麼詮釋Linda Farrow 這個品牌?
Simon:Linda Farrow 是一個奢華時尚的配件品牌,我們並非只是在設計眼鏡,Linda Farrow 包含了全面性的生活態度,而這也呈現在每一季系列的品牌形象之中。
eyemag:Linda Farrow 特別主打時尚造型,對於其他也強調時尚的眼鏡品牌如何做出不一樣的差別?
Simon:就像音樂、時尚能夠區分成不同類別一樣,眼鏡也是,我並不認為Linda Farrow 有其他競爭者,因為我們只做我們想做的事情,不會特意去追求流行或仿效其他人,Linda Farrow 的眼鏡設計都是出於自身對眼鏡的熱愛以及喜好,這點也是和其他品牌不同的地方,你永遠不會知道下一款Linda Farrow 推出的眼鏡會是什麼樣子,就連設計師本身也不知道一樣,保持創意性和趣味性就是我們所追求的目標。
eyemag:創立於1970 年代,中間大紅大紫到一度停滯不前,後來再次重回眼鏡界的指標性地位,每段時期的Linda Farrow 有什麼不同嗎?
Simon:我們一直在挑戰新鮮有趣的設計,因為不希望做重複的東西,那會讓設計和品牌顯得無聊,這不是Linda Farrow 的風格。很多時候我們可以在產品設計上做得更多,但刻意選擇不這麼做,是因為它會失去Linda Farrow的樣貌,保持品牌調性是非常重要的,但我們在設計時也會挑戰、放膽玩很多瘋狂的點子,因此每次出來的系列都會有全然不同的概念風貌,而在這不同的風貌當中始終抓住Linda Farrow 的核心,讓品牌相當多元有趣,就是我們在做的事情。

eyemag:通常你的創作靈感來自哪邊?透過眼鏡設計你想表達什麼概念?
Simon:品牌的設計團隊裡,包括我還有其他三位設計師,每天我們會互相激盪挑戰彼此。Linda Farrow 是我媽媽,但對這個品牌來說,Linda Farrow 是一個虛幻的全面性概念,因此我們會去思考所有可以賦予環繞在其四周的想像空間,而不論每一季設計裡的人像差別,Linda Farrow總是一位相當酷且複雜有深度的女性角色,我們的設計並非單純只是眼鏡而已,更精確地來說,整個Linda Farrow 所身處的世界架構都是設計範疇。

eyemag:進行設計時,你會優先考慮哪些設計元素呢?另外對你而言什麼是一副好眼鏡?
Simon:設計和形狀是首要的優先考量,另外一定要好玩有趣,接下來我們才會考慮如何將這樣的理想帶入現實,讓眼鏡佩戴舒適、進行產品生產。至於一副好眼鏡,我認為在款式外貌上一定要有足夠的新鮮感但不能只是為了設計而設計,美麗的外表之下還必須擁有優雅的成份在裡面,另外也要考量到實際佩戴者的舒適性。

eyemag:Linda Farrow 的眼鏡經常能看到獨特、復古的元素在裡面,你個人有特別喜歡什麼設計組合嗎?
Simon:近幾年復古是主流,但我認為如果只是複製過去而不是改良過去那就不會是好設計,所以即使是復古,我們也是部分取材以前的設計概念,從而發想出新的設計。質地與顏色搭配上,我非常喜歡貴金屬的材質,特別是同顏色的鏡框搭配同色系的鏡片,能夠呈現出整體的乾淨感;還有像是18 年春夏系列有很多漸層的顏色設計非常有趣,另外我也喜歡顏色飽和度呈現優雅的感覺,不會太過奢侈或太過追求流行。

eyemag:設計過程中會遇到那些困難,以及如何克服?
Simon:在設計過程中其實不太會遇到什麼問題,反倒是最後要刪減該季要推出的商品時比較困難,因為我們總是會設計出非常多的款式,如何挑選出最能表現該季度的Linda Farrow 商品是很重要的。

eyemag:身為一個時尚眼鏡品牌,Linda Farrow 是如何保持走在時代潮流尖端?
Simon:因為眼鏡的設計流程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所以老實說我們在設計階段並無法預測到推出時的流行風潮,但我們秉持著做自己想做的、喜歡的方向去執行,去創造出新潮創新的設計,背後包含的故事性和全面性,讓Linda Farrow 的眼鏡能夠一直受到大家的喜愛。

eyemag:Linda Farrow 過去曾與許多設計師推出過聯名系列,一般而言是如何挑選合作對象呢?有什麼特殊標準嗎?
Simon:每次與其他設計師品牌合作推出的系列,我們都避免呈現原來Linda Farrow 的影子,因為現在市面上眼鏡已經很多了,我們會去想雙方合作背後的意義,必須找到一個能夠說服我們自己的原因才去進行,而選擇合作的設計師也會是我們所喜歡欣賞的,在合作理念上也要一致、能夠磨合,才能打造出一個好的眼鏡系列。

eyemag:目前為止所有Linda Farrow 作品當中,你個人最喜歡的一個系列是什麼?
Simon:以一個設計師的角度來說,我永遠喜歡最新一季的系列,因為它代表著創新。

eyemag:Linda Farrow 最代表性的眼鏡款式有哪些呢?
Simon:最著名的有貴金屬鏡片,例如:K 金、白金、玫瑰金系列等等,另外還有圓框、大框也是Linda Farrow的代表。

eyemag:就你的觀察,英國和亞洲的眼鏡流行有什麼不同之處?
Simon:兩地的眼鏡流行就我們品牌來說並沒有很大的差別,因為Linda Farrow 是一個主打奢華的眼鏡品牌,吸引的顧客群主要是金字塔頂端的人士,關注時尚流行也懂得享受生活,相對來說族群間的差異性較小,喜好各方面也相當雷同。

eyemag:Linda Farrow 針對亞洲市場會做出不同區別嗎?另外對亞洲臉孔有沒有特別推薦什麼款式設計呢?
Simon:我們在設計時就會考量到全球的市場,並參考各種不同臉型和頭型,因此並沒有特別作區隔。至於亞洲人臉型與鏡框顏色,我會推薦盡量避開綠、黃色系,可以選擇玫瑰金、白金等貴金屬色彩,或是挑戰更有造型的顏色,另外飛行眼鏡也非常適合。

eyemag:未來Linda Farrow 有什麼計畫呢?
Simon:除了維持品牌一貫的玩趣性,品質及奢華感,未來也計畫藉由拍攝影片更全面性地傳遞品牌的想法精神,讓更多人能夠實際地接收到Linda Farrow 想訴說的夢想。

Linda Farrow 2018 最新春夏系列發想自美國著名攝影師Slim Aarons,Linda Farrow 這回參考其以鮮明亮彩為特色的作品,從中挑選出了黃、藍、粉紅色作為主要鏡片色彩,此外呼應Slim Aarons 特別喜愛拍攝的主題—有魅力的人在有魅力的地方做有魅力的事,18 年的眼鏡系列形象反映出上流社會的渡假風格與優雅美型。∞

【完整內容請見eyemag vol.33 / 2018年春季號】

Leave a Response

Others

Categories